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追求真相與公義,目的是 ⋯

2018/6/10 — 9:46

六四事件29周年維園晚會

六四事件29周年維園晚會

假若在港,每年六四都會出席維園燭光晚會。或許只是行禮如儀,但一點燭光,也是一份力量。

燭光晚會中所喊叫的口號,有些是沒有爭議的,例如,「結束一黨專政」,就是主席台上不叫喊,台下的參與者也會大聲喊出來。有些較爭議性,例如「建設民主中國」,連香港的民主自由也被蠶食,建設民主中國實在是很遙遠的事。向前(錢)看的人,會覺得無謂「追究屠城責任」或「平反六四」。但沒有「追究」或「平反」,找出事實的真相,是無法看前看的。

前法國總統奧朗德(Francois Hollande)曾對前德國總統高克(Joachim Gauck)說:「只有承認歷史,才能建設一個更美好的未來。」德國於第二次世界大戰時入侵歐洲,屠殺大批猶太人,但因為能夠承認錯誤道歉,現在也能再次融入歐洲大家庭。德國總理默克爾(Angela Merkel)多次提醒日本,反思歷史。但日本對侵略事實,用語言偽術略過去,又修改教科書,圖將真相對下一代隱瞞。今天日本仍與亞洲各國關係緊張。有真相,才可以「向前看」。

廣告

但得悉真相,目的又如何? 對很多人來說,尋求真相,目的是要將加害者繩之於法,又或是要得到合理的賠償。對受害者而言,這是合理的。但加害者伏法,受害者又得到賠償,那是否就是公義得以伸張?人又是否能離開仇恨的心魔?

德國政府在戰後將達豪集中營(Dachau Concentration Camp)建設為展館,讓參觀者能知道昔日所發生屠殺的事,包括人物及情景。在展館中有兩處是值得一提的。一處是在入口處不遠的地方,有一塊石碑,上面用五種文字上刻上NEVER AGAIN,「不再發生」的字眼,展覽館設立的目的,是要提醒人,盼望類似的事不再發生。

廣告

達豪展覽館另一處要提的,是在集中營的盡末處,也是當時的毒氣室和焚屍室,區內有天主教,基督新教,東正教及猶太教堂。基督新教的教堂命名為「復和聖堂」(Church of Reconciliation)。尋找真相,是為了復和。

兩年前,在台灣發生了一名患有精神病的男子,揮刀斬死一名3歲女童,該女童被稱為「小燈泡」。在女童舉行安息禮時,母親在靈堂上寫上了貼文,其中有這幾句:「我希望踏進這裡的你們,能收起仇恨,我從來都不認為仇恨、責備能解決問題,……我真的希望這個房間裡可以悲傷、可以感動、可以懷念,但不要批評、不要仇恨、不要憤怒,……。」

經過兩年的調查審訊,兇手將會被判無期徒刑。台灣雖仍有死刑,但由於有參與簽署聯合國一份公約,不能對精神病患者判死刑。不過,小童的父親表示,期盼判處兇手死刑。死者母親所表達的,似乎與父親所期望的有所不同。但細心看看,相信父母親都是有一個共同願望,就是社會能積極的防治類似犯罪事件發生,這也是他們在小燈泡的逝去中尋找到的意義。只可惜願望仍未見到,父親的期望可能只是失望中的忿怒說話。尋找真相,不是為復仇,而是盼望類似的事不再發生。

復和,而不是復仇,又談何容易?

一位克羅地亞裔的神學家沃弗(Miroslav Volf),他經歷了上世紀九十年代發生在自己家鄉的戰爭,塞爾維亞人與克羅地亞人的衝突帶來種族屠殺。他的老師莫特曼(Jürgen Motlmann)問他能否能否寬恕殺害他同胞的加害者,他回答說:「不,我不能,但作為基督徒,我想,我應該能這樣做。」他寫了一本名為《擁抱神學》的書,其中一點要指出的,就是人是否能學懂擁抱敵人?

人常有的是仇恨甚至是復仇的心。我們感到受傷害,又會常感到自己是「善」,是「義」,傷害他人的便是「惡」和「不義」。更有甚者,我們會將對方的錯「妖魔化」,「加鹽加醋」,仇恨使自己的心眼蒙閉,看不見自己眼中的梁木,反之將他人眼中的刺看成梁木。存有仇恨的心,往往使人看不到真相,將自己的心綑鎖着。今天我們感到力量微薄,無法討回公道,但有一天我們有力量時會如何?不少時候,當人有力量時,便會成為傷害和欺壓他人的人。猶太人在第二次世界大戰飽受欺壓,但當他們復國後,我們看到甚麼呢?存有仇恨的心,找不到真相,也不能建立公義。

要尋求公義和真相,我們必須放下仇恨的心,取而代之是擁抱敵人的決心。擁抱和寬恕敵人的決心,不是要等待敵人悔改道歉而有的。耶穌曾說:「你在祭壇上獻物的時候,若想起有弟兄對你懷恨,就要把祭物留在壇前,先跟弟兄和好,然後來獻祭。」就算真的是對方對自己不好,也不是先等待對方的悔改道歉才有擁抱和寬恕。當然願意擁抱和寬恕敵人,也不等於敵人必會悔改。這正如上帝透過耶穌的愛,並不先於我們悔改行義,而是我們仍不是清白無辜,是違法犯罪的人,上帝仍愛我們擁抱我們。上帝愛的行動,也不是人人都會接受的。

沃氏將「擁抱敵人的決心」和「擁抱敵人」的行動分開。前者是在放下仇恨的大前題下去尋找公義和真相。當然在沒有真相和公義得以伸張前,後者是不會發生的。可見建立復和的關係實不容易。

個人之間的恩恩怨怨已不容易解決,何況是不義的政權所帶來的傷害和欺壓,要突破高牆,真的難以實現。但作為基督徒,讓我們先存着「擁抱的決心」。或許能幫助我們操練擁抱與饒恕功課的,是將人與事分開。人可能「行惡」,但我們不一定要定性他為「邪惡的人」。就正如我們可指斥「暴力」,但我們仍愛「行暴力的人」,因為這他仍是上帝所造和所愛的「人」。

復和不易,需要超越人極限的勇敢和力量。集中營中的復和教堂正要提醒我們,人都是罪人,每當人犯罪時,上主都是負傷者,但上主仍樂意赦宥我們。「愛是恆久忍耐,又有恩慈⋯⋯;不喜歡不義,只喜歡真理。」(哥林多前十三章4,6節)這是上帝的愛,愛裏有真理,也有公義。

但願「平反六四」可在有生之年得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