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追究警暴是法治社會應有之義

2020/6/10 — 14:49

身邊不少在過去一年對香港警暴完全中立的朋友,忽然非常關心美國警暴,就知大家有「國際視野」。

其實美國警暴事件的發展軌跡,跟香港幾乎完全一樣:由佛洛伊德之死激起千重浪,變成全國社會運動,而街頭抗爭又催生出更多的警暴,繼而激起更大民憤。

這邊廂民主國家面對民意壓力,開始檢控有關警員,和改革警隊濫權成風的問題。負責拘捕佛洛伊德的四個警員,現在被檢控謀殺和協助及教唆殺人罪,還有一堆濫打示威者的警察被停職調查。

廣告

那邊廂犯法的港警,無論是刻意攻擊記者、射爆人眼、開警車撞示威者、在大街向人群亂槍掃射亂棍毆打,這些失控警員仍然受政權徇私包庇而逍遙法外。

追究警暴本是法治社會應有之義,因為這些早已不單是過量武力的問題,而是徹頭徹尾的刑事罪行。

廣告

就說說英國吧。1990 年,正值愛爾蘭問題之際,共和軍和保皇軍衝突纍纍之秋,也許比今天的香港亂局更亂更暴力。當時一個英國士兵在軍隊設置的路障駐守。迎面衝來一輛汽車,於是他拔槍向車開了三槍。這三槍打失了。隨後,當車衝破了路障,他轉身再補了一槍。結果這第四槍,擊殺了後座的一個乘客。

如果用港警的邏輯,這一槍是「電光火石」之間的一個「合情合理合法」的自然反應,不用說檢控,連停職調查也大可省下。

可是這件案中(R v Clegg [1995]),法庭判了他謀殺罪成立。原因是頭三槍開出時,汽車正衝向他,開槍也屬於正當自衛;但打出第四槍時,汽車已經衝過了路障,意味著正面威脅已經消失,因此轉身開槍不屬於自衛,而是非法殺人。

警察配備的武器殺傷力大,與平民極不對等,因此必有極嚴格的法律準則限制使用。肆意用來攻擊發洩,完完全全是罪行。

我知道很多撐警的人真心覺得向執法的警員追究刑事責任,是很天方夜譚的事情。他們的世界停留在向警察故事之類的港式警匪片中,警察都把巨奸繩之於法的堂堂之陣、正正之師,即使偶爾情緒過火了也是情有可原,怎能夠把他們當罪犯?

這種觀念,首先是不解文明和法治的社會必須制約公權力來保障人民,也把示威者簡單標籤成十惡不赦的奸邪和受外國指使的陰謀勢力。得罪一點講,要不是睇電視睇上腦而分不清現實,就是仍然活在七十年代、是非不分之徒。

法治的重要性正正在於「維穩」:如果公義不得彰顯,代價就是所有衝突都會以暴力私了告終(“taking justice in their own hands”),甚至是社會全面敵對的狀態(“state of all against all”)。

紙上的制度再完美,法治社會也需要受基本的政治倫理規範,和不同角色的把關問責。可是如今呢?警隊帶頭縱容包庇,剩下港府和一群親共嘍囉每天出來打打嘴砲、敷衍愚弄一下大眾。

此城,此刻,已經不只是立於「危險的境地」,而是正在面臨徹底分崩離析的不歸路:警權失控、黑道肆行、人身安全不保、謊言取代真相、政治禮崩樂壞、法律制約失效、人際間信任全失……社會由政府到民間,由政治到日常,全全面面地崩壞。

美國付上多少黑人的冤枉性命,才換來一次重大改革的契機;反之這邊政權為了保住鎮壓力量,押上港警幾十年的信譽,踏上摧毀整個法治文明之路。

天佑我城。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