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資料圖片

臉書提醒我,兩年前今日,是機場島「出埃及記」。那年夏天,大家一早知道,人心回不去、怨恨化解不了、傷痛亦無法撫平,一切回不去。

從兩年前今天起,機場再沒有正常過。這些日子,空洞機場,似乎就只剩下趕急離港的人潮。

相擁、泣別、最後的揮手、未知的前路。一個又一個離散故事,豁出去的很勇敢,留下的也很勇敢。

印象中,九十年代的移民潮,完全不一樣。那些年離開的,都是中產、專業人士,離別不會傷感,因為心態只是買一個保險,做一會太空人,明知很快會回來。大洋另一端的人,每年一兩次回港相約飯聚,比留在香港的朋友還要多見面,猶如沒有離開過。

這一波移民潮,匆忙上路,連根拔起,歸家無期,一聲再會,再加瘟疫擋隔,不知何時相見;對好些人而言,香港險地不能留,離開等同死別。一九四九年上海,逃難的人再回家,已是三十年後。

最新人口統計,香港過去一年淨流出近九萬人,而這只是開始。選舉已變得幾近等額,教育已變成灌輸洗腦。撇開香港的事不談,單是北望強國新政,商人若富可敵國就是大惡,老大哥無處不在,不只嚴管新聞內容和網絡訊息,時代大躍進,現在要管手機遊戲、管電視劇集、管什麼歌不能唱、管補習風氣、甚至管你學英文。戰狼盛世,個人如螻蟻,國家創製新規則、道德文化大革命下,豈有完卵。

不走的理由有很多,捨不得香港、帶不走家人、不能放棄穩定職業。有些原因很實際,例如老人家有些看病幾十年的醫生,離不開;養尊處優的中產,習慣了有傭人照顧,想像不到沒有家傭的日子。是的,四九年上海十里洋場,很多人眷戀舒適生活,捨不得離開,想走時已經太遲。

這幾天,又有很多朋友上機,他們都說,只是短暫離開,讀書、做研究、安頓孩子學習,一年半載就回來。

真的嗎,幾個月之後的事,誰知道。

 

相關文章:
想念
害怕悲劇重演

(本文原刊於《明報》專欄〈2047 夜〉,此為加長版)
作者網誌

相關文章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