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逃犯條例】法官不評證人可信性 不能盤問不能提反駁證據 立會法律顧問要求澄清引渡「三不政策」

2019/5/3 — 18:38

立法會高級助理法律顧問曹志遠致函保安局,提及 25 項關《逃犯條例》修訂草案的法律問題。他提出一份 20 年前即 1999 年由保安局向立法會保安事務委員會的文件,指移交逃犯有八項原則,當中包括三項針對證人和證據的原則,即把負責處理移交逃犯的裁判官,一般不會評估證人的可信度、逃犯一方無權盤問要求引渡一方的證人,亦無權提出否定其控罪的證據。逃犯只能提出證據,證明自己並非被要求所引渡的人。立會法律顧問要求當局澄清,包括以上做法的原則,是否會在修訂後的《逃犯條例》中同樣適用

保安局在 1999 年向立法會保安事務委員會提交的文件 「CB(2)2631 / 98-99(01)附件」,指《逃犯條例》追緝涉案者的標準,是「假使在該法院或任何其他法院的司法管轄權範圍之內,犯該項罪行,關乎該項罪行的證據即會屬充分,足以成為理由按照香港法律將該人交付審判。」至於所謂「證據充分」,保安局解釋,是指有證據足以成為理由,把犯事者按照香港法律交付審判。

保安局又在文件上提出 8 項原則:

廣告

1.一個由合理人組成的陪審團,在適當合法的引導下,可基於這些證據把該名逃犯定罪;
2.要求引渡一方提出的證據,必須是按照香港的證據規則可以被接納的;
3.負責交付拘押的法院(即一位裁判官)通常不會評定證人的可信性;
4.對於身處香港以外地方、提供證據支持有關要求的證人,逃犯無權向他們進行盤問;
5.對於要求引渡一方在所提證據中,對該名逃犯作出構成某項犯罪行為的指稱,該名逃犯無權提出否定有關指稱的證據;
6.逃犯可提出證據,證明他並非移交要求中所指的人;
7.要求引渡方的證據,通常是以書面形式提出,包括證人的證供和相關的書面證據。
8.有關證據如看來是由有關地方的法官、裁判官或人員所簽署或核證,或看來是蓋上該地方的主管當局的正式印鑑或公印,按照相關法例,將會在法律程序中得到接納。

法律顧問的函件,就是要求保安局澄清上述原則,是否同樣適用於與根據條例草案擬議的,逃犯特別移交安排有關的交付程序。

廣告

值得一提是保安局當年提出的文件,有闡釋有關逃犯移交安排,包括在引渡聆訊中律政司會向裁判官就所提交的證據,闡明有關案件的表面證據已成立,例如警員在拘捕逃犯時可能發現一些由逃犯管有的有關資料。而代表逃犯的律師,可引導其當事人或代表其當事人,引導其他證人提出證據,「但否定指稱逃犯曾作出構成有關犯罪行為的證據將不獲接納」換言之唯一能令被捕人士不獲引渡,是他證明要求引渡的並非其本人。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