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逆權運動的巧合(五)蘇東坡的啟示

2019/11/29 — 18:25

網上圖片

網上圖片

【文:柯莫柔】

考一下大家,唐宋古文八大家你認識多少位?﹙注意,是古文,不是詩詞﹚相信大家都知道包括蘇軾,即蘇東坡吧,對中國文學或歷史有點認識的,應該也會記得另外兩蘇,蘇洵和蘇轍,也就是其父及弟。此外還有他們父子三人抵達宋朝京城開封後,大為欣賞蘇洵著作的殿試主試官歐陽修,也有其學生曾鞏。另一位是剛才五位的政敵,主張變法的王安石。原來,他們全部都活躍於同一個時期。另外兩位呢?是唐朝古文名家韓愈、柳宗元。

生存權,從來都不廉價,而且要時刻堅守

廣告

一位近一千年以前出生的蘇軾,和香港的年輕人有什麼關係?維基說他:「其散文、詩、詞、賦均有成就,且善書法和繪畫,是文學藝術史上的通才」,蘇軾固然當之無愧。更重要的,是才華洋溢如他也幾經貶謫,包括荒蕪之地儋州,即海南島(不是現在的渡假天堂,當時幾乎等於流放西伯利亞……);其實更早前的烏臺詩案中他已經自料必死,寫下訣別書,後來有幸得以一再平反,雖然仕途終究不算順利……根據一代國學大師林語堂的說法,蘇軾是「極講民主精神的人,因為他與各行各業都有來往,帝王、詩人、公卿、隱士、藥師、酒館主人、不識字的衣農」。你以為蘇軾只是文人?當然不,且先談談其他古文大家的有趣軼事。

蘇軾父親蘇洵著有六國論,一開始就說明:「六國破滅,非兵不利,戰不善,弊在賂秦。」除了策略,他也批評六國的態度:「思厥先祖父,暴霜露,斬荊棘,以有尺寸之地。子孫視之不甚惜,舉以予人,如棄草芥。今日割五城,明日割十城,然後得一夕安寢。起視四境,而秦兵又至矣。」六國論時期的戰國雖處於二千多年前,六國合縱抗秦,面對以秦為首的連橫計策,現在讀來,像不像西方世界圍堵中國以及中國一帶一路的反擊?更重要的是蘇洵身處的北宋,要抵住北方強敵,必定要珍惜先祖暴霜斬棘得來的寸土。生存權,從來都不廉價,而且要時刻堅守。

廣告

蘇軾之弟蘇轍沒有兄長的豁達,比較深沉內向,因此也較少得罪人,最後他官場成就更高,官至宰相之位,也曾經救過兄長。他十八歲就在最高級的殿試中,考中成為進士,同場高中的蘇軾當時也才二十歲。而當時的主考官正是早已德高望重的歐陽修。歐陽修沒有日本赤軍的極端嚴苛,名作醉翁亭記中,「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間也」口耳相傳。歐陽修其中一位學生,well,正正於 1019 年,即一千年以前出世,名叫曾鞏。很不幸地,他最為人熟悉的,是在殿試前一級的會試中考得了第一名。然而,這卻是由於主考官歐陽修閱讀過不記名的文章後,認定蘇軾的文章寫得太好,必定是自己學生曾鞏所作,為了避嫌於是將首兩名對調,曾鞏變為首名,蘇軾次之。

宋朝古文六大家剩餘那位是實施新法的王安石。Interestingly,他是共產黨和大紀元都歌頌的人物,林語堂卻對他大力鞭撻,尤其是他的青苗貸款新法「弄得農民家敗人亡」。王安石也是傷仲永的作者,文章說明「即使天賦很高,如果不努力學習,也很難取得成績」。他不修邊幅,有人說他矯揉造作,最廣為人知的軼事,是皇帝也試探過他,在御宴中要求客人用盤子的魚餌,從池塘中釣魚煮來吃(這玩意居然也流傳千年之今),這個不著重享樂的王安石居然把魚餌都吃光……

順帶一提,和蘇洵蘇軾蘇轍歐陽修曾鞏同一派別還有司馬光,他們都是王安石恨之入骨的對象。司馬光(注意,不是悲壯地為了完成亡父心願,在宮刑後著有鉅著史記的司馬遷)小時固然了了,七歲時就很暴力地,以暴徒的身份破缸拯救幾乎遇溺的小孩。在王安石上位後,他離開朝廷繼續編寫連皇帝也賞識,認為「有鑑於往事,以資於治道」的資治通鑑。對,他也是生於 1019年。

至於唐朝韓愈和柳宗元,他們是古文運動倡導人,想要扭轉側重形式,忽略內容的文人風氣。因為當時的文章「好睇唔好食」。另外,剛好一千二百年前,即公元 819 年時,由於唐朝曾屯兵於中外港口的香港某處,韓愈也寫過詩描述香港這交通要衝:「屯門雲雖高,亦映波濤沒」。輾轉幾百年後,歐陽修巧合地引進了科舉革命,令考試不再側重於平仄聲調或背誦。題外話,他首兩次應試未中,最終呢?他加入了建制,改變了規矩,光復了科舉,還擔當殿試主試官以便發掘人才。

能文能武,笑罵由人

當中也包括了原本應該是會試狀元的蘇軾。文學上他當然橫掃千軍,一首憂國憂民的念奴嬌‧赤壁懷古的「亂石穿空,驚濤拍岸,捲起朱千雪」,okay,是「捲起千堆雪」,一千年以後再讀也不過時。掛念弟弟的水調歌頭有「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十個世紀以後居然還會連同「作詞人:蘇軾」在 MV 出現。悼念亡妻的江城子,也有「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及「相顧無言,惟有淚千行」等千古名句。他在遠處沒有號角聲的迷霧裡,又是如何繼續表現其勇氣和智慧?面對政敵的攻擊,那種「笑罵從汝,好官須我為之」的態度,他自嘲:「人皆養子望聰明,我被聰明誤一生。惟願孩兒愚且魯,無災無難到公卿。」然而,更重要的是他不只是文人,他也是有能力的官史,林語堂指他辦水利、禁殺嬰、建醫院及孤兒院、創監獄醫師制度,除了民主精神,他也是「具有現化精神的古人」。BTW,他非常熱愛一種運動,你猜猜是足球、瑜伽、還是潛水?

記著,兄弟爬山,各自努力。如果面前是一幅廣闊無邊的高牆,要全力,但是不要盲目抗對,並且其中一個辦法永遠是投身其中,否則 2019 年何來有各行各業的支援行動?同樣地也要尊重前線的選擇,大家都需要考慮清楚自己的位置,之後才下決定。還在糾纏於 2014 年後投身建制的友人一去不復還?請參考下一篇,這個問題太易解決了。

 

作者自我簡介:公務員

(標題和小題為編輯所擬。)

*是瑜伽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