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逆權運動的巧合(九)「小心語言,因為會變行動」 — 當圖西族人、猶太人被稱為「曱甴」

2019/12/20 — 15:35

【文:柯莫柔】

還是多談子華神一個故事吧。他在 1991 年的棟篤笑「色情家庭」,直言「(子女) 名字只是反映了父親的喜好」,所以很多女孩叫「美」、「麗」;男孩叫「堅」、「強」、「長」。

那麼以下這兩對名字,大家又有沒有印象呢?「家輝和志健」(提示:他們都同姓三分親地姓曾)、「家榮和柏均」。如果名字反映了父母的喜好 (黃子華當時特別只提父親,是為了遷就他要說的笑話),那麼家輝和家榮的父母,想必都希望兒子會成為「家庭的光輝、榮耀」吧,而志健和柏均,也許是「兒子志氣壯健」及有如「常綠的上等喬木」、「均勻不偏」吧?

廣告

這裡帶附帶了很多人指出過的事實:中文很多時都包含了是非對錯的意思。大家經常引用的例子如 ambition,中文經常譯作野心,但是英文明明是客觀而且中立的有「志向、抱負」。區議會選了某一派別的人上台,就被抨擊為「以反抗之名奪權」;但是根據香港法律,區議會的職能明明是「就幾個項目向政府提供意見,及在就有關目的獲得撥款的情況下,承擔幾項事務」。問題是「奪權」包含了像暴動、叛亂、革命一類的意識。中文說成王敗寇,說英文的牆頭草會曰 "if you can't beat them, join them", "don't argue with success", 但是「成王敗寇」如此極端的說法卻不常用。於是就算是中國歷史,孔子著春秋,也是為了令亂臣賊子懼怕。

另一句很奇怪的中文,自然是「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讀者知道它的出處嗎?它出自共產黨祖宗馬克思 (子華神對他也有評價,大家請自己搜尋) 。原句寫於 1871 年,對,是普魯士擊敗法國,成立德國那一年。當時巴黎政府倉促逃走,城市出現了權力真空,於是著名的巴黎公社接管社會運作,人民最後慘遭軍隊於「血腥週」鎮壓,據說死了二萬五千人……馬克思自然是支持工人階級,他批評當權者,貶低成為劊子手的軍人,指他們的 history has already nailed to that eternal pillory,也就是這幾十年我們經常聽到的「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廣告

外國月亮不是永遠都比較圓,中文當然也有高手,例如 opposite party,明明有出自《尚書》君子在野,小人在位的「在野黨」一種優秀無比的稱呼,現在香港只會直譯為「反對黨」。為什麼?因為一:「在野的是君子」;二,有在野,就有在位的可能;三,況且「君子在野」的同時,在位的正是小人。至於鄰近地區則連反對黨這說法都沒有。

為什麼要著重語文呢?因為思想離不開語文,所以才有哲學家維根斯坦「語言是思想的載體」的說法。英文也有一段流行多年的格言:"Watch your thoughts, they become your words; watch your words, they become your actions; watch your actions, they become your habits; watch your habits, they become your character; watch your character, it becomes your destiny",提醒我們要小心思想,因為會變成語言;小心語言,因為會變行動;小心行動,因為會變成習慣;小心習慣,因為會變成性格;小心性格,因為會變成命運。

這就是為什麼當「林大總統」在 7 月 25 日的聲明,將或有犯法的示威者稱為「曱甴」的最大問題。即使隨即已經有許多文化人指出,這種「去人性化」的稱呼會帶來很恐怖的後果,警方發言人仍然不敢叫停下屬,只稱「不理想」﹗事實是,那稱呼數月來時有聞之,而同時市民亦不斷受到過份武力……最令人心碎的,是盧旺達胡圖族人稱圖西族人為「曱甴」,屠殺了近百萬人;納粹德國稱猶太人為「曱甴老鼠」等害蟲,近六百萬猶太人被屠殺。而香港人,即使他們可能會有不同的思想、信念,就算是當中有少部分人牽涉暴力,我們卻都是同一個族群,都是香港人,拘捕犯法者無可厚非,為什麼非要將這麼多香港人置諸死地不可?

長夜漫漫,月光柔柔。希望受槍傷的志健和柏均早日康復,開槍的家輝和家榮恰如其分地處於歷史之柱的位置。而為了一眾不計得失,犧牲權益的手足,我們一定要繼續奮鬥,力爭上游,同學們請安息,也願榮光歸香港。

(作者自我簡介:公務員)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