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逆權運動的巧合(十一)仲問攬炒之後怎樣? 而家係:一鋪過,我出揼,來吧!

2020/1/1 — 12:01

【文:柯莫柔】

「一人抽一隻牌,邊個大邊個話事。」夠和平?理性?公道?不偏袒了罷?記著,先要看看牌是什麼牌,以及怎樣抽。

無間道II 的香港警官黃秋生,和同樣是警官的胡軍行動前,有時會抽撲克牌決定。那副牌,最大的是葵扇 Ace,另外有幾十張 King,所以無論先抽中 King 的勝算看似有多高,只要手上死抓著的是葵扇 Ace 就立於不敗之地。這點子當然不新鮮,香港天天都有這樣的表演。

廣告

教育局局長警告,「若教育局認為校長已不能勝任,可以取消其校長的資格」,獨立抽出來看,其實可以算是「問責制」的一種,因此對許多藍營中人而言,不必理會前因後果,單憑「有錯誤就要承擔」的做法粗略聽起來正確、中肯。事實上呢?「送中法」將香港前景埋葬了大半,推行這條例的特首、政務司司長、保安局局長個個「都不能勝任,應該取消他們高官的資格」,但是他們說:「留下來雖然更難,卻更有承擔」。

退一步說,如果某間學校三分一學生都「思想中毒」,同時集體犯法被捕,那麼該校的師長要負責也算得過去。現在拘捕了幾十甚至幾百間學校一共幾千位學生,負責教育的官員自己就不用負責,還可以大言不慚地將黑鑊卸給別人?當然了,我們都知道,局長子女的思想一定不會上街被捕,為什麼?因為局長承認過「不想深入了解究竟香港(教育制度),應該點樣幫佢地安排」;「我懶啲揀咗個簡單的方法」地將他們通通送去讀國際學校,隨即到澳洲留學。連人都不在香港,又怎會出事呢?至於為什麼不是到大灣區上學,為什麼要到「亡我之心不死」的歐美澳紐勢力去求學,抱歉,香港人也「不想深入了解,應該點樣幫佢地解釋」。

廣告

一生二。讓我們回想一下當局近期的精彩表演,還記得警犬、曱x 譚汝禧嗎,對,就是那位「忠心耿耿,好有生命力」的警員,真的,讀者不用 overinterpret,這說法絕無不敬成分,如果我們根據譚警員的邏輯,「調返轉頭,從正面去睇」,通通都具褒義。真的,獨立抽出來看,曱x、犬原本都只是動物而已。對,許多人討厭、害怕曱x,但也有人飼養牠們,甚至起了個暱稱「小強」。對,犬是人類的朋友,但在不分文化高低的國度,包括某些大國,例如南韓,狗卻也是食物。問題出在哪裡?當然就是偷換了概念,怒問「良心去咗邊」的小孩都要受重擊,而 green objects 高聲呼喝抗爭者為「曱x」時,隨之而來的卻是非人性,不人道的暴力對待。當日「守護孩子成員」後巷被踢,洋警說是「kicking a yellow object」,次日證實「守護孩子成員」是人了,警員又說他們沒有起腳踢;或者已經使用了最低武力;或者做法不理想可接受或改善;或者不應該斷章取義。總之抽到 King 你當然輸,就算你抽到葵扇 Ace,他也會說今舖玩鋤大 dee,2 仔最大。順帶一提,他當然沒有把牌給你看,因為他根本沒有 2 仔,一切都是他說了算。

二生三。讓我們回到最初的起點,將疑犯陳同佳遞解到台灣受審吧。為了這案件,來個天翻地覆的劇變,將香港打個稀巴爛,但是她說,這是為了公義,不是為了政治目的。好了,現在「送中法」撤回了,疑犯卡在香港去不了台灣,台灣循既有程序要人,她說對方是為了政治目的,不是為了公義。你回到家一肚子氣看電影,發現黃秋生的作品近年幾乎絕跡,得獎消息在某些大國甚至沒有公布。Google 發現是因為黃秋生不了解國情,沒有尊重他人,於是無戲演是他活該;領導人 KOL 呼籲要抵制某報刊,說這是他的個人自由;你反抗說以後只會光顧黃色經濟圈,他們說你撕裂社會。

正如蝙蝠俠擲公字的角色,她告訴你,擲銀幣很和平理性公道不偏袒的,然後她選了公仔,怎料每次都是擲到公仔。你不忿上街,她不理會;你訴諸行動,她說你暴力。終於你搶到了銀幣發現了兩面都是公仔,氣沖沖地要求換另一枚正常銀幣,她的助手就急不及特跑出來說:「快點跟暴力割蓆﹗我們享有最真正及實質自由﹗」然後繼續呼喊曰:「公我贏,字你輸。買定離手,買得大陪得大啊喂﹗」你更加不滿,任由怒火由 2019 燒到 2020年,繼續動手想要打破現有制度,希望在攬炒的前提下對方會投鼠忌器。冷不防全國非常有影響力的公共知識分子,這時卻潑冷水問:「攬炒之後怎樣?」攬炒之後?你,我,他通通都不知道,正如做苦役的賓虛,在沉船時也不知道他的掙扎,最終會一步步復仇成功。於是你計算好自己能夠承受多少風險,了解到必須對自己行動後果負責後,冷冷地回應了一句:「好,最公平,包剪揼,一百萬一鋪過,我出揼,來吧」。

(作者自我簡介:公務員)

(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