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逆權運動的巧合(十二)香港到台灣手足的故事

2020/1/11 — 16:39

資料圖片,來源:Rovin Ferrer @ Unsplash

資料圖片,來源:Rovin Ferrer @ Unsplash

【文:柯莫柔】

關於抗爭,我想說的是,兩位二十出頭,香港出生,後來輾轉到台灣的手足的虛構夢境。

兩位分別是英(化名)和國(化名),他們原本同樣在廣華醫院出生,後來因為種種原因,抵達台灣成為了同學,一起度過學習的美好時光。他們都非常努力想要融入台灣的社會,甚至去到連兵役都願意服役的地步。然而,雖然台灣的牛肉麵和雞蛋炒飯做得很好,但是直到現在,他們仍然很懷念一起在香港蹓躂的日子,估計會包括許多街頭小食 — 車仔麵、魚蛋燒賣……當然也包括那些已經遠在對岸的親友。

廣告

英,當時雖然人微言輕,決不虛作無聲,他聯同手足成立了反共組織,希望號召在海外,尤其是在美國的手足繼續抗爭的遙遠路途。他深信「兄弟爬山,各自努力」,志願是先到美國深造,然後回到他的孩提長大的家園服務市民。期間他以高質的文宣,鼓勵、勉勵、告誡、警戒他人。就算要加入建制,只要能夠達成目的,他也不介意,前提是他的抱負是要成為建制的負責人,能力決策和確保民主和自由的發展。就算結果未能滿足到所有人的要求,至少無人會質疑他的動機,而犯下的過失也總會有人,而且有機制撥亂反正。

國,希望在很遙遠的將來,回到香港為本地的抗爭者再盡綿力。他不抗拒加入建制,也不避諱在不同時間加入不同光譜的在野陣營,因為無論在場內抑或是場外,抱著「不分化」的宗旨,就能夠望到耀眼黎明的光線,尤其是建制的身分,有時更加令他的工作事半功倍。同時,他在台灣修讀的和英一樣,都是法律相關課程,將來即使不是在政界,只憑他的專業,他都永遠是手足,哪怕有人認為所有不在前線的通通都是鬼。

廣告

話外話,英在台灣也認識了立(化名)。

立,和英同年在香港出生。他們從香港來到台灣後資源貧乏,於是大家相聚時連喝酒的碗都是崩了角的。大家雖然離開了出生地,卻仍然很關心時事。立的理想,是加入新聞界,至於能否發揮到第四權,監察政府機構的作用,大概是因為難以獲得香港前線警察的批准,於是不在他考慮之列。

虛構故事繼續。人生有幾多個十年?又有幾多個五十年?其後五十年,他們都七十來歲了,你猜他們又走過怎樣的路?

英,雖然不少人都指他是左膠,但是成為兩任總統的他,始終強調和對岸統一的基礎,是必須要和平、民主地談判。大家對他褒貶不一,尤其是任內 2014 年 3 至 4 月爆發的「反對服貿協議及兩岸經濟整合」的太陽花學運,為台灣立法院首次遭到民眾佔領。有人指出,它啟發了香港 2014 年底的雨傘運動,即使當時不獲認同,到了 2019 年香港也有抗爭者佔領立法會,大家才驚覺兩件事的相似之處。

至於捍衛的民主自由有多重要?英卸任後,太陽花學運佔領立法院案二審完結,當局判決學運領袖等 22 人無罪,因為「學運肇因於反服貿黑箱,民眾陳抗並未主動攻擊警方,過程中民眾或有與員警推擠衝撞,但沒有人持器械攻擊,也沒有嚴重流血衝突」。英,姓馬,名九,不是在兄弟姐妹間排行第九,相傳是「服膺九州」的意思。

國,很早就回到香港繼續他的抗爭工作。根據維基百科,他早在 1988 年,於油尖區議會的油麻地北選勝出,翌年更在市政局選舉中勝出,至 2000 年市政局廢除後,結束 10 年的市政局議員生涯。2004 年開始他成為黃大仙區議會彩雲東選區的議員,直至 2015 年落敗。2019 年他轉到九龍城區議會的太子選區參選並成功當選。加入建制,會否只是束縛,再也貢獻不了?不,他最著名的身分,是一直以義務律師角色協助因社會運動而被捕的人士,包括雨傘運動、魚蛋運動、逆權運動等。他念舊情,英九上任前會祝賀對方,雖然後來對陳同佳案的看法南轅北轍。半年來他勞碌奔波,已經多次在台上為不幸的手足哽咽落淚。國,姓黃,名桐。

70 年代英九和國桐身處的中華民國,不比今天的香港好。對內,因為前期的滲透嚴重,於是當時的政府無奈地非常專制;對外,聯合國安理會中,擁有極重要的「一票否決權」的常任理事國身分即將失去,台灣成為亞細亞的孤兒。跌跌碰碰了幾十年,才逐漸發展到今天有民主自由,並且尊重人權,極受港人歡迎的社會,這究竟是幾多同行兒女孜孜不倦前仆後繼的豐碩成果?當然,也要有充滿謀略的人物,例如前文談及的李登輝

對了,還有立。他三十年前回港擔任一本一度是華文世界權威雜誌的主筆,三年後成為總編輯至今。該雜誌一度附屬於美國 Time 集團。但是天下大勢,合久必分,正如世界最大經濟體首兩位的關係,也在強國民站起來後今非昔比。Time 和該雜誌分裂了,後者加入了一度是「公信力第一報社」的集團。最要命的是該雜誌站錯了邊,一度跟著「沒有厚道的風向唱紅、打黑」,終於,立任職的位於亞洲的週刊,挑選了香港的警察作為 2019 年度風雲人物,並且是香港社會的定海神針。很奇怪嗎?當然了,雖然它指 2018 的風雲人物是任正非,至少它 2014 年選的是立場曖昧的佔領者反佔領者。

2020 年 1 月 11 日台灣大選。究竟是和黃國桐一樣,也曾負笈倫敦政經學院的另一位英,蔡英文勝出,還是馬英九的黨友?香港人的仇未報,至少反抗了,台灣人請加油。

 

作者自我簡介:公務員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