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逆權運動的巧合(十)改名這回小事

2019/12/26 — 9:36

【文:柯莫柔】

聖公會主教發表聖誕文告,對政府和抗爭人士各打五十大板,建議「特區政府和抗議人士,都應該拿出勇氣和誠意,虛心對話,承認彼此都有不足和欠缺,共同探討回應社會和突破困局的方法」。這種建議,如果聖公會在鄰近地區的教友「被關愛」時發出,就肯定不會淪為「阿媽係女人」的永廉式文宣。文告另一段又指「耶穌基督的降生,不單指示人生命的新方向,也給人棄惡從善的能力,令人由躁動變得平和、從對抗變成包容、將自私轉化為忘我、從仇恨轉化為友愛」,一讀到「從對抗變成包容」這句,就不得不從新教 Protestant,意即抗爭者說起。

在許多華人地區,基督教的意思,是有別於天主教及東正教的一支信奉基督的教派。事實上,以《聖經》為最高宗教經典的基督教,大約發源於公元一世紀,後來分裂出主要在西歐的天主教,和主要在東歐的東正教。十六世紀初,原本是天主教會祭司的馬丁路德,不滿教會發行贖罪券,即「付費以獲得大赦」,於是在教堂前貼出文宣抗議,時為 1517 年。600 年後遠東某位特首上台,也啟發了香港人無數的絕佳文宣。

廣告

雖然他後來被定罪,但是配合許多其他因素,卻引致了西歐廣泛地區的宗教改革,不少地區都紛紛脫離天主教庭自立門戶,其中包括英國國王亨利八世為了休妻另娶,卻不獲教宗批准,於是脫離教庭成立新教,也就是現時的聖公會。這些有別於以往西方基督教的宗派,一律統稱新教或基督新教,英文名則是抗爭者 Protestant,因為他們「找到新方向,有了棄惡從善的能力後,選擇了躁動和對抗型式的抗議,沒有附庸地採取平和及包容的態度」。(不錯,《聖經》的馬太福音 5 曰:你們聽過有話說:「以眼還眼,以牙還牙。」我倒想告訴你們,不要跟邪惡的人對抗。有人打你的右臉,就連左臉也轉過來讓他打。然而出埃及記 21 則曰:以眼還眼,以牙還牙,以手還手,以腳還腳,以烙還烙,以傷還傷,以打還打……)

面對 Protestant 這個字,由於華人地區沒有舊基督教的牽絆,所以沒有新舊基督教的煩惱,更重要的是翻譯成中文後,直接將字的意思抹去,不是稱作新教就是基督新教,至於有違朝廷安穩的「抗議」意味,sorry,404 page not found 地不存在了。這當然是上等的改名功力,所以說,devil is in the details,看事物要看懂內容,千萬不要做標題黨,否則太容易受騙,例如早年的問責制和環保斗。

廣告

無,是咁的,問責制由時任特首於 2001 年提出,當時他聲稱是要「使特區政府的主要官員,能夠為他們的施政承擔地責任……民情在心,民意在握,同廣大市民、立法會、社會各界團體有密切的聯繫和溝通……」,局長「職稱改為常任秘書長,扮演問責制局長與公務員之間的重要樞紐角色」。實在是太好了,又承擔責任、又掌握民情民意,並且能夠和各界溝通……天底下有如此良好的制度,為什麼萬惡的殖民地想不到呢?特首自己解答了,以下直接抄襲自他於 2002 年 4 月 17 日,出席立法會的致辭,「既有主要官員(即問責官員),又有常任秘書長,是架構重疊。」筆者不才,反覆看畢致辭全文,卻找不到在特首和原本的司局長之間,硬生生插入一堆「問責制」官員怎可能不算是架床疊屋。

更重要的,是原本運作有序的部門,司局長一早已經運籌帷幄,現在加插了一堆「問責制」,原本的司局長改稱常任秘書長,由決策或至少執行官的身份,降呢至「扮演」重要樞紐的角色,怎麼可能會有好結果?2019 年,「既承擔責任、又掌握民情民意,並且能夠和各界溝通」的一眾問責高官,他們的優秀表現全世界有目共睹。奈何名字改得好,過了海就是神仙,位列全球最高薪酬的這批人才,繼續在港或離港快樂地歡度聖誕節。

至於環保斗是什麼,大家都知道了。政府說「使用環保斗處置建築工程和修葺工程的廢料,可有效減少對環境造成的滋擾,並有助建築業和裝修業以整潔及有序的方式處理廢料」。但是誰都知道,它根本就是一個垃圾桶,裝著的就是建築業和裝修業的垃圾,不是「整潔及有序的方式」,而是「眼不見為乾淨」的型式,沒有分類回收地運載垃圾。將「環保斗」放置在市中心高級寫字樓下或豪宅區聽起來很合理,但如果當初的名字是垃圾斗呢?哪些地產商或哪位業主會容許垃圾斗亂放在自己物業附近?事實上,審計處於 2012 至 2013 年的實地調查,已發現「路旁的環保斗經常非法佔用公共道路,對交通造成阻礙,有時亦構成環境及衛生問題,及影響道路使用者的安全」。快將踏入 2020 年了,情況有改善嗎?沒有,也不需要,反正環保斗聽來很順耳。

悲但真的是以前的政府的「語言偽術」一直都很成功,但是近年已不復當年勇。2019 年的「逃犯條例」,名字算是改得很不錯了,你反對「逃犯條例」立法,道德上已經站不住腳了,究竟你是逃犯還是要協助逃犯?幸好抗議人士的文宣也很高明,將「逃犯條例」聚焦於「反送中」,剝開政府想要隱藏在細節的魔鬼,於巨大犧牲下在這戰場反勝,縱使爭取其餘四大訴求的戰爭仍然漫長。

故事的結局,將會由每位香港人共同書寫,僅建議大家都做不會令自己後悔的行動。硬件上當局肯定永遠佔盡優勢,軟件呢?例如究竟是政府,還是在野一方的文宣更好?由行政會議召集人擔任主席的,包括「降低食物中鹽和糖委員會」。依照這邏輯,警隊應否改稱「減少城市中罪惡和犯案隊伍」?廉署會否叫作「打擊在位人員貪污和受賄公署」?直線抽撃,既有「控煙酒辦公室」,為什麼上述的不是稱作「控鹽糖委員會」?

改個名字很小事,不值一提?孔子曰:「必也正名乎」,因為「名不正,則言不順;言不順,則事不成。」做事前,名稱改得不合理,說話也就不合理;說話不合理,事情當然也辦不成。此外,如果一件這樣簡單,人人都看得出問題的小事,由建議到落實到執行都沒有政府官員提出異議,你就想像得到這是個多麼「問責」,多麼「環保」的制度。如果報仇「主動鼓吹暴力」,反抗「被動地支持暴力」,那就取個人人都應該要做的最大公約數 — 香港人,加油。

 

作者自我簡介:公務員

(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