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逆權運動的巧合(四)文學、中史與通識教育

2019/11/24 — 11:50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文:柯莫柔】

電影《雷霆救兵》、黃子華棟篤笑形式的舞台劇、小說《孤星淚》有什麼共通點?對,它們都有上佳劇本,都屬於最優秀的文學。然而一談到文學,香港學生普遍只得兩個反應,一是悶,二是很多資料要背,有沒有發現它跟另一學科給人的印象很相似?對,那就是被塑造成「好悶好多野背的」的中史科。兩者其實都是民族主義主要的傳承脈絡。香港教育最令人佩服得五體投地的是它永遠能夠將中華文化最精要的部分,弄得誰都沒有興趣讀。殖民地時代如此尚且不難理解,回歸後讀中國文學和中史科的學生有沒有增加?沒有。而某位政客竟然連續多年都擔當了閹割中史的角色,先賣個關子,你猜到嗎?

故事從回歸後開始。根據文匯報報道,建制派教聯會主席鄧飛的文章,「政府沒有取消中史科,但是卻自從 2003 年開始游說學校開辦綜合人文科。此後幾年,取消獨立中史科的學校陸續增加。」

廣告

到了 2005 年,教育局更進一步,開始大力推行通識科。當年社會反對高中通識科的聲音很強大,時任教育統籌局常任秘書長當然繼續擇善固執,勇往直前,只有眼前路,沒有身後身。就在龐大反對聲音中,通識科成為了高中改制的必修科。

於 2009 年,考評局公布通識科課程題目及評分準則。有線電視新聞台邀請才子陶傑試做考卷,交予三位任通識科的老師批改,其中兩位給予陶傑不及格的分數,當中一位正正是鄧飛。陶傑當時反駁指題目及評分準則有問題,又在商台節目下時間囊打賭通識科遲早出事。題多話,他也早就斷言 2016 年後的香港極像 1789 年法國大革命前夕,盲目予取予攜的早晚會遭逢巨變。

廣告

2019 年開彩了,一手提拔秘書長的董建華「承認」任內推行的通識教育「完全失敗」,間接導致大批年輕人反對政府的局面。對了?當時那位秘書長,今日又有什麼高見?仍然任職行政會議非官守議員的她說:「年輕少女為一些勇武提供免費性愛」,又宣稱已確認真有其事。

話說回頭,撇除「完全失敗」的通識教育,我們如何能夠令中國文學和中史科變得有趣?有人說過,要香港的年輕人熱愛某一學科,最直接的是令女孩喜歡那科目。例如包括英語在內的一口流利外語,往往容易令女生心動,只要女生都愛上了該學科,又何需擔心男心不用功呢?另一類是所謂的神科,醫科、風險管理等那些高薪保證的學系,自然長期大受歡迎。但是大學讀的如果是中國文學和中史又得到什麼呢?真的小孩沒娘,說來話長。

其實根本不用雪地跪求才找到答案。有趣的中國文學和中史故事多不勝數,你想到嗎?不如談談唐宋古文八大家。你以為都是些沒趣的人物嗎?抱歉,筆者沒有高官高超的能耐。除了一些你聽過的名字或大作,也有一些「超低能,勁搞笑」的軼事。重頭戲呢,自然是八大家之一蘇東坡三上三落的坎坷生世,如何給予今日香港年輕人一點啟事。
 

作者自我簡介:公務員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