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逐點反駁康陳翠華〈歷史教育所為何事?〉

2020/5/18 — 11:29

教育局副秘書長 康陳翠華

教育局副秘書長 康陳翠華

【文:伍卓然】

可恥。可恥。可恥。

康陳翠華:「首先,該課題是基於歷史研究屬於有足夠空間可供中學生考生討論的史事人物。一些牽涉大是大非的題目,例如侵略、屠殺、種族清洗等,完全不應引導基礎教育階段學生討論其正面價值,也不可能有國家會放在課本,甚至試題中讓學生討論其利弊,這是基於人類良知的共識,也是學生對承受慘痛經歷民眾同理心的教育。」

廣告

>>> 不作任何利弊討論,又如何令人信服應有的道德判斷?在歷史科的學習中,有不少所謂「大是大非」的歷史議題,簡單舉例,1989 年中國的六四事件,直到今時今日,依然有不少親中人士表示六四換來數十年中國的穩定局面,有助中國的改革開放和經濟發展。如果按照康陳翠華的看法,這一次事件直至今天都有不少中外學者都證明是屠殺事件,那麼以上親中人士的講法,是否不能在歷史科或其他科目中出現?

「第二,試題要求學生展現的能力,須合乎其學習的水平,也不是所有複雜的問題都可以簡單化而不流於偏頗。有學者早已指出上世紀上半葉的歷史,交織錯綜複雜的人物、社會階層、國家等的相互關係和種種縱橫交錯的事件,又涉及文化、經濟、政治等力量互動的複雜考量,即使是大學學者亦要慢慢梳理的問題,高中的課程的深入程度,還未達到仔細分析上半個二十世紀中日的這些複雜關係。故要求中學生在約二十分鐘內「就自己所知」來處理這超越他們能力的題目完全不合理,也沒有意義。」

廣告

>>> 考試所做的不應就是考核考生對該歷史議題深度和廣度的理解?歷史發展縱橫交錯,不同因素互相影響,如果考生以三年時間讀畢一個課程,都未能夠擁有應有的歷史知識和理解,甚至未能有效地作出基於歷史客觀事實的判斷,這一點是考生能力的問題,而絕非課程和試題的問題。而且,考試的目的,正正就是期望考生對整個二十世紀的亞洲和世界的歷史發展有基本的認識,既然如此,又怎可能既要求考生對整個二十世紀的歷史發展有所認識,但同時又不可以提問僅僅接近半個世紀兩個國家的歷史發展?更何況香港的教師和學生本質上都非常明白香港的考核制度,就是在限時之內儘能力作答,而且只是高中程度的考生,絕非大學般講求嚴謹的學術考據和註解格式。如果此點言之成理,是否代表高中程度需要「提升」至大學程度,便可以作這般的考核,或是要刪減課程,以切合康陳翠華的「深度」?

「此外,任何歷史題目如問及不同角度或看法,所提供的資料不應偏側於一方觀點,應讓考生能從不同的角度認識和了解題目的中心。如探討第一次世界大戰的成因,歷史資料題應從不同角度,如當時的國際關係、個別國家的利益、民族主義的興起等,協助考生作出公正持平的結論。文憑試中要求考生討論「一九○○至四五-年間,日本為中國帶來的利多於弊」的題目,所提供的資料都只偏向日本在 20 世紀初對中國的援助,資料的重要性與日本侵華暴行相比完全不成比例。再者,題目所提供資料必須要與題目考問範圍配合。若題目考問的時段是一九○○至一九四五年,但只提供一九○五年及一九一二年的資料,導引考生透過不完全的資料評論一個在較大時空發生的事件。因此,命題是偏頗的,極不理想。」

>>> 歷史的研習不是淨指要全面的觀點和資料,更重要的是要明白資料本身的用處和局限。而要明白資料的局限,是不可能在提供既全面又客觀的資料的情況下考核出來。所有的歷史資料,都是作者在特定的歷史時空下,受不同環境因素和客觀條件下形成,所以實際的講,無歷史資料是完全客觀又全面且精準。但研習歷史,正正是要懂得明白資料的用處和局限,而非單單 spoon-feeding 般提供所有資料給閣下去作歷史分析和研究,因為一個真正的歷史學家,是會主動去搜集、理解和考證資料,而不是被動接受。亦正因如此,在考慮到「深度」的問題,高中程度的考題是會給予一定的提示,令學生可以理解這一點的重要性,亦依此分清考生的高下。所以,康陳翠華的講法,正正體現出她對歷史研究和歷史學科的認知不足。

「但更重要的是,日本當年發動對華侵略,抗日戰爭造成數以千萬計的同胞喪生,公開試的試題引導學生學習和思考日本帶來的「利」與侵略帶來的傷害相衡量,不但與課程宗旨不符,更會嚴重傷害在日本侵華戰爭中受到莫大苦難的國民(包括仍然在世的抗日老兵和義士)的感情和尊嚴,亦不符中小學歷史教育之義。難怪為不少社會人士詬病,我們對此深感遺憾。想到考評確有「指揮棒」的作用,日後會否鼓勵教師要教授學生量度日本在這個年代對華的各種「利」跟侵華的「弊」孰多孰少、孰輕孰重,實在難以想像。」

>>> 都唔想再講啲咩啦,每個月幾十萬人工都玻璃心到咁。

= = = = = = 

眼見香港的高官,高薪厚職,衣食無憂,自己的子女仲可以在外國享受自由所帶來的一切,但自己就在香港濫用權力扼殺自由,逼害義人,仲大言不慚、大話連篇,厚顏無恥至極,仲要搞唔掂,到星期日晚搵個下屬出嚟幫拖,偏偏通篇文章依然一貫本色,不斷偷換概念以求魚目混珠。做高官無為民的心,是不仁;做男人做到搵女人出嚟頂,是無能;為求擦鞋加官晉爵逼害義人,是自私;顛倒是非黑白,更是不義。

楊潤雄,你都算極品啦。

康陳翠華原文

(作者簡介:歷史人。高中時選修中西史,大學主修歷史和香港研究,現時閒來依然會閱讀歷史書籍,一生不脫歷史淵源的普通人。)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