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這一代的香港年青人,無論如何也會被寫入史冊。」

2019/6/18 — 19:53

反送中6.12佔領

反送中6.12佔領

【文:慈你老 o】

「這一代的香港年青人,無論如何也會被寫入史冊。」

很諷刺地我是在微博看到的,我猜是一位在鐵屋的人,他大概在喃喃自語,而我剛好聽見了。
我們並未見證香港的黃金年代,也未見證戰爭。
我們生活不憂飽暖,不需受寒冷或是戰火。
香港存在於所謂福地,沒有地震或海嘯。

廣告

我們出生已回歸,幼時便是金融危機和沙士病毒。
我成長時,物價是步步高升,工資卻是發育不良,但也比不過這一飛沖天的樓價。
我們看見身邊的人口老化,卻醫院的資源只有放在魚蛋。
我們看着分不到燒賣的超時工作的護士時候,發現自己早就不能從小販手上買到魚蛋。

我們站在街上,左右只有藥房,前後還有水貨客。
我們想回到家,發現這回家的隊伍,需要排個三五七年,才能上車。

廣告

我們有人很疲憊,所以他們裝作看不見,所以世界很美。
我們有人很清醒,所以他們站起向前走,所以世界很美。

假如我們在反國教時清醒了,我們會知道成功的鼓舞。
假如我們在佔中時清醒了,我們會明白失敗並不可怕。
假如我們在魚蛋革命時清醒了,我們會了解到失敗並不可怕,可怕的是我們的對手,極強大。

假如我們在今天清醒了,我們會怎樣我不知道。

但我看見了,那個站我身前用生命響起絕歌的人、那些站在我身前阻擋子彈的人、那些站在我身後給我雨傘和水的人、那些哭泣叫喊的母親、那位絕症的父親,那麼我就願意站起來,就算那雙眼多刺痛、呼吸多灼熱、皮膚多炎辣,我也不會停下,我會走下去。

有些人睡着,但我們醒着,火在燒,門已關上,但還有一道窗,跳出去,那就是海闊天空。

我還聽見鐵屋裡的人細語,他們的細語在一片仇恨之中。
但我,想我們都聽見。

最後我要感謝以自由換我清醒的人。

(我估講標題嗰句嘅留言已經比人刪咗,我見唔番。)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