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這個夜晚,香港人你在哭嗎?

2020/12/3 — 0:15

作者 Facebook 圖片

作者 Facebook 圖片

最近我在做一份採訪工作,要打電話給很多幫襯了某公司的客人,問他們作為香港人的一些故事。大家素未謀面,我只得他們的姓氏,他們只知道我叫 Jacky。香港人很勤力,我找了這麼多人,沒有游手好閒之輩,人人都要夜晚放工後才有空傾電話,而家庭主婦則更忙,她們總約我在夜晚十一時後,「因為我想靜靜哋同你傾」。嘴裏這樣說,但電話另一邊,依然傳來幼嬰的咿咿呀呀。

這份工作很有趣,有點似打電話做街訪,但受訪者的「忠誠度」當然遠比街訪高。有些人不是個別受訪,卻是一個群組,為免在電話聊會嚴重疊聲,我就跟他們網上見 — 其中有個新手爸爸,因不想打擾妻兒,逃到廁所去上網,頭頂晾住一條底褲,我覺得這個畫面很「香港」,一直沒有說破,想好好包容這條底褲在我們的五人對話中,直到視像完畢。

剛剛又做完兩個訪問,一個男人在電話裏哭到不能自己,背後是嬰兒的喊聲。他說:「你睇吓今日……之鋒、周庭、林朗彦判刑。」然後他把三人的刑期複述一次,無力得只能透過「說話」去表達不滿。「昨日有線炒人,這麼好的記者,說真相的新聞報道,我真係頂唔順了……嗚。」我一邊聽他說,一邊也忍不住流了眼淚。我聲音沙啞地問:「去年你也哭很多次了吧?」

廣告

男人說:「其實我幾乎沒哭過,一有事發生,就做些有意義的事情,做些幫到香港的事,我好少喊,我幾乎不哭的。」但話音未落,他又哭了出來,「但唔知點解你一問我,你突然這樣問我,我竟然喊成咁……你問吓我老婆,我是從來不哭的,嗚。」

此時此刻,香港人需要的是連結。因為白色恐怖、因為以言入罪,我們漸漸不敢在 Facebook 說話、不敢在 WhatsApp 說話,我們不再知道其他香港人每一晚是如何渡過的,不確定大家是否仍會一邊睇手機新聞、一邊躲在被窩裏哭泣。但這一晚,我打了一個電話給陌生的他,才知道,原來他也非常難受。香港人緣何哭泣?理由只得一個,就是因為他們真係好 L 鍾意香港。

廣告

*晚上再傳來《蘋果日報》黎智英、周達權及黃偉強被控欺詐罪的新聞,預計他們今晚將被通宵扣查。這兩天過得很慢,這個黑暗,更加漫長。

 

(原文刊在《明報》,此為加長版)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