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這十年、下十年 - 香港的超級時代

2019/12/29 — 16:57

文宣海報,2019

文宣海報,2019

2019 是香港的大時代,2020 將會怎樣?

街上發生的事,源自網上的文宣和動員。

十年前,香港並沒有這樣的網絡環境,蘊釀這樣的時代革命。

廣告

網絡是生活的一部分,香港經歷了半年動盪,選舉大敗,很難想像政權不會研究如何改變香港人的網絡生態,尤其是得到在十四億人口的國度裡已經操作純熟的強勁支援。

然而,要討論網絡的政治操作相當困難,除了讀者的政治立場會令討論情緒化,政權一方的不少操作都很難作出公開客觀的討論。

廣告

因此,將網絡運作的發展討論轉移到商業層面,則相對透明和容易理解。《Super Marketing》一書正正勾畫了 2020+ 的商業運作現象,當中自然少不了新興網絡發展的範疇。驚訝的是不少本來是 2020+ 的預視,已經在 2019 年的時代革命中呈現。

事實上,從來以人為本、從下而上的社交式網絡操作,政治議題都比商業議題容易開展和發酵。

不經不覺「廣告101」系列書籍已寫到第十二本,從 2018 年開始整理思想,本來希望在 2019 年出版一本討輪 marketing 新時代的書籍。剛巧遇上一場時代革命,再讀這部書的內容時,已產生了不少衝擊和新思維。

最近重溫 1960 年在期刊出版的 《The Marketing Revolution》 一文,討論當刻時代巨輪下 marketing 革命的萌芽,其中一段指出「There is nothing static about the marketing revolution, and that is part of its fascination. The old order has changed, yielding place to the new -- but the new order will have its quota of changes, too.」。

意思是營銷革命沒有一成不變的,也是它令人著迷的部分。舊秩序會改變,並被新秩序取代,可是新秩序也將有其變更的配額。

我想當年所指的配額就是推陳出新的命運。數十年前的看法,也是見證一些永恆不變的道理。

八九十年代香港廣告人盡享「贏在起跑線」的優勢,有人說現在廣告業已經是夕陽工業,過千萬預算的電視廣告黃金年代已經成為過去。即使沒有廣告公司傳授提點,絕大部分廣告客戶已經或多或少棄用了傳統廣告公司去推行 marketing 項目。

近十年科技高速發展和網絡社交媒體的普及,讓媒體內容極度碎片化;市場運作規則改變了,有錢未必能成為收視保證,少錢也不一定會輸。

現今做 marketing 人之難,不僅在追數,而是追變數。

今時今日,廣告訊息的壽命很短,也很快會被遺忘。有多少廣告口號能像「五大訴求、缺一不可」般能持續半年而勢頭不減?事實上,沒有眾方難以理解的行為配合,即使最影響民生的政治口號往往不消數天也會被新議題取代。

在 2019 年的「時代革命」出現之前,我提出了「Super Marketing」的概念,原意是總結十多年來這個世界的變化,回歸討論那些我們認為可以為品牌達成持續性成果的策略。

這個時代的 marketing 工作,已經超越了很多原有 marketing 工作的範疇。同時間,超出了的範疇又得回應 marketing 本質上的需要,而並非無的放矢地被網絡環境拖著走。

觀察近月社會運動的 marketing 運作,可以成為應用 super marketing 的案例。

網上發起的黃色經濟圈,「五毛 TVB」 不僅是口號,而形成了具持續性的 campaign 。然而,任何成功的品牌工程都不是一時三刻。推廣促銷是短期性,consumer activism的新消費動力要透過消費者新價值觀形成和行為改變而活存。

繼續沿用印刷媒體的這部《Super Marketing》書籍終於出版了,雖然走進書店的人比以前少了,但愛閱讀的心情卻更濃烈。「時代革命」讓人人都能加入 marketing 的運作,每位朋友在網上的一言一行,在不經不覺間都成為了塑造未來生活方式的一分力量。為更美好的香港,大家 2020 年繼續加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