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這半年是怎樣堅持下來的?

2019/12/18 — 10:03

由炎夏到寒冬。

由背心短褲到羽絨外套。

誰會想到,2019 年這場民主運動,竟如一團永不止息的火焰,或亮或暗地燃燒了超過六個月。香港人,震懾了全世界,同時也震懾了他自己。

廣告

這半年是怎樣堅持下來的?想想也覺不可思議;如果不是有剛愎自用、鄙夷「民意」的林鄭月娥一直火上澆油,如果不是有三萬名帶著強烈「公報私仇」心態、濫暴成性、自以為超然於法律之上的香港警察,這場由反送中演變成的民主抗爭運動,可能早在 6 月第一階段已悄然寂滅(如果 6 月 9 日就說了「撤回」會是怎樣的平行世界?),又或者在 8 月機場示威者非法禁錮《環時》記者後,日漸冷卻。

林鄭和警暴,無疑「撐起」了這場運動,connect 了所有黃絲,但這始終只是外因。想像一下,作為共同體的抗爭者,如果仍像 2014 年那樣動輒便發生嚴重爭抝、相互攻擊、肆意抹黑,則就算有一億個剛愎的林鄭加在一起,不同派別的抗爭者很快就會分化、內訌,最後一切歸零。

廣告

因此我總覺得,發明「不割席,不分化,不篤灰」、「兄弟爬山」等口號的網民,堪稱這場運動的最厲害戰術家。我甚至認為,這「有意識地不自我分化」的運動策略,正是此次抗爭一直維持高度凝聚力、歷久不散的內因。

雖然很多人在傘運後已隱隱有了「搞分化對運動有害無益」的 reflection,但必須有一句句簡單易記的口號,才能令這些想法上升成為運動的格言,時刻警惕大家。這些口號因此居功至偉。

所謂「有意識地不自我分化」有兩個面向的:和理非不抹黑勇武;勇武不抹黑和理非。回想 2014 年,勇武派人數很少,大部分在夏慤村走動的人都質疑龍和道堵路衝擊有沒有用,甚至懷疑勇武裡面有鬼;另一方面,勇武就發狠狂罵「左膠」,說這些搞慣社運的人只懂講「階段性勝利」、成日掛住唱「今天我」、喜歡建大台、搶光環、叫人散水。(我特別記得 2014 年某天去到金鐘,到處都貼滿狠罵某位和理非左翼人士的宣傳 poster。當時心想,自己人批鬥自己人,多無聊!而運動此後便內訌不斷。)

五年後的今天,大家都成熟了。這邊廂,和理非不再隨便指責衝衝子過份暴力(縱然知有喬裝警混入,也不惡言相向,而是陳情利弊,讓大家分析思考再作判斷)。另邊廂,勇武十分尊重和理非/泛民,明白他們是重要 backup,使勇武式的衝突也能獲得大眾背書和道德的力量。

當然,仍然有極少數 KOL 繼續搞「挑撥離間」小動作,三不五時大罵民主黨或泛民一輪,指責他們想建大台、想搞分化,用字之惡毒甚於對待林鄭。我總好奇,「賊喊捉賊」是如此明顯,誰仍看不出真正在搞分化的是誰?

泛民在議會內,言行有所掣肘,以往做法也為人詬病,但大家始終是爭取民主的同路人,要 disconnect 怎也說不過去。就算有宿怨,此際大敵當前,豈能小學雞地割席?令我特別感到吃驚的卻是:上月區選前夕,一位 KOL 竟撰文叫讀者投票給不在民主派協調名單上的參選人。

他或許只是慣性和泛民唱反調,不一定收過建制或政府什麼好處。但如此提議的實際效果卻是分散票源、?票,隨時令建制收漁人之利。幸好我們有「不分化」的口號。針對泛民指罵泛民已經變得很 out,這 KOL 的建議基本無人理會,由「民主動力」協調的名單,最後大獲全勝⋯⋯誰仍然不以大局為重,他縱然不是鬼,也是個目光如豆、不懂團結就是力量、沒從雨傘運動汲取教訓的人。

12 月以來,這場逆權民主運動的能量,似有下降之勢,多少令人擔憂。但當有超過六千人被捕,運動主軸擺向和理非一方也是勢所必然。

由 6 月至今,「不分化」格言帶引我們走了長長的路,來年,當立法會選舉成為抗爭重要場域時,我相信,這格言將繼續成為香港人的 lucky charm。請莫失莫忘。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