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這場區選本就是一場時代革命

2019/11/21 — 22:09

所謂時代革命,並沒有清晰界定,詮釋空間很大。其中一個要點,我認為是香港人主動徹底改變生活,並貫徹一種全新的生活態度和習慣,例如拒絕中資實踐黃色經濟,就是一種擺脫時代既有思路的革命。

如何看待選舉,也是一種。

有些人還有點不安,擔心區選投票好像食人血饅頭。這種說法很重,卻並不合理。首先,無論投不投票,有冇人去同建制派對撼,區選仍然會舉行,而不會消失,但你不投票,仍然有人勝出,而少你一票,勝出的很可能就是對家。

廣告

更重要是,今次區選,也極具革命性:

(1) 選民登記創新高,很多新登記做選民的人就是為了投這一票
(2) 史上第一次區議會選舉沒有自動當選,各方積極去與建制派對撼,甚至在某些區冒着被利益集團、黑勢力文攻武嚇甚至毆打的風險去參選。

廣告

單看這兩點,已經是時代革命的象徵之一。如果我們不去投票給他們,對這批同路人而言,又是否負責任呢?

有人會說,議會已廢,還相信議會?還相信現有制度?那麼我們還革什麼命?誠然,香港議會早已殘缺不堪,我們也真的不相信單靠投票,就可以改革政制,但,革命需要時間去醞釀。

由 2003 年七一,經歷了曾蔭權的平靜,再到梁振英上台,在 2014 年終爆發雨傘革命,當年市民分歧比今日大,罵人阻路、損經濟、不設實際等也很多,互相指罵不團結也打散了運動。但去到今天的反送中,黃明顯多過藍,大家理解而忍受堵路,就算犧牲經濟攬炒也在所不惜,大家真的去排黃店杯葛藍店,藍店真的叫苦連天嗌執笠,交通受助無地鐵踏仍然甘之如飴,有爭拗但不割蓆,由反對勾結外國勢力到積極引入外國勢力,又群起支持一批為公義犯法的人,甚至多次發生港版鄧寇克行動去營救這些人……如此總總,都是重大、革命性的思想轉變,是 2014 年不可媲美,也沒法預料。革命其實已在進行中,而這些革命絕不可能是一朝一夕形成的,是由很多很多大大小小的事,一點一點地改變了香港人。

想明白民主選舉的真義,只在書上看在課堂上聽去 Google 資料,永遠不及參選和投票來得真實和深刻。當你落區參選受過選舉洗禮,你會明白,民主縱有缺點,但比起專權極權,缺點最少;當你親身進入投票站投下那一票,你會明白,那一票好像微不足道,卻被稱之為「神聖」一票,神聖,因為民主選舉權從來不是天賜,很多國家不知用了多少血汗性命才能換取。香港人之所以更易明白民主選舉的意義和價值,而大陸人卻往往難以明白這種東西明明不能當飯吃,也不能置富暴發,為什麼香港人這麼蠢還去追求,就是因為我們在九七前就已擁有投票的經驗。

我們嚐過箇中滋味,就不想失去,如果將來被剝奪,會十分憤恨。但如果你從來沒有嚐過呢?那你就像太監一權。選舉不常有,經驗彌足珍貴,特別對那些參選的年輕素人以及新登記又或從未投過票的舊選民,意義重大。我們說今天香港人再不一樣,沒有回頭路,同樣道理,讓新一代踴躍去參與政治事務,就好像吃了禁果一樣,也沒有回頭路。

選舉權利不是天賜,大陸那邊就沒有了,香港難得還保留了一點,即使制度殘缺,我們仍然要以實踐去維護這個權利。今日大家很清楚看到,很多東西如法治,不是白紙黑字寫了便會千秋萬世,而是靠民眾不斷去實踐不斷去維護,才能維持,如果不去維護,要摧毀,真可說不費吹灰之力。選舉也一樣,如果我們不去積極實踐,為什麼還要把普選列為五大訴求之一?香港人犧牲了那麼多,就是希望取回應得的普選權(那是基本法列明的),那麼我們積極參與選舉打倒阻撓普選的建制派,何以說成是人血饅頭呢?

光復香港,時代革命,11 月 24 日一早去投票,一票不投建制派,不投偽中立,不投支持送中的人。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