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這是民間教育全面變陣抵抗的關鍵時刻

2021/4/2 — 9:52

立場新聞資料圖片

立場新聞資料圖片

“No one is going to give you the education you need to overthrow them.” ― Assata Shakur

這句話在後國安法的香港是多麼真實。中小學課程被重整,通識課被閹割,大學開始設立國安法課程。但更進一步,政權不單不給予教育,還要消除任何它覺得危險的課程。最近一個新聞讓我們見到明顯的對比。

2017 年民建聯政助張進樂原來辦過「政管學院」,開 course 開 program,教政治及管理,收足學費,一班 40 人。記者向教局查詢獲即日回覆,指有關課程不屬「教育課程」,無需領牌。而同期經營的民間學院,以推動公民教育為念,開辦文史哲、社會科學、科普課程,則遇上教育局放蛇,指課程有「理論成份」,收警告信,被威脅刑事起訴。

廣告

兩者相較,雙重標準顯然而見。特定背景人士,完全不受法例規管,由前官員、建制人物以教育為名進行組織工作。立足公民社會的教育工作者,則受無情打壓。筆者最記得教局放蛇時給予民間學院的忠告,「只要馬照跑,舞照跳就冇事」。這是赤裸地對真正有思想的教育的抹煞。政府非但要令學校、老師停止所有反思社會、歷史,鼓勵公民參與的教育,還要杜絕民間自發,裝備公民思想的課程。

民間學院相信知識就是力量,知識可以改變命運。因為愚民的體制,只會製造僵化的人民。只有教育才可以將人從思維上解放,得到堅實的信念,在壓迫下仍不放棄組織與運動,進而掌握並改變自己的命運。正是知識的力量令香港人從 2014 到 2019,一直都成為極權的背刺。龐大的自發組織,靈活的國際連結,令香港登上國際舞台。中共要打壓這股力量,就要將解放的教育完全消滅。這也是民間教育全面變陣抵抗的關鍵時刻。打壓已成現實,就看民間社會如何見招拆招。

廣告

作者 Facebook

(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