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這樣的歪理是暴露了誰的醜態

2020/10/5 — 10:13

圖片素材來源:《中國合伙人》劇照

圖片素材來源:《中國合伙人》劇照

《移民海外當堆填》

鶯飛燕舞也出海,焗住留低是人材。
高官子弟非豪俊,堆填外地算活該。
以前有人對國內的色情事業搞出了這一個順口溜:
一等美女飄洋過海,二等美女深圳珠海,
三等美女北京上海,四等美女乡下等待,
五等美女下放劳改。

這個說法當然也不只是講到那些出來揾食的歡場女子,所有人只要是個人條件較好,有能力,又找到機會的,都會爭取出國。出不了國的,就要湧到去沿海地區尋求更多的機會。這種出國或往外走走的浪潮,在改革開放之後便一直沒有停止過。

廣告

從人口研究理論上看,引致「人才」外流的最基本原因,就是所謂「推力與拉力」。簡單講,飄洋過海需要付出很多代價,包括離開家人親友,與原本的社會聯繫割離,也要重新建立自己在社會的立足點及生活基礎。這種決定,代價大,風險也高。如果海外已經早有人脈,當然又會容易一些。所以選擇移居海外,離開家園過外地發展,是一個推力與拉力,的或者所謂吸引力與負面因素互相對衝抵消之後的綜合結果。令人想走的原因很多,但最後是否做得成,又要看個人條件及是否有機會。

也不是只在今日中國,從清未打開的門戶之後,百多年來中國都是移民的輸出國,你不是移民的終點站。政治動盪、貧窮落後、戰亂,都是把人民向外推的主要推力。中共立國之後,名義上的中國人站起來了。但把人推向國外的推力,一直都十分大。一波一波的政治運動,經濟發展落後,封閉的政治環境,全部都是把人往向推。但雖然很多人都想走,但卻未必有機會,嚴格的戶籍制度,所謂「離土不離鄉」,要人民鎖在原居地,莫說飄洋過海,連往國內其他地方看看的自由都沒有。但在鄰近香港澳門的地區,長時間都有大批中國人以各種手段偷渡來香港。

廣告

因此,改革開放之後,除了讓人民有機會下海經商、拼命揾錢,又以改善經濟生活來平息對政治及民主訴求之外,讓人民有機會往外走便是一個消解政治訴求的方法。不過,國內的政治高壓依然,人權不受保障,社會風氣敗壞,仍然是人民往外走的主要推力。大陸的內部差異,也造成內部人口遷移,所以上面那順口溜,也是能說明一些社會現象的。

讓人民有機會往外走,最大的得益者其實是那些經濟及政治條件較優越的人。除了發了財的富人及富二代之外,其實在大陸揾盡利益,然後挾錢走人的,主要還是官員及幹部的家人子女。他們不一定是一等人才,但肯定是在整個經濟改革過程中分得了贜的一些既得利益階層,或有背景的人。其他人是否走得甩就要看自己有沒有足夠的條件了。要人願意收容,除了有錢有權有門路之外,就要看自己是不是有真材實料,也要有外地國家需要的技能才能。

過去幾十年,中共的官員一方面就把自己的家人子女財富往海外送,另一方面就用盡各種方法,希望把有才能的人才吸引回國發展,為所謂「海歸」提供各種各樣的機會與條件。當然有人會落搭。而且,中國過去幾十年的經濟發展,在追落後的情況下,也比較迅速。膨脹中的經濟,也提供了更多機會及可能性,成為海歸的吸引力。不過,其實很多人仍然保留着來之不易的海外的居留權,有條件的人繼續往外走,這一個基本趨勢沒有改變過。而且越來越清楚,中國大陸根本就缺乏足以吸引人才長期留下的軟文化資源,事實上更是越來越缺乏這方面的吸引力。

現在世界各地對中國人的戒心及憂慮越來越大,移民海外會變得困難。特別當美國宣布要針對共產黨員的時候,官員子弟移民海外的機會難免會受到削弱。只有那些具備優越過人條件的人才會不受影響。

胡錫進這類喉舌,講的說話有多少公信力,大家心知肚明。而且,如果說美國這個決定不但不會影響中國,還可以令更多人優秀人才留在大陸,更加有利於中國的發展,這一種自我解嘲式的笑話,不是十分阿 Q 嗎?這可能充分說明了什麼叫做「精神勝利法」。而且,依據他這樣的邏輯,也可以問問他,是不是暗示大批留在海外的高幹子弟全部都不算是人材!這句他沒有說明的可能才是真話,可能這就是所謂 Freudian Slip了!

看來,以後當有人質疑楊潤雄這類官員為何言行不一,要把子女送往海外的時候,他也可以大條道理說,因為自己的子女沒有留在國內發展的資格,不能稱為人才,只能送往外國當堆填物。這個說法不是比作為教育局長竟然說「香港的教育比較複雜難理解」,來得更加順理成章理所當然嗎?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