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這絕對遠非可以回到選舉的時候

2019/6/19 — 18:42

這絕對遠非可以回到選舉的時候。也絕對不要,盡量不要拿出利益去誘惑那些人,一旦大家認同要為選舉籌備,就會立即勾起了大家的盤算與貪念,把事情拖向萬劫不復。

如果你現在的抗爭爭取不了甚麼,選舉更爭取不到,香港有功能組別與 DQ 的,你把事情拖到選舉只是給機會讓政府出這些武器。選舉是個政府在制度上極度優勢任意玩弄的遊戲。

議員不是完全沒用,但議員的功用,是支援抗爭,或者有可能直接在立法會內使用武力,投票與拉布政府皆能輕易廢武功。例如鄺俊宇做的,區諾軒,陳國強之類做的,就是議員的最大用途。當然也可以付錢,十萬元薪水不算少錢。

廣告

因為你有功能組別,
你可以提出不信任動議但不會通過。
你可以提出引用特權法但不會通過。
你可以提出廢除惡法但不會通過。
你的「攻擊力」因為功能組別全部廢除。

因為有 DQ,你不能阻擋議案,
因爲對方用各種方式。把你票數壓下。
議事規則已改,拉布也無效。
你的「防禦力」因為 DQ 而被廢除。

廣告

所以他們的用途被閹割後,
抗爭支援反而變成主力。

但也必須有足夠有力的抗爭,他們才能支援,這是不能本末倒置的。

香港的選舉並無平等參選權,他也不是民主選舉,他是篩選。他的價值與意義比要上民主國家的選舉,也絕不神聖。

故不能把選舉看得比抗爭重要。不能把選舉當抗爭的繼承方式。不要追求 2003 年般的民主派大勝,不要像 2015 年一般去當傘兵。我們會走到今天正是因為我們拿了選舉當抗爭的答案,結果是一時的議席與永久的制度倒退,我們再這樣做,我們只會再重覆一次。

如果大家顧念到之後選舉,就會有大量人收割,或者開始因爲害怕 DQ 而自我限制抗爭行為。

而且一旦選舉,就會出現爭票的問題,香港民主派是一群互不相讓的小黨群,參選上沒有任何統一的秩序。

區議會撞區,立法會則比例代表制界票,最終導致那些參選者和他們的粉絲會互相攻擊。大家所重視的團結和合作,在選舉時就必然粉碎。

選舉只會勾起人的醜惡,這是不能避免的。面對大害我們尚結合在一起,面對小利我們會到處打毒針互相拖後腿,而選舉的小利足以腐化一切。

在選舉時這是不能避免的,在那時候只有互相攻擊,沒有團結,所以不要把那些醜惡的東西提早拿到現在。

不要把分裂的基因拿到今天。
至少等抗爭結束後。
要看互相攻擊去到選舉就一定到。
何必提早?

你可以去請未是選民的人報名當選民,完。然後叫他忘記選舉的事,專心眼前的抗爭。不要去想怎樣用選舉解決香港未來問題,不要研究去投誰,全部忘掉他。

最多是利用選舉,誘惑議員們往前線支援,以及付錢,以及做他們能做的事。終究還是為了抗爭,抗爭為主,選舉只是輔助,只能為抗爭犧牲選舉不能為選舉限制或結束抗爭,在香港民主化之前這絕不改變。

專心抗爭,現在才是最危險的時候,援軍是會來的,很快就會,但他們會來是看到香港人抗爭的決心,值得投資看看,感到還不算無藥可救才來,這是抗爭的成果,也只有一心不亂的抗爭才能讓事情有轉機。

(原刊作者 facebook,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