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連儂牆不比黃色經濟圈次要

2020/1/8 — 19:52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最近很多人討論「黃色經濟圈」,指它對運動的持續發展具有深厚影響力;但其實連儂牆也是必不可少的抗爭工具,少了它,運動能量也會大幅減弱。

為什麼說連儂牆必不可少?

第一,它的文宣作用非常廣泛,能跨多個層階,包括年齡層、同溫層、社交網絡社群、階級,這絕非單純在 telegram 、facebook 或 instagram 大力宣傳可比。

廣告

第二,連儂牆的作用不只在內容上的文宣,它深入社區中心地帶,圖像化及其廣泛性也發揮了象徵作用,令社區內的人不知不覺間更感歸屬感和團結,有助凝聚力量。

書生還記得,當初 6 月尾 7 月頭,連儂牆初出道時,曾受到質疑,認為會令運動「膠化」;但事實證明,連儂牆確實具有大家無法想像的威力,它不但鼓勵和凝聚了香港的抗爭者,甚至連外國抗爭者也為之動容。

廣告

中共和港府那麼恐懼(沒錯,是恐懼)連儂牆,正是這個緣故。連儂牆本來相當「和理非」,沒必要重點打壓,但連儂牆承載的思想宣傳和團結力量,正是中共往往最恐懼的兩大抗爭來源。所以文匯報才會大大隻標題說:「止暴制亂必須清除『連儂牆』。」

*****
可惜的是,最近的連儂牆愈來愈少,這固然是因為「撕紙者」行動非常頻密,二是警方濫捕,所以即使「撕一貼百」,還是換來「貼百撕百」和被捕的代價。

法律代價是許多市民擔心的實質後果。只是,我們也不要太恐懼,先自亂陣腳。沒錯,在公眾地方貼連儂牆的確有機會觸犯法例,而這條法是《公眾衞生及市政條例》第 104A 條:

(1). 在下列地方不得展示或張貼招貼或海報——
(a). 私人土地,除非獲得土地的擁有人或佔用人書面准許;
(b). 政府土地,除非獲得主管當局書面准許。
(2).任何人在違反第(1)條下展示或張貼招貼或海報,即屬犯罪。

而如果干犯第 104A (2)條,經過定罪,被告人要交付罰款300元及移走(預算)費用。

簡單地講,貼連儂牆即使定罪,最多罰錢,唔駛坐監。

而且,貼連儂牆未必犯法;因為,如果貼連儂牆係一種表達示威或意見的方式,那麼它有機會受到言論及示威集會自由所保障。在 Chee Fei Ming v. Director of Food and Environmental Hygiene 一案中,法官便曾指法輪功的橫額或標語屬言論及集會自由保障的範疇。

相反,撕紙者反道可能因為毀壞他人財產而有機會觸犯刑毀罪(不過入罪機率很低)。值得一提,警察其實並沒有成為「撕紙狗」的權力。雖然 《公眾衛生及市政條例》第 104C 條有提及「將招貼及海報移走的權力」,但此權力的行使機構是食環署,而非警務處。

*****
其實在社區及公共空間的倫理角度,只要這類示威橫額或標語沒有影響市民享受公共空間的權利或破壞市容,那麼它應該是可被容許的,畢竟這是相當和平的表達方式,也是公共討論的一種展現。

當然,在現今警察選擇性執法,濫權、自己知法犯法的情況下,人民的自由一定被打壓;政府連這麼和平的活動也容納不到,可見其威權特徵。

我們應該好好保護自己,但不等於要畏懼到什麼都放棄不做。現在最重要係,大家先摒除錯誤的恐懼,再係保護自己的情況下發展連儂牆活動,繼續遍地開花。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