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連儂牆斬人案】爭議以外的幾個觀點

2020/4/29 — 18:55

有一個議題,雖然有點過了氣,但筆者因為這段日子集中寫關於商界功能組別的文章,所以一直未有機會說上幾句。

這當然是郭官就將軍澳砍人案判刑時的判詞

郭官言論是否客觀有理,我認為坊間自有公論。但筆者希望提供一些另外(也可以當作另類)的觀點,以作參考:

廣告
  1. 很多人忽略的一點:法官一向小心言行,所以大眾一般無法得知一位法官就社會事件的立場。但法官是人,必然有立場,甚至可以懷著與社會不少人相左的立場。不過重點是,他們不應該讓立場左右判決 — 最起碼有影響的時候,能在法律框架內解釋清楚,有理有節。
  2. 我過往的觀察及經驗,法官即使有立場,也不會在判決中反映;最容易反映其立場,反而是判刑。一位同情弱勢社群的法官,對這類人士犯案判刑會比較重視相應的減刑因素,反之亦然。
  3. 就砍人案來說,郭官就刑期的判詞披露他對社運的立場。他審判的兇徒砍傷了支持社運的人士,而按他的判詞所看,他相當同情被告,但這一點並無影響他判被告有罪的決心。至於刑期,即使不算重,但也是在合理範圍內,不能說是輕判。坊間普遍聽到兇徒只判 4 年不到的刑期,有時是忽略了量刑起點是 6 年,而且區域法院只能頂多判處 7 年的刑期,這一年的差別,不能說郭官特別輕判了。
  4. 有人說,郭官的言論,對社運人士不公道,筆者認同;說他鼓勵不同政見者想支持社運者施暴,這點筆者難以定論 — 畢竟正如我之前揶揄過:「情操高尚唔代表無罪」。
  5. 很多人認為法官一定站在市民一方,這是嚴重的錯覺。筆者多年來的觀察,法官非常重視幾樣事情:暴力、違反誠信、蔑視法庭 — 這些都令法庭非常反感的事情。退一萬步,筆者與友人常言道:「社運一旦玩火,你預咗法官一定重判。」非暴力的社運即使違法的話,法庭尚有空間去輕判,但一牽涉暴力有可能波及大量人無辜者性命財產的話,法官基本上已失去游走的空間,再無同情社運人士的藉口。
  6. 最後我反而認為,因為這宗判決,郭官日後如果在處理社運相關的案件時,一旦判社運人士有罪,他如今出位的立場有可能成為日後上訴的理據。

所以是福是禍,真的無從得知。但可以說的是,司法機關,從來不需要這種惹人爭議的言論。

 

廣告

(標題為編輯所擬)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