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連 11 歲小孩也不放過

2021/1/28 — 16:32

圖片素材來源:《大公報》網頁

圖片素材來源:《大公報》網頁

眾所周知:勁共人造人,即是「唔係人」,那「唔係人」的鷹犬,即是禽獸都不如。我原意為孽畜之瘤已經是人間極品,令人咋舌;豈料太公報的刀斧手,竟然連天水圍社區關注組的 11 歲小孩也不過,行為實在是紅得令人發紫!我明白虎毒不吃兒這個道理,但連禽獸都不如,又豈會有側忍之心呢!我多翻閱讀太公報,那篇不知所謂的屌查報導:攬炒派培訓黃絲童子兵播「獨」,徹夜難眠;唯有一早起床,跑去找游老師喝早茶去!

游老師呷一口普洱茶之後,已經主動與我討論那篇針對小孩子動刀的太公檄文。他表示作為一位退休的教育工作者,看著太公報斷涯式墮落,實在是令人非常惋惜,而且刀斧手手法卑鄙,邏輯紋亂,為殺人而殺人,除了表一個狗屎態以外,完全失去了一份報紙應該有的風骨,連包橙皮,橙皮也會感到難過;更莫說去說服一位平民百姓了!

游老師舉例,按太公檄文,指控只有兩大點,第一:就是小孩們,到林進議員辦事處參加聖誕交換禮物,就是接受培育,成為「黃絲」少年兵,獨派接班人!如果這個說法是成立的話,過去獻世派當道禍港,在全港十八區大攪蛇齋餅糭,參加者還要扶老攜幼,豈不是在培育大量市民來獻世嗎?還是太公報認為市民是甘心「被獻世」;加上,一經太公屌查判罪,原來連交朋友也等同叛國,請問這又是什麼道理呢?

廣告

而指控王小俠不應該,在限聚令之下要求舞棍朱伯,別在公園跳舞及播放音樂,令舞棍朱伯被扣查。所謂公道自在人心,王小俠的行為,「橫睇掂睇」 也是遵守限聚令的義舉,而且事件也反應太公報的刀斧手,水平低到一個點,不學無術!只要他們花一分鐘,翻查香港法例 第400章《噪音管制條例》 第5(1)及(2)便會知道,法例列明任何人,於任何時間在住所或公眾地方,因奏玩或操作任何樂器或其他器具,包括唱機、錄音機、收音機或電視機等,發出擾人的噪音,即屬犯罪;一經定罪,最高可判罰款10,000元。王小俠英雄出少年,演活了香港是我家的氣度,請問又何罪之有?難道太公報認為天水圍爆出「舞棍群組」,會得到阿爺加許?

我與游老師認識數十年,從未見過他如此火大,果然是一位擇善固執的教育工作者。我輕拍游老師的肩膀,以示安慰。游老師續說:「美德呀!你知不知道,從前我們對太公報還是有點尊敬的,現在太公報的存在,只是淪為西廠的屎眼,負責放屁;和對森林的破壞!」

廣告

游老師繼續為我數當年,原來在港英年代,太公報雖然被定義為左報,但政治立場的定位,並沒有影響到館內報人,對辦報質素的執著。特別是當時的官立、津助學校是太公止步。即使太公報送上門,也不許在校內免費派發。唯獨是太公報的教育版、校園版是廣為香港學校接受。除了他們當時的立場是「教育歸教育、校園歸校園、政治唔該歸翻政治」的辦報方針之外,當時,教育版、校園版的撰文,用詞、語句、文法,尤勝「東、蘋、經、信」四大報紙;不少中文科老師,是會以太公報教育版、校園版的文章作為範文,給學生參考。當時,我們不少老行專會笑說:「如果你有機會響太公報嘅教育版、校園版寫專欄,意味著你中文水平,仲好過會考A+,即現在的5**」。

可惜,這份僅餘的尊重,在西廠一切皆為政治服務的主旋律之下,令太公報極速變為垃圾都不如。太公報歸西廠文體宣傳營分管,報人自有思想,這是西廠所不能接受,於是在過去十年,西廠不停以勁共人造人,對太公報進行內部清洗,例如取消校園版,扭曲教育版,令到教育版唔似貓、唔似狗!結果連瀨共學校也無法接受他們的反智文宣。確鐵穿公公執掌時,更濫用職權,與已故全國正摺委員漏奶強,私相授受,隨意停止了不少左派知識份子的專欄,表示要騰出空間,讓準備參選的勁共人造人,多發點望著阿爺打飛機的呻吟,當中善於炒襲的獻世三杰,分民黨的陳廁壕,便是當時從屎坑爆出來的。

到2014年肯肯定是愛與和平的佔領運動時,太公報竟然極不專業,以報導的角度去評論,帶頭形容三子,為「三丑」!事件當時已經引起傳統左派知識份子的不滿,認為立場迴異,並不等於要人身攻擊,這是有失一份報紙的風骨。太公報內部也有不少人,要求調職,不再報導三子的新聞。可是太公報一次污,兩次穢,漸漸已經不知報格為何物?公盲合體明顯就是與西廠之間的利益輸送。據知太公報內,已經沒有人介意,報紙每天刊出,便等同回收。在沒有敵人,就沒有利益;製造敵人,就等於製造利益的前提下,太公報連最後一位不群不黨的莫大先生,也於去年拂袖而去,「忘我為大,無私為公」無從說起,現在攻擊王小俠的,只是一班嘍囉級數的爺衛兵,要製造全民皆敵的卑劣手法,殘民以自肥,但願王小俠一夜成長,終成大器吧!

我再次安慰游老師說:「但又話說回來,得到太公報加持,王小俠豈非人氣急升,因禍得福?加上按你所言,香港凌柒又有獨家消息,指西廠突然大換班超過400人,那應該是好事吧!」游老師冷笑一聲說:「做人不要太于腥,西廠自區議會獻世派大敗,已經持續換人超過了一年,特別是主戰的幾個營。但按西廠鐵律,一天未對外公報,一天也是權宜行事,但其實已經一早換了!否則,我那會知道你繼兒公公、陽成萎公公被流放呢?美德,你別凌柒好嗎?」

如欲看到更多評論,可關注 Facebook:譚美德

召集讚賞公民:https://button.like.co/tammeida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