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遊行過、包圍過,當群眾運動陷入膠著,我們的下一步?

2019/6/18 — 0:36

從6月4日起,連續三星期有4個大型行動,分別是六四晚會、6月9日103萬人大遊行、6月12日包圍立法會、6月16日200萬零一人大遊行。雖然在遊行人數、市民對激進行動接受程度、國際關注度等各方面,反送中運動都破紀錄。但同時有一個隱憂是,密集的動員對群眾來說,短期相當具爆炸力,但對手一拖,運動膠著,內部矛盾不斷,群眾也會隨之逐漸感到疲憊。

昨日歷史性的200萬零一人大遊行,規模、秩序和「文明」都值得鼓舞的。不過在昨晚興奮過後,今日就要冷靜腦袋,思考如何以200萬為民意基礎,利用各種持續的手段去強化運動。

下列各項提議皆拾人牙慧,不過簡單整理完嘗試拋磚引玉,確保人人都可以做得到。

廣告

1. 「民間撤資」

李嘉誠早收幾年風,一早知道香港大禍臨頭,及早撤資。但升斗市民只得幾個臭錢,談何撤資?其實坊間已經有人提出取消中資銀行戶口、沽港幣持美金、買環球沽港股的幾項提議。

廣告

自從送中惡法推行以來,網上也好,親耳也好,都聽到很多人取消了自己在中資銀行的戶口。一直以來,中資銀行對客戶私人資料的保障都為人詬病,亦曾有報導指出,中資銀行會把客戶資料送到中國的資料庫,安全成疑。(報道)況且,用中資也是資敵,把現金存到中資銀行,他們就有更多銀彈去打貿易戰。所以,為安全、為理念,但凡有中資銀行戶口的,不妨一起取消戶口,並把存款存到其他銀行戶口。

除取消中資戶口,更進一步保障自己荷包的做法,莫過於沽港幣持美金。送中惡法一旦通過,為安全計不少外資都會撤離,而維持港元穩定的聯繫匯率隨時脫勾,到時港幣隨時有被貶值的風險。因此,今日先沽港幣持美金,一來是保住自己荷包,二來是表達對香港沒有信心的抗議。另一方面,看過有朋友建議,將強積金的所有投資組合轉為環球,變相沽中港股,多人做都會對市場構成一定壓力。

最緊要是,遊行、包圍,建制派議員和支持者一定不會出來。但講錢就傷感情,那些日日自命愛國愛黨的鄉里、建制派阿叔阿嬸,見到港元跌、港股被沽,又怎會不偷偷的排銀行一沽港元持美元、沽港股呢?因此,這做法不僅成本低、保荷包,更加有槓桿效應,一石激起千重浪,連建制派都一齊不合作。

參考資料

2. 不合作交稅

雨傘運動時,就有人建議罷交稅或少交稅,目的是透過減少政府稅收,和增加公務員行政工作量,藉以癱瘓政府運作,並增加官僚系統的壓力。

罷交和少交,因為要令稅局追數,確實會增加稅局的行政工作,但納稅人同時會因為遲交而被罰款。成本不高,但無端端要被罰,不如採用當時有人提出的其他方法。

方法如下:

當時有人提出較好的方法,分別是以信用卡交稅、分開多次交稅 或 多交$1稅。

以信用卡交稅,政府需要向信用卡公司交少數的抽佣,因此政府實際上會少收了稅;

分開多次交稅,無可避免自己都會多了行政工作,同時稅局都會多了的贏理的手續,但這個不是雙輸的局面,反而越多人做,稅局的工作量會以幾何級數增加;

多交$1稅,翻看網上資料,發現對此提議有兩種說法,一是多交的稅項會自動撥入下期稅款,另一是稅局不能把多收稅款自動撥到下期,反而要寄回納稅人。

以上三個方法,由於本人不是財金研究員,但資料所見,比起罷交和少交,這些方法可以對政府造成更大壓力。

3. 杯葛黑警

6月12日,抗爭者用血肉揭開了香港警察黑警的真面目,在此先分享一件歷史。在《獨裁者的進化:收編、分化、假民主》一書中,講述了塞爾維亞人如何反擊濫用權力暴打示威者的警察局長。那位警察局長長期濫用權力,對示威者施以毒打和酷刑為樂。於是,當時抗爭者就把警察局長暴打年輕人的照片製成海報,貼在其妻子、子女會出沒的商場和幼稚園的路上,警察局長妻子一來很震驚,同時都很快就遭到全城杯葛。塞爾維亞的抗爭者把躲在制服後面,利用「打份工姐」做擋箭牌的屠夫揪出來,以杯葛、社交孤立的方式打擊黑警的士氣。

今次反送中運動中,黑警濫用暴力暴打和平示威者,利用催淚彈攻擊已申請的和平示威區,用可致命的彈藥槍擊手無寸鐵的抗爭者。國際特赦組織更指出,香港警方在6月12日過份使用武力,並未達到《聯合國執法人員使用武力和火器的基本原則》訂明驅散非暴力集會時使用武力的標準。(報告全文﹕https://bit.ly/2RgyEpB)可見,香港警察已經完全失控。

方法如下:

看過進擊一點的做法,是主動辱罵黑警及其家人,或者好像今天報導說有前線醫護人員當面直斥警員是狗。但香港人普遍都是和理非,粗口都不會多講一句,但不代表你們無事可做。和理非抗黑警,不用口出惡言,可以在朋友聚會上、社交媒體裡、私底下斷絕來往,或者不再邀請黑警出席聚會,令黑警明白自己行為抿滅人性,藉此動搖他們意志。

如果你是黑警的男女朋友或老公老婆,或者是性工作者,則可以發起「No Sex with Cops」,知道對方是警察就不與之發生性行為,或不提供性服務。他說我們是自由閪,我們也不要他們的奴隸撚。

經歷雨傘時那87粒催淚彈、速龍小隊暴打學生,和今次反送中暴打學生、開槍鎮壓等暴行之後,如果有警察還留有一絲良心,請你盡快辭職。之後仍留在警隊中的人,簡單來說是無性的了。

4. 深入社區宣傳

200萬這個數字,背後還是有太多不確定因素。有好多人是昨日走到金鐘才知道有烈士因反送中而犧牲;有好多人並不是反對政府或建制派,出來是純粹的恐共;有好多人只是聽了朋友和家人的感召才走出來,但對惡法禍害未必有深入認知。我不知道「好多人」是幾多人,我只能提醒自己絕對不可以輕敵。可能有人覺得現在形勢大好,但決策主導權和輿論機器仍握在政府手中,風向隨時會變。

因此,昨日的200萬人不可以是自我感覺良好的數字,我們必須視之為做組織、游說工作的首批目標。

方法如下:

疲於去行動現場的人,繼續半個月前的密密街站,頂著白色恐怖,繼續洗樓入信箱。游說自己父母、親人,可能需時一個晚上,但相比其他人游說你老豆老母,做人仔女是最容易入手。或者整理黑警打人圖和片做社區放映,讓食完晚飯要散步的阿公阿婆親眼看看黑警如何使用暴力鎮壓學生。見有機會的場合,如茶廳、巴士、買餸時,有人傾可嘗試搭嗲,兩三個朋友一齊食飯,一唱一和,好多時都係因為睇左TVB盲信平民是暴圖,要同佢地講返真相,繼續遊說。

5. 邊緣化失敗主義論述

反送中運動主張各有各做,不指責、不篤灰、不割蓆。但根據五年前雨傘運動的經驗,只要陷入膠著期,內部分裂就會因為路線不同、私怨等不斷發酵,最後分崩離析。

今日開始又出現和理非vs勇武的二元對立。其實完全沒有必要的,因為由運動開始至今,和理非和勇武成掎角之勢,將直接施壓和匯聚民意的方法交替互補,真正做到林鄭所謂的「We Connect」。

最簡單的應付方法,就是沒有組織身份的人,少罵大幫忙;有組織身份的人/組織本身,請考慮一下運動士氣,無關緊要的指責,待日後打贏再清算都未遲。

若還要論遊行是否有用,以兩場超大遊行為例,行動後可見建制派議員的確受到壓力,從而埋怨林鄭政府的決定拖累選情。遊行人數過百萬不特止,昨日的200萬零一人大遊行人數,接近上屆立法會投票總人數(2016年立法會選舉總投票人數為2,202,283人),其影響力或許不會那麼快浮現,但對於建制派這類利益集團/選舉生物來說,利益和選票才是其要害。因此可以預期,和理非大遊行未必直接重創政府,但卻可以動搖林鄭政府管治威信之餘,亦令建制派人心惶惶。

要延續難得合作的勢頭,就要把「乜乜無用論」、「乜乜係鬼論」全部邊緣化,現場的人盡量尋求共識,有機地合作。記著,由當初完全被壓著打,到今天稍微有點反敗為勝的希望,靠的不是分化,而是團結。

6. 總結:

上述行動本小利大,主要針對官僚體制,減少明顯地阻礙市民正常生活,卻對政府運行帶來重大壓力。設想如果能夠增加公務員工作量,官僚系統內部怨氣肯定加強,而且公務員大部份心態都是打份工就算,與紀律部隊那種洗腦般的服從性不同,確實有被逼到罷工的潛力。

同時,在連番大型動員之後,群眾明顯出現疲態,感覺上不是熱情冷卻,卻是身體上的疲勞。因此,花了點時間,搜集過去大家累積下來的經驗,供諸君思考。希望在逆境中,大家都可以發揮小宇宙,利用創意對抗政權。

最後,重申四大原則:
一、撤回惡法
二、撤銷「暴動」定性
三、撤銷對抗爭者的檢控
四、追究黑警暴力鎮壓責任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