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運動背後】社工的五個故事

2020/6/18 — 10:50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有社工被判入獄一年,坊間甚為惜憤。

長年社工的形象都很兩極,主要是背著求助人報警等等報道,部份網民對社工沒什麼好感。

自由討論,講講我知道的五個故事。

1. 某區某次開花,前線們想去另一個據點,和理非在行人路與馬路上聲援吶喊。忽然有人左穿右插,跑到圍圈會議的黑衣人旁邊。

他拿著幾張卡片,大聲用鄭嘉穎的語氣說:「我唔係鬼,係社工。卡片有我名有我電話,需要情緒輔導嘅,Call我吖。」

2. 不知那小隊有否致電過他,但電話輾轉流傳到某個受傷的前線少女。

她有嚴重的壓力創傷後遺症,據知有初期抑鬱症狀。少女的隊友鼓勵她聯絡社工,她就找上了他。

那次輔導,至今仍未完結。第一通電話,是去年十月。

3. 我去年搞籌款講座,支援「好鄰舍北區教會」。很多來聽課的,竟然都是社褔界。

我問一位小姐,為什麼來學社交媒體?

她笑答:「我老喇,唔多識網絡。我好想知道年青人諗咩,社工唔可以同社會脫節吖嘛。」

4. 另一個少女,沒隊友沒經驗,因為理大事件感召上前線。

因為緊張,表現得過度繃緊。現場有人高聲指控她是便衣警,於是群起捉鬼,要少女除口罩及證明身份。

當時有記者和市民在場,捉錯,隨時送入監獄。

少女被放行後不敢上街,家人向社工求助。有一位社工姨努花了幾個月陪伴,目的,是希望少女重新信人。

5. 不知有否記錯,找不到原帖了。

去年運動初期,輕生事件接二連三。有一次,男子站在天台企跳,社工得悉馬上趕到現場。

但當值警員拒絕讓授權入天台,社工表明身份亦未能如願。最後男子還是自殺了,社工傷心欲絕,極之自責。

很多崗位,原來已沒有前後和勇之分,誰都可以暴動,誰都可以出事。

社工在無聲處成為了耳朵,或張開了嘴巴,或高舉了雙臂。無名地拯救了無名者,或揸大聲公介入到防線中。

任何職業,背後也是人。有人殺人,有人救人。也有人為了陌生人,變了犯人。

願有心人都平安。
 

作者 Patreon / YouTube頻道 

廣告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