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729

    運輸工否認太子站外襲警受審 投訴遭警毆打威嚇、推落樓梯 辯方片證至少揮棍十下

    去年 10 月 1 日,有市民到太子站出口外張貼反修例運動文宣,期間與在場便衣警員發生衝突。一名運輸工人被指用腳踢前來增援的防暴警,遭控一項襲警罪。他否認控罪,今日在西九龍裁判法院受審。聲稱受襲的防暴警員指,他跑去太子站出口時「感覺到」右小腿外側位置被踢,望向右方見到被告站於前方,他否認「靠估」認出施襲人士。辯方投訴被告的會面紀錄內容全屬警員創作,被告遭多名警員毆打、威嚇利誘,甚至被踢下樓梯,警員又揚言要帶被告去新屋嶺,延誤送院,希望法庭不將有關紀錄呈堂為證供。

    被告盧家業(42 歲,報稱運輸工人),被控於去年 10 月 1 日,在太子港鐵站 B1 出口外襲擊執行職務的警務人員梁偉嘉。

    辯方投訴被告遭毆打、威嚇利誘 官質疑全身傷「點解仲落口供」

    被告被捕後,曾經錄取三份錄影會面,辯方反對將 3 份會面紀錄呈堂,指有關紀錄不準確,為警員創作,被告在進行有關會面前曾遭警員毆打、威嚇利誘。另外,辯方投訴,被告被制服時,遭多名防暴警員毆打超過 1 分鐘,及近距離噴射胡椒噴霧。警員帶被告回警署時,將被告的褲脫下至膝蓋。多名警員又在報案室內以粗口辱罵被告,期間有警員恐嚇「送你去新屋嶺」,又指有片段影到被告犯案,要求他「認咗佢」。被告的電話突然響起,有警員要求被告交出電話密碼,被告拒絕,該警員將被告的電話擲落地。

    隨後,警員帶被告到樓梯間,有一警員從後踢被告,使他滾下樓梯,多名警員及後用棍毆打被吿,被告翻身面向警方,此時有一名警員多次用圓盾挫被告的胸口,被告被要求自行起身。被告要求洗眼,但有一名警員回應「好X煩」。被告向值日官要求到醫院求診,惟無人理會。

    辯方又稱,被告患有腦癎症,需每日服藥。被告被捕後連續兩天沒有服藥,錄取口供時受腦癇症影響,一度有數分鐘「唔知自己做乜」。被告進行錄影會面前,先後遭警員 16057 及 16479 威嚇利誘,包括「唔落供唔可以去醫院」、「快啲落完口供就可以去醫院」。

    裁判官林子勤聽完辯方陳詞後,問控方的立場。控方指,警方於 10 月 2 日晚上已送將被告送院;裁判官問當時是否已落完口供,控方表示已完全落口供。裁判官指不爭議的是,被告落口供時全身都傷,質問「點解仲落口供?」,「控方仍然認為冇問題?」控方稱當時被告沒有反對落口供。

    拘捕警員稱只棍打被告兩下 辯方片證至少揮棍十下

    警員 10186 盧俊傑供稱,當日他收到指示稱警長於太子站 B1 出口外受襲,亦有同袍向他們表示「威哥被人打」。他便聯同其他警員一同跑出支援,當時聲稱受襲的警員梁偉嘉在他正面前,相距不足半米。跑至太子站 B1 出口近傷殘人士通道時,他見到身形肥大的被告,其兩旁則各有一名男子。他見到梁偉嘉跑到被告面前時,被告向前踏一步,抬腿踢向梁的右小腿外側。

    梁質問被告為何踢他,並要求出示身份證,被告卻情緒激動,抗拒警員並企圖離開。盧俊傑遂用言語阻止被告離開,其後宣佈以襲警罪拘捕被告,被告表現激動並反抗,盧便用警棍打被告左邊大腿近腓骨位置,又命令他跪下。被告不合作,仍激烈反抗,盧再次用警棍毆打相同位置,再命他跪下,同時有約十名同袍協助制服被告,將他按於地上。盧警告被告不要再反抗,被告停止掙扎,盧遂鎖上手扣。

    被告被帶返警署後,盧見到被告左上唇及左手肘有擦損,被告稱其左邊小腿腫痛。及後,盧給予被告羈留人士通知書,及向他講解其權利,被告閱讀超過 5 分鐘後表示明白並簽署,沒有提出其他要求。盧稱,過程中他沒有威逼利誘被告,亦不見其他警員這樣做。

    盧在辯方盤問下堅持自己只揮棍打被告兩次,又稱在拘捕前沒有與被告有身體接觸。辯方播放閉路電視片段,指片段可見盧揮動警棍至少十次,盧則改稱「係想要宣佈拘捕時打過(被告)」。裁判官質問盧:「咁你又話拘捕前冇身體接觸?」盧改口指「可能我記錯」,稱曾經捉住被告以防他逃走。辯方指盧說謊,盧否認並稱「揮棍冇打,記得擊打係得兩次」、「想制服佢,但有好多下打唔中」。裁判官又問盧,為何會有 9 名警員圍住被告,盧稱「我都唔知點解啲同事會企埋喺到」,但相信是想保護他。

    消失十多分鐘才匯報案情 辯方稱去了「教訓」被告

    辯方指片段可見,除了盧,還有多名警員棍打被告;盧堅稱「見唔到」,因為其專注力全放在被告身上,因此未見有人毆打被告。惟再度播放片段時,裁判官稱畫面見到多名警員揮動警棍,並數出「1,2,3 ......下」,而片段亦見盧曾望向右邊,盧堅持「當時見唔到」。

    辯方又質疑盧沒有即時將被告交予值日官,盧沉默良久表示不同意。辯方稱,被告於約下午 1 時 40 分已被制服帶返警署,但根據紀錄,盧於 2 時 02 分才帶被告見值日官並匯報案情,質問盧:「嗰十幾分鐘去咗邊?」盧回應「要等值日官返嚟」。辯方向盧重覆被告的投訴,盧全數不同意。辯方指控盧對被告非常不滿,於是要「教訓」他,待被告被教訓完才帶他見值日官,而被告因為被多次毆打,感恐懼才簽署所有文件,盧不同意。

    受襲警稱「感覺到」右小腿外側被人踢

    聲稱受襲的防暴警員梁偉嘉作稱,他在旺角警署報案室候命時,有警員跑至並大叫「威哥(警長)俾人打」,他遂隨小隊跑到太子站 B1 出口外支援。跑到涉案地點時, 感覺右小腿有痛楚,轉過頭便見到被告站在面前。他數度質問被告為何踢他,被告先沒有回應,「有啲尷尬」,後又指「路過咋」、「我唔小心啫」。他截停被告,要求出示身份證,被告不合作,想轉身離開,及後其他同事制服被告。他見到有2至3名警員「㩒低」被告,便沒有參與制服。

    梁在盤問下稱「感覺到」右小腿外側位置被踢,又指「嗰個位如果唔係踢,我諗唔到可以係咩」。他否認「靠估」而指出被告,強調感到受襲後立即扭向右方,見到被告,「嗰個距離得被告可以踢到我」、「個範圍內都係見到佢(被告)」。他承認有兩名男子站在被告兩旁,但不同意自己搞錯襲擊人士,又否認是其他隊員撞到。

    案件明日續審。

    案件編號:WKCC3815/2019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