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選舉,只是代議政制民主的高潮

2019/11/27 — 19:56

11.24 區議會選舉

11.24 區議會選舉

一,區選過咗咁多日先寫,因為想沉澱下想法。

二,我有唔少朋友當選,亦有唔少朋友落選,有朋友第一次做議員,亦有朋友第一次失業。當中,有黃亦有藍。嗯,但係,近距離睇,佢哋有肥有瘦有甩頭髮有出暗瘡,總之,就係一個人;唔完美,但又未至於絕對邪惡。人,就係唔完美嘅動物;缺陷當中,總存有一點善。

三,贏咗嘅朋友,我冇特別去祝賀。反而有啲輸咗嘅,我傾咗一輪。「選舉政治就好似十二碼,一係入,一係唔入。」廢話,係咪?「輸得有風度,係任何從政嘅人,對自己嘅支持者最好嘅回應。」我呢啲朋友,有人可能會退出,亦有人會考慮捲土重來。不過,作為一個朋友,我都係勸佢哋:「服務社會,有好多途徑,參選只係其中一個。」

廣告

四,甚至乎,我覺得輸選舉嘅朋友,佢哋呢次敗選對社會嘅意義更大。「清晰,明確咁畀真正嘅當權者知道,市民唔收貨。」

五,建制大敗之後,新聞報道話北京由港澳辦成立一個危機應變辦公室,西環中聯辦會轉人。假如呢個係北京嘅回應,作為一個經常幫人處理危機嘅人,我會話:「危機應變嘅第一項任務,就係搵出真相,面對現實。」

廣告

六,可以好肯定咁講,所有危機都係因為「現實」同「理想」有完全不可以並存嘅落差;無論個人層面,社會層面,甚至國際層面,亦如是。理想唔係唔可以有,但現實永遠都會以最無情嘅方式回應。由現實去到理想,有一定嘅過程,亦需要努力。夾硬咁將「理想」當做「現實」,就係一切危機嘅始源。

七,何謂現實呢?每個人都有自己嘅理想,可以好偉大,亦可以好卑微。正正因為每個人都有自己嘅理想,所有人嘅理想加埋嘅最大公因素,就叫做社會嘅現實,亦即係叫共識。其實,社會真正嘅共識唔多,但有嘅就成為大家都接受嘅制度。

八,香港人嘅共識,同北京嘅理想,有一段距離,甚至見到距離越來越大。危機嘅出現,因為北京同藍朋友接受唔到香港嘅社會現實;諷刺係,北京同藍朋友,但反而覺得香港有人唔接受現實,太過理想化。

九,更正確啲咁講,係香港有好多人唔接受北京心目中嘅理想。

十,改變嘅出現,就係現實一步一步咁被理想同化。社會唔再進步,係因為理想向現實妥協。

十一,好耐之前都寫過一篇講「牛頓第三定律」。其實北京同香港人,各自有唔同嘅理想;甚至香港嘅藍同黃,亦都有唔同嘅理想。大家都一齊想改變現實,但方向唔同。所以,北京眼中任何運動都係港獨,係顏色革命。而黃嘅香港人眼中,北京想香港變成一國一制。

十二,現實,即係我成日講嘅最大公因素又係乜?坦白講,當前嘅思潮泛濫之下,我見到呢個最大公因素越來越狹窄。似乎「當乜事都冇發生過」, 都唔係可以收貨嘅結局。

十三,話說回頭,呢次選舉,建制派其實仍然有四成票;當然你可以話當中有好多公公婆婆,但我真係識得有人真心藍。再講,建制派得票係有增長,我亦唔信全部都係因為動員又或者種票。

十四,了解係改變嘅第一步,先入為主嘅假設,對雙方尋找共識係完全冇建設性。對贏出今次選舉嘅朋友,除咗恭喜哂,你話我唔識做人都好,我都一定要講以下嘅說話:「由你上任嘅一刻開始,你代表嘅除咗支持過你嘅選民,投過你對手嘅區民,其實都係你去代表。你真正代表嘅,係一個制度,係一個信念,係一個價值。今次輸畀你嘅對手,就係因為代表唔到社會嘅共識,你先至有呢次機會去取代佢。」

十五,選舉,只係代議政制民主嘅高潮。我經常咁去形容:「民主係愛,選舉係做愛。多數人,鍾意做愛,但唔識得去愛。正如從政嘅人,大多數都係沉迷選舉嘅激情澎湃,但去到做代議士嘅時候,就立即現形。」男人會比較明白呢個比喻,好似係。

十六,有人話,千祈唔好學何秀蘭;其實我都有聽過何秀蘭嘅事,所以唔識點評論。不過,星期日我行咗幾個區,發現今之選舉同以往最大嘅分別,在於多咗一班支平時唔係好活躍社區嘅街坊。有人話因為 TG,但我覺得另一個 TG(Telegram) 都起到關鍵影響。

十七,其實好多人話建制派淨係識蛇齋餅糭旅行團,但實情係未出現嚴重社會撕裂之前嘅香港,社區裡面最得閒,最易接觸到嘅退休人士,就係要呢啲。老一輩嘅民主派,何嘗唔係一樣有蛇齋餅糭旅行團?曾幾何時,區議會選舉投票,唔係投立場,係投熟悉,你可以話係為著數,但亦都可以從公共選擇學派裡面嘅「理性無知」去解釋。

十八,即係咁,假如我對新上任嘅朋友有咩期望,我會希望所謂嘅新景象,唔單止換人,而係徹底咁改變地區政治及行政嘅現狀;無錯,呢個係一個理想,同現實有一定距離,有失敗嘅風險,但成功嘅話,社會就有新嘅現實,有進步。

十九,具體咁講,香港公共行政,事無大小,集權中央,行政主導。行政主導,自然由少數官僚嘅理想,去嘗試改變多數人身處嘅現實。結果造成浪費同矛盾不在話下;只不過呢啲事發生響地區層面,局限性大,所以絕大多數人唔察覺。不過,日積月累之下,其實大家都見到問題所在。

二十,之前政府撥款畀地區做小型工程,大家都笑係小白象,點解?因為區議會層面,其實都冇乜公眾參與。即係,又係小圈子圍威喂。我真心希望今次當選嘅朋友,由依家開始,好似選舉咁,恆常持續咁去建立維繫同居民嘅溝通同關係,搵出社區入面嘅問題,處理矛盾。呢啲粗重功夫,好辛苦之餘,亦好多時令人極度氣餒。

廿一,區議員,講真冇乜權,甚至區議會本身,都冇乜權。區議員最大嘅功能,就係話畀佢代表嘅社區民眾知,其實佢哋本身就有嘅權利。某程度上,呢個都係「還權於民」嘅精神。假如我哋繼續相信「選你出來你就用權力去改善我嘅生活啦!」咁,今次區選根本就冇贏過任何嘢。換人唔換價值觀,只不過係另一班人被權力腐化。

廿二,由傘後嘅深耕細作,到 2019 年嘅真正遍地開花,忽然間香港好似見到一條出路。希望,呢個將會係新常態嘅起點。

廷伸閱讀:【Equilibrium.時代革命.點收科?】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