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選35個黃碧雲」,都好過建制過半數人(請睇完全文再鬧)

2020/5/12 — 12:58

上周五香港立法會內會開始鬧出雙胞胎,李慧琼與立會法律顧問、保安赤裸裸奪權,並自行宣佈自己當選主席。有很多人因此對立會制度更加失望,更加認為今年立法會選舉,就算實現到35+又如何?加上過往DQ的先例、司法系統的逐漸崩壞、泛民多次不投票與投錯票、或他們於以前直接促成內會主席可以具有趕走議員出會場的權力等,令焦土論述變得更加盛行,甚至覺得攬炒才是唯一出路。

然而,在新一屆立法會選舉,真的是建制過半數人,都好過「選35個黃碧雲」?

黃碧雲是怎樣的一個人,大家應該心中有數。這個假設——「選35個黃碧雲」,是終極的含淚之選。但如果只能二揀一(「建制過半數人」,以及「選35個黃碧雲」),我仍然覺得揀後者,對「泛黃」陣營有利,原因如下:

廣告

「選35個黃碧雲」, 最起碼「她們」在宣誓時,會被DQ的機率很小。

沒有即時被DQ自然能夠做到好多嘢,我當她們不會進行政治攬炒、不會以逼林鄭解散議會這招來作為她答應五大訴求的籌碼(事實也如此);但類似23條這些極富爭議性的惡法,是通不過的(若建制過半,明年過23條的機會卻很大)。

廣告

有焦土派覺得23條過了之後,才是邁向政治焦土的關鍵(再進一步的政治焦土目標是實現一國一制)。但過了23條,正是符合中共之意,跟焦土本身的理念(令對方都唔好受),已經相違背。

可能有焦土派會繼續反駁,政治焦土才能引發經濟焦土、外商撤資。不過我覺得,外商喺香港,都係為咗搵錢啫,23條對它們的影響真的那麽重要嗎?不信的話,可看看一早就過了23條的澳門,外商/外資有因這而大規模撤走過嗎?

外商撤資的一個主要原因,是23條的通過,所引發的社會動蕩。但前面所說的政治焦土論,已經是不反對23條通過,而一旦它通過後,我敢說大家的意志會變得更加消沉、更多人會希望焦土(跌進了一個向下墜的循環),從而更難出現像舊年那樣的勇武衝擊,也更難引發外資大規模撤離。

其實,大家看看澳門,就是很好的例子。澳門的立法會被保皇/建制派長期佔領,但照樣Run得很好。焦土策略只會令香港的政治環境逐步淪為澳門那樣,令大家更喪失反抗的士氣。

另外有愈來愈多人因上周五的內會鬧劇,更覺得今年9月「投嚟做乜」?但大家不妨拉遠一點、放大一些去觀察(不要只憑上周五的「結果」去下定論),就是由於泛民不夠票,郭榮鏗才會採取拖延的策略,令到內會主席難產;而因內會主席難產,才會出現周五的鬧劇。這件事正正反映出非建制派「夠票」的重要性,提醒大家9月積極去投票的重要性(而非投票再無用處)。

香港人於當下,當然不會選出35個黃碧雲(或35個泛民老Sea food)。但悲觀一點來看,其實能否選到35+也成疑;不過再樂觀一點看,大家要「含淚」投票的情況可能沒有想象得那麼嚴重,因為還有初選的舉行(雖然泛民老Sea food會繼續要令自己的利益不被分割)。

泛民和本土素人/年輕一輩將會在初選對決,選本土素人/年輕一輩,會有可能為新一屆立法會帶來真正的衝擊,不像泛民那樣故步自封、引狼入室,他們「投錯票/不投票」的機率會小得多,並敢作政治攬炒、或有可能加快香港的民主進程,即使出現周五內會的混亂狀況,也可能敢衝敢霸位,不會「束手就擒」般地被保安抬離會場。

但正因如此,他們被DQ的機會絕對大於泛民。你怎樣憎泛民都好,無疑泛民會更熟悉議會的規則(郭榮鏗到現在還未被人DQ)、更知道怎樣去「保命」。

泛民劣跡斑斑、善起大台、排擠本土/素人,他們令「香港民主停滯30多年」……這些說法都全部沒有錯。但有一樣嘢,係坊間評論幾乎無乜點講嘅、講完應該都會被人屌嘅,就係,世間事物都不是一成不變,是會「運動」的,而泛民也不例外。有人不斷「考古」,用十多年前泛民的柒事來直接抽擊今天的泛民。當然,泛民經常重複以前的錯誤,或長期不思長進,但經過舊年反修例運動之後,你不能否認泛民的轉變、不像以前那樣食古不化、一下子就跟勇武「割蓆」,而且有幾位議員確實在運動期間表現突出…...可是,坊間很多的評論,都將泛民集體捆綁埋一齊、接近全盤式的否定、令愈來愈多人與泛民勢不兩立……這些都對整個運動無益。

泛民的不少垃圾需要被丟棄,但有價值的要被保留、支持,一切都是相互利用,敵人的敵人就應該盡量聯合起來,這是共產黨所教落的。如上分析,本土派/素人,以及泛民都有各自的優勢或劣勢,就算泛民,都並不是一無是處。

而所謂的35+其實如前面提到的,可實現的機會並不大,因此大家絕對不能把希望完全寄託在這次的立法會選舉;而即使有奇蹟出現,達到了35+,也不是只憑它就能改變到議會的制度(像取消功能組別)、實現到五大訴求。議會內的抗爭是一種形式,還需要有議會外的抗爭,相互地有機配合,才能發揮各方的更大力量。而「選舉無用論」,正正是先放大了選舉或在制度內改變制度的用處,然後再推倒它,給人造成無法去改變什麼的觀感、甚至令人覺得即將到來的選舉是在吃「人血饅頭」!

但像上面所說的,有時議會外的抗爭,也需要「借用」到議會內的抗爭力量,兩者是相互促進、缺一不可。所以,即使我非常認同「兄弟爬山,各自努力」,但像「選舉無用」的意識擴散、類似政治焦土的這些行動,會很可能連議會外的抗爭都被拖累、影響到其他兄弟去「爬山」、影響到五大訴求的實現,而這,又能對得起被捕的手足嗎?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