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家麟

區家麟

曾經夢想浪遊世界,竟然實現了一大半。行過萬里路,又發覺,不如讀萬卷書;很多話要說,請讓我慢慢說。

2020/7/22 - 13:47

遺漏了九個染疫海員,再看政府聲明自打嘴巴

這一宗新聞,大概是生不逢時,很多報章無報道,有寫的,大多埋在內版幾句了事,沒有跟進。

一個巨大警號,大家就忽略了,這事難說是否香港社區大爆發的源頭,傳染病專家許樹昌認為有可能,但最少是一個豁免檢疫群族的大漏洞,一個預警,而當時政府明顯掉以輕心。

六月三十日傍晚,那時刻,全香港都在等待國安法的「宣判」,新聞記者四處收風,等待具體條文,無論是網媒版面,或七月一日的報章,都沒有認真理會政府這個埋在例行公告中的訊息:

廣告

「……衞生防護中心接獲內地海關通報一宗涉及 11 人的 2019 冠狀病毒病確診個案群組。他們均為貨櫃船 MSC Flavia 的船員,該船原定於六月二十六日於寧波登岸。該 11 名船員抵達寧波時被當地海關驗出對 2019 冠狀病毒病呈陽性反應。11 名船員中,九人於六月二十四日在香港登上貨櫃船,當中六人由印尼、兩人由希臘及一人由克羅地亞於六月二十一日至二十三日期間抵港。全部人抵港時申報沒有病徵。該九人當中,兩人其後於抵達寧波時被發現發燒,其餘七人則沒有病徵……」

九個人,可能已帶着病毒,在香港走來走去,可能感染了的士司機,的士司機可能感染了餐廳,四處播毒大爆發。但這個重要海員感染群組新聞,埋沒在這篇題為《衛生防護中心調查兩宗 2019 冠狀病毒病確診個案》的文稿中,稿內雜事甚多,文不對題。 

公告沒有明言這批船員屬於豁免檢疫,沒有說他們在香港數天可以自由走動,沒有說他們住在荃灣一間酒店,沒有說他們只接受「醫學觀察」,即是基本上「冇皇管」,更沒有說明,有很多海員正因為香港這方面檢疫較鬆,特意飛來香港換班。

本博文主要想談的,不是這篇新聞公告,而是七月十九日一篇政府新聞稿,「澄清」坊間指豁免安排是漏洞是新一波社區爆發源頭的講法「誤解」,這篇新聞稿看似是反駁傳染病專家的講法。 

當時我一讀這篇稿,就覺得政府的無恥程度,又上一個新台階,說法不盡不實推搪責任,有最少以下幾處:

新聞稿,劈頭第一段就「強調」,豁免人士是新一波疫情源頭之說,屬於「誤解」,新聞稿二話不說,首先就諉過於人,「誤解」二字,即是說我無錯,只是你智慧不夠,你不明白,以致「誤解」了。

說人「誤解」,讀者會期望你解釋別人如何「誤解」,但文稿只說

豁免檢疫安排有其實際必要,以維持必須的社會及經濟運作……

答非所問裝糊塗,提出豁免安排漏洞的人,沒有說維持社會及經濟運作、食物及物資入口都不重要,只是說豁免的安排應有更好的監測,而非無掩雞籠。

接着新聞稿有這句解說:

發言人指出,本港迄今從未錄得任何由內地、澳門或台灣到港豁免人士確診 2019 冠狀病毒病的個案。

顧左右而言他,首先,現在講的是從高危地區如南亞、中東或歐洲來的船員或機師,你講內地澳門或台灣所為何事?根本無關。

再者,正如許樹昌所講,你一直沒有檢測,當然「未錄得」,因為不知道。

然後,新聞稿解釋衛生署嚴格要求豁免人士要做「醫學監察」,問題是,專家正正指出「醫學監察」不足夠。所謂醫學監察,其實無人追蹤監察,只靠自己報告,一位海員,難得有工開,老遠飛過來換班,就算少少病徵,又怎會勞師動眾,自製麻煩,打爛自己飯碗?

文稿最後解釋,現在政府加強海員機師檢疫乜乜乜,好的,這是應做的事,一早應該如此,有錯就認、有不足就改善,有漏洞就堵塞,何須政府新聞稿用那麼多篇幅去打倒稻草人、為自己強辯?

再說,現在措施加強了,檢疫嚴格了,原來是可以的,原來是不會影響物資供應船運航運的,即是反過來大大力刮了新聞稿標題一大巴〈政府澄清豁免強制檢疫安排屬必要〉,即是早前節豁免強制檢疫措施確實有漏洞,就算豁免是必要,也可以具體安排上做得更慎密。

特區政府天天在網絡上,叫人不傳謠不造謠,叫人警惕假新聞,但是連發篇新聞稿,都要閃閃躲躲,不盡不實,既隱沒重點、又不警惕市民、有錯不認、轉移視線。何必呢?

 

相關文章:
【惡法日誌】地獄之火與逃犯天堂
瘟疫數學 — 一條命值幾多錢

作者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