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才子

假才子

比較政治碩士學歷、傳媒工作者。取名「假才子」是因為潮流興才子才女,但又沒有人承認自己是假大空的偽才子才女,所以先行澄清。文章內容不好就還請見諒,畢竟我不是個正牌才子。

2021/4/17 - 17:16

邁向選舉可防可控

「完善」選舉制度細節終於出爐,雖然重點已在人大決定中看到,但加上港府公布的細節後,還是能更全面地看將來「選舉」會變成怎樣,就是可防可控,對民主派和建制派都是。

最大的可防可控手段,自然是參選門檻變成選委五大界別均須取得提名。這包括商界、專業團體、基層團體(建制團體)、地區機構(政府委任)、人大政協(中共委任),要全部取得提名,不要說民主派,建制派都不容易,將來所有成功入閘人士某程度上都可說是獲欽點。至於國安審查,老實講很難想像有人是有國安問題而取得人大政協提名,只是多重保障。更別說當選後議員言行都繼續受國安法和宣誓法限制。議席減少和選區劃分,雖說大澳和石澳同一區真的難諗,但只是次要。總之就是一重又一重,可防可控,不讓民主派有任何機會,中央管治權完全安全。

又正因為變得安全,可防可控,中共大可讓個別民主派人士入閘,好充撐門面,扮成是有競爭,正如大陸都有花瓶的民主黨派,但必然是溫和派,甚至不被一般人當成民主派的人,如狄至軟、湯渣華、肥仔明、袁博士等(鄭鬆泰較難定義)。即使溫和民主派,如民主黨和民協,真可入閘,前路也是難行。在競選階段,勢必被人質疑如何取得人大政協提名。投票時也勢將有大量民主派支持者不投票,雖然在雙議席制下仍可能當選。而進入議員會仍要為言行會否違反國安法和宣誓法膽戰心驚。

廣告

很多人說選制修改下,民主派必成少數,選來也無謂,但民主派從來都是少數,所以我認為重點不在少數,而在即使進入議會,功能也大減。過往民主派議員的功用主要在將民意帶入議會,點出政府施政問題,和爭取社會話語權。現在拉布和議會抗爭當然不可能,即便是批評多兩句都可能犯宣誓法,接受外媒訪問又可能犯國安法,如何代人民發聲?剩下的功能就真的只有霸著個位和領薪水,可能還有地區工作和探監,了。

還可以再考慮多一個發聲功能,是象徵性的,就是得票。過去民主派是議席少數,但可說得票多於建制派,反映己方有民意授權。可是未來選舉民主派支持者的投票動機大減,假設只有一半投票,6:4 比就變成 3:4 比,儘管仍可當選,卻會變成民主派在直選也得票少過建制派的情形。這本身的象徵性也不小。如果有白票多過建制選票亦是另一種的象徵性。正因要整場假戲都好看,港府才要連鼓吹白票都封殺(當然我是堅決反對白票啦)。

至於有人說民主派政黨可以轉型,以後繼續深耕社區云云。轉型是需要,研究在新體制下如何生存是有需要,但我不認為還要深耕社區。因為這兩年我們可以看到香港人的自我學習和行動力,是遠超出多數民主派政客的層次,民主派政客主要是以議員身份輔助民間和監察政府行動,沒了議員身份我不認為有很大功能剩,是社區需要的,而議員角色本身的價值又大減……所以除非民主派有新的強力理據,而且民間支持者有足夠聲音說應該參選,而不是棄選或白票,令民主派參選者的票散修修的,我認為應審慎行事(當然扮民主派另作別論)。

對建制派影響

輪到建制派。對他們來說,這個選制也有好有壞。好的是議席增加了,更多餅仔分。壞的是西環操控度更高,建制派以後更傀儡,而且因為選舉完全受控,新香港人無須爭取大眾選民接受,也可隨時插隊入來,所以餅仔多了未必分得更多。

首先直選議席方面,正如前面講過,提名門檻大升,建制派也要面對,閒雜人等不可能再參選,候選人數將大減,但為了避免自動當選,很可能每區會有兩位建制派 + 一名民主派(不論是真或扮民主派)參選,其中一位建制派還可能是陪跑的,因那名民主派是已獲欽點,要進入立法會做花瓶。如此一來循直選進入立法會的建制派只會有十人多一些,少過現在。

而就算換跑道去循選委會議席進入立法會,由於採用全票制,加上大量選委由港府委任或西環控制(人大政協 + 基層團體 + 分區會等),選委會議席同樣全部由西環欽點(當然要入閘已經是)。所以就是西環對建制派議員操控度更高,以往甚麼建制派為民意考慮不敢做太樣衰,和有人不滿協調自行參選,都不再成立。當然新香港人也最大可能循這方面進入立法會。

功能組別方面,雖然選委分組大改,但立法會功能組別議席未有太大改變,民主派佔優議席只是少了一兩席,關鍵還是在能否入閘。反而之前傳出取消個人票的,很多是建制佔優的界別。雖然未確定這會有幾大影響,但這應該顯示北京連商界議席也要增加可防可控,對香港商界不信任是路人皆見。當然商界人士還可循選委會參選,因此表面上商人出身議員可能增加,但這批人會是完全依賴西環欽點,再無田大少那種自主性,隨時連說「衰過共產黨」那位都要走人。

整體來說,關鍵在提名,民主派大減,商界變弱,都是人大決定後已可預見。民建聯工聯會會否有利則難說,因為直選和地區工作重要性減低,以政黨協調工作的需要亦減,未來,特別是選委會議席,可能更多無政黨人士。無政黨亦正可令西環更易操控。加上新香港人蠢蠢欲動,還有護法說要掃走廢物,民建聯工聯會將來仍會有角色,但未必會提高多少。

最後還有兩樣想講的。一是現在似乎未講明將來區議員會否也需要選委提名,這對民主派政黨和素人能否繼續從政是很重要。二是關於一般選民的安排。大陸投票暫時未有,但弔詭的是票站登記會由在紙版變成電子版。變成電子版,會否有黑客可以修改選民投票紀錄,修改投票數和投票率?別忘了以前試過遺失全港選民資料?再下次會否引入電子投票?雖說選制如此大改,這類一般選民安排可能也無大意思,但始終會令選舉的可信性進一步有影響。

 

作者 Patre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