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還有問責嗎?

2020/5/24 — 12:26

5 月 22 日晚上,特首林鄭月娥聯同所有司局長和行政會議成員見記者,表明全力支持人大就「香港國安法」立法。

5 月 22 日晚上,特首林鄭月娥聯同所有司局長和行政會議成員見記者,表明全力支持人大就「香港國安法」立法。

【文:馮志豪】

2002年,董建華任特首時推行了主要官員問責制,當時他表示問責官員「在任期之內,他們各自負責由行政長官指定的政策範疇,統領所轄部門的工作,制定政策、解釋政策,為政策作推介,爭取立法會和市民大眾的支持,並且為其政策的成敗直接向行政長官負責,並通過行政長官的領導,履行對市民的責任。行政長官有需要時可以終止他們的合約。」

自問責制推行以來,共有四名主要官員因此而下台,包括了財政司司長梁錦松、保安局局長葉劉淑儀、衞生福利及食物局局長楊永強和發展局局長麥齊光。問責制推行的初期令人有耳目一新的感覺,因為大家都見到官員會因為自己的問題承擔了政治責任,可是漸漸地我們實在看不到有官員會為自己所作所為承認錯處,往往只是利用語言偽術地表示自己的行為令人觀感不好、敏感度不足云云。我們看到陳茂波在一連串的爭議事件,包括被質疑在新界東北發展計劃中的農地利益衝突、涉及經營劏房業務和稅務事件,這些種種全都推得一乾二淨,換來的卻是步步高陞,官拜財政司司長;人稱「吾得掂」的教育局局長,就算有「奶媽」林鄭月娥的護佑,在教育的政策上出現大一片的亂子,大家還記得他為賞紅葉而缺席當時的焦點 TSA 公聽會,他卻安然完成任期,近日更人逢喜事娶得新妻;以至新一屆政府的鄭若驊僭建事件,以及聯同保安局局長李家超所負責的《逃犯修定條例》,肯定沒有做到當日董建華所說的「更全面回應社會的訴求和切合市民的需要。」,而近日的沙中線報告,似乎錯的只是前線工人,就像鉛水事件中推諉予焊工一樣,在近日政府的換閣行動中,他們的地位仍然穩如泰山,不禁令人想到問責制,究竟誰在被問責。

廣告

在武漢肺炎期間,中共一下子將湖北和武漢的書記通通換掉,連衛健委的官員也被撤職、中華民國海軍敦睦艦隊磐石艦爆出大量武漢肺炎確診者後,國防部長嚴德發也曾向蔡英文總統自請處分,我們看到的是體現了問責精神和行動。可是,武漢肺炎而來,幾多幾多的延誤,無論是沒有口罩、封關延誤或者是醫療用品短缺,在位的依然自我感覺良好,有對大家承擔過嗎?

雖然,下台並不是問責制的惟一選項,像林鄭月娥口中所講的承擔也是問責的一部份,可是我們見到的是錯的行為其實是持續出現,沒有吸收到教訓。就算是逃犯條例攪到焦頭爛額,也可將之賴到反對派的頭上,便可以把責任推得一乾二淨,還有北京幫忙執手尾。因為我們的所謂問責制,是一個不倫不類的怪東西,因為我們不像西敏寺式議會制(Westminster System),內閣官員都是民選的,他們有一定的民意基礎,他們選擇承擔和補救措施,是有市民監督的,可是我們的問責制,似乎就只是向行政長官負責罷了。

廣告

問責制其實是政府和議會政治下的一個重要項目,其中我們關心的是一個「委托 – 代理人」的概念,因為官員和代議士都應該是被人民授權去行事,也是一種權力關係,權力的擁有者應該回應公眾的期間和受到市民的監督。可是我們的政治體制先天上就不能以此相比,也沒有內地和台灣那種決斷或文化,根本上不能孕育出一個真正的問責制。

雖然國安法如箭在弦,我們好像也無可奈何,而且香港也無法有執政黨的輪替,我們日後連能否叫官員下台也可能是挑戰國家政櫂,似乎問責制也是隨著一國兩制而壽終正寢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