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還死者一個真相和公道 才能真正令死者安息

2019/10/19 — 8:57

今晚(10月17日)陳彥霖母親透過 TVB 在電視上指自己相信陳彥霖為自殺,因為看過警方跟進和所有 CCTV,認為當時的陳有異樣。她又提到到陳彥霖在 7 月時覺得運動「已經變晒質」,因此再沒有參加反送中運動。

陳母又指,陳彥霖生前常常情緒不好,更曾聽她說過至少兩次有個男人聲音和自己說話,令其睡不著覺。陳母亦懷疑陳有思覺失調,但醫生說陳沒有情緒病。最後,陳母在訪問中表示「唔需要你哋話同佢沉冤得雪,已經夠慘啦我哋一家人,已經無咗(佢),我哋係最錫佢,唔好再推測、唔好再胡亂講任何你哋認為嘅嘢啦。我淨係想佢哋放過我哋一家人。我都想我個女安息啊」。

然而,大家並不是要令陳彥霖死不安息;相反,正正是案件有合理疑點,為死者討回一個真相,才是令死者安息的最好方法。

廣告

其次,陳母提到陳彥霖在 7 月時覺得運動已經變晒質,故不再參與;蘋果有報道這個說法並不可信,陳彥霖的好友,及八月期間在示威現場曾與陳彥霖接觸的人士皆表示,陳彥霖在八月仍然積極投入運動,對運動的態度也是一致

第三,陳母說她是看過警方跟進和所有 CCTV,才判斷陳彥霖是自殺的。但現在問題正是大家看完學校內的 CCTV 和警方的說法,仍然不覺得陳彥霖的死因沒有可疑,還有很多合理疑點仍未釐清。如果大家所掌握的證據相若,為什麼陳母那麼肯定陳彥霖是死於自殺?還是陳母或警方掌握了其他更有說服力的證據?若是,為何不公開,讓公眾釋疑?這不是最快的解決方法嗎?

廣告

第四,陳母說陳有情緒病及思覺失調,但連醫生都表示陳沒有情緒病,難道還有比醫生更準確和專業的判斷嗎?思覺失調是個相當嚴重的精神疾病,患者的言語和行為都會有很顯著變化,斷症和治療上都相當嚴格,必須長期服用藥物和見心理醫生。如果陳生前沒有長期吃藥,也沒有明顯行為異常改變,那麼說陳有思覺失調並不合理。另外,書生也希望大家摒除一些迷思:「思覺失調」與「有自殺傾向」沒有必然關係,有思覺失調並不代表就有自殺傾向。

第五,即使假設陳有情緒病,也無法消除其他眾多合理疑點,而且單憑有情緒病這點,也不代表就會真的自殺。根據一些統計,超過半數以上的自殺身亡者,在生前都會透露自殺訊息。陳沒有遺書,也沒有友人表示她曾有想死的念頭,反而只聽過她想重頭來過,究竟還有什麼其他獨立證據顯示陳彥霖有自殺傾向?

第六,如果事件真為兇殺案,那就不只是家人的問題,是涉及公眾利益的問題。沒有社會願意任由一個兇手逍遙法外,即使家人不想為死者「沉冤得雪」也好。誠然,我們要顧及家人的感受,不應該滋擾家人,也應該避免造成二次傷害,但這不代表我們就可以放棄瞭解逝者的死亡真相。

第七,其實按照一般社會做法,原本警方查證死因,就無關於家屬的意願與否,甚至有時家人也可以被懷疑是兇手。當死亡不幸出現,一個公義的社會需要尋求死亡真相,以確保逝者的生命受到最後的尊重。現在警方的查證存有疑點,這點連資深法醫馬宣立也同意,大家關心及尊重逝者生命,才想瞭解真相。

最後,大家關心陳彥霖的死因,並不是想滋擾陳的家人或親友,也不是想「日日係度嘈」,而係因為大家視陳彥霖為手足。

陳生前可能真的有過不開心。眾所周知,這幾個月來黃絲子女與藍絲父母都會有不少磨擦與不快,陳母是藍絲,陳亦曾入兒童院,原因是「家庭背景複雜」,所以有社工為她申請保護令,故而入兒童院(成報報道)。很多市民和手足聽了,都對陳的生前經歷感到心痛,死後更有大批市民悼念,大家都是出於對陳的關心,而不是要搞搞震,不讓死者安寧。誰會不尊重死者還那麼痛心傷心地悼念死者?

陳生前自拍,呼籲手足勿擔心,「我會陪住你哋」;現在輪到我們為陳作最後能做的事,還她最後一個公道。假如有一日我們真的發現陳彥霖的死是出於自殺,也會想知道自殺的原因,瞭解彥霖生前最後的遺願和想法。就像之前不幸過身的幾位義士手足一樣,我們不會讓他們死後也要孤單離去。我們不能忘記。

#一個也不能少
#陳彥霖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