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邊個話港台無王管?

2020/4/9 — 22:08

港台「不下跪」是有根據的,它應如何做好公共廣播,都一一寫在《香港電台約章》之中。約章由當時的政務司司長唐英年、廣播事務管理局主席何沛謙,和時任廣播處長黃華麒簽定,代表各方承諾「克盡厥職」,「審慎履行」當中條款和責任。

約章全文

邱騰華局長一句「我覺得有違一中原則」,特首又跟多一句要「秉持一國兩制原則」。港台做了什麼?只不過是一位前線員工克盡己任,做好記者職責而已。代公眾問好問題,如何違反呢?

廣告

翻查約章,香港電台的首要「公共目的及使命」就是: 「 讓市民認同公民身份及促進公民社會發展」。The Pulse 記者向世衛官員簡單直接地問問題,完全符合這些「白紙黑字」寫下來的「公共目的」,當中包括:
1) 「提供準確而持平的新聞報導、資訊、觀點及分折 」;
2) 「增加市民對『一國兩制』及其在香港實施情況的認識」;
3) 「提供讓市民了解社會和國家的節目」。

邱局長突然要扯到「一中」這類政治修辭之中,真的沒有政治圖謀?可我感覺到的是,你背後的專制權力根本不知「公共廣播」為何物,只知戰略、操控和政治宣傳,真相早已奄奄一息。

廣告

約章中的公共目的有一項如是說: 「提供開放平台,讓公眾暢所欲言,以不畏懼和不偏私的方式交流意見」、 「鼓勵社會共融多元」。香港習慣眾說紛紜,既然要暢所欲言,有什麼題目是不能踫不能談的呢?「一國兩制」不該是言論緊箍咒,它告訴我們,這邊有不同的核心價值,我們崇尚言論自由。

香港電台顧問委員會主席陳建強,在邱局長放話之後,急急跳出來加把口,大概是忘記了約章中的明示,「顧問委員會屬諮詢組織」這事實。它「並無行政實權」,也不介入日常運作,「港台最終的編輯決定由處長負責」,廣播處長才是港台的總編輯,亦只有一個。

當然作為總編輯也不能自把自為,所有編輯決定都要經得起「節目製作人員守則」的檢視,不是一人說了算。由編輯、監製,到前線編導、記者都恪守專業。節目製作流程中,就細緻的編輯決定都是經歷過反覆推敲和討論的結果。陳主席一句「現階段相信港台有違反港台約章」,是對記者專業的輕佻及不尊重,有些話想好才說吧,要有自知之明。

作為港台前資深員工兼前工會執委,我由始至終認為香港電台應該獨立,成為真正的公共廣播機構:不受政府、政治和商業影響,編採獨立,不偏不倚為公眾提供高質節目,向公眾問責。「香港市民先至係老闆」,不是邱局長,不是特首,更何況是一個諮詢組織的主席。

「港台公司化」,是「焗了 N 年都焗唔熟嘅蛋糕」。那 N 年,經歷了 97 前的中英角力、回歸後的政治暗湧,到 06 年檢討港台攪起波濤洶湧幾乎沒頂。09 年,特區政府一輪大龍鳳之後,宣佈香港電台做回政府部門,但要扮演公共廣播角色。這個安排當然不完美,但這個「扮演」卻可圈可點。港台頭頂有個政府政策局管轄,外加一個由特首委任的顧問委員會,名為諮詢組織,實質係特首權力的延伸。邱騰華局長質問港台是否「無王管」,這話從何而來?還是嫌港台不跪安,管得不夠?問題是,做好公共廣播就不能向權力下跪。

過去,公眾都有一個說法,香港電台是言論自由的指標。時至今日,這指標不是沒有指示作用,只是過去近一年的社會動蕩,打壓言論和表達自由的事件早已多不勝數,思想警察在槍聲隆隆中,早就在門外用棍敲打,要大家收聲。我沒法說出樂觀的說話,唯一能做的,就是在我所能及的範圍,挺直腰,不下跪。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