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浩恩

梁浩恩

政治系畢業,輕度 Asperger 患者,喜歡下國際象棋,讀書和寫作,健身和游泳。

2020/7/31 - 15:19

那一刻,荒謬得居然有參選的念頭

聽到候選人, 12 位參選人一同被取消資格的時候,心情非常忐忑。聽到消息的那一刻,當刻有點衝動,頭腦發熱竟然想跑出來參選。

現在香港的情況,政府的施政不斷失誤,立法會在前幾個月又陷入停滯,覺得有這麼多不滿的地方,覺得都是阻撓的議員的錯誤,為什麼不如乾乾脆脆來一次選舉,好讓大家都知道市民認為這是誰的責任。

更進一步,如果真的與政府所言,市民大部份都是不支持激進派議員的主張,不支持所謂攬炒派的綱領,那麼為什麼還要怕他們當選,而不讓人民以自己的選票把他們趕走。這可是一次清走瘀血的大好機會,公平地決鬥,名正言順,足以服人。用公正的方式擊敗對手,才能免除後患,更何況政府看來站在道德的高地吧。

廣告

大家都說要更溫和,更暗黃色的民主派支持者。想起自己這裏有寫點東西,讀書時在立法會工作過,也有做選舉研究,心想是不是也可以有點貢獻。

但之後,問了問大師的意見,頭腦冷靜下來,還是覺得不要選好。(說得自己好像很重要,但是那一刻擔心的是有沒有人填上空缺,香港島可是最重要,按比例損失得最多候選人的一區何況還是自己住的那一區。我真的不要陳玉娥,龍心那一類人做我區的立法會議員代表)

一來,大師說所有的參選人其實或多或少也有Plan B C D E。聽上去也有道理,其實根本用不着自己擔心會沒有人,輪到我自告奮勇。

再者,現在有太多不知名的人走出來選,很容易造成鬥黃的形象,被同路人攻擊和批評最難難受。你自己一個人走出來說想參選,不認識你的人也會質疑,或者會找你的黑材料出來,對你的家人朋友不斷批評抹黑。

何況,馬嶽教授的確提出了一些頗為有力的對初選的意見和批評:當中對社會不同議題的主張和政策研究,在初選之中其實也沒有討論,令到一些環保,勞工,教育的議題被擠壓。我們被疫情和初選,以及近日議員被取消資格的問題牽着鼻子走,心裏似乎只想着35+,而在其他方面敬陪末席。這些方面也是留白,並不是你出來參選,別人就會給你選票。

自己也有幻想完成的事情,放不下的人和事,還有將來十年要組織的家庭。身患因為壓力而影響新陳代謝的毛病,這血肉之軀還是承受不來。

想到這裏,不得不佩服頂着了壓力走出來的人,就算不論立場,兩邊也承受着巨大的壓力,更何況是站在鎂光燈下新生代的一邊。

大師說,其實在我看來百利而無一害,大家也可以各自出力,盡力做,不過照情況來看,選舉也很可能押後。希望到時有適合的人可以走出來,承擔起歷史應有的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