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零

陳零

新媒體《一點》作者。Medium:https://medium.com/@zzzerochan;歡迎聯絡:[email protected]

2019/11/23 - 21:20

那夜凌晨,他說:「已經返唔到正常情緒。」

反送中運動快踏進第 6 個月,全因為年輕抗爭者的堅毅不退。

反送中運動快踏進第 6 個月,全因為年輕抗爭者的堅毅不退。

那個深夜,油麻地與窩打老道交界的彌敦道上,催涙彈殘留在空氣中,刺眼攻鼻,鼻水在流,頭在痛。心想,怎麼這夜的放題特別「鯁」,冷不防有人拍我肩。
一看,是 P(化名)。他示意我到後面石壆坐一會。

P 是大隻仔,比我高出超過一個頭,身形健碩,但不見一排,明顯痩了一圈。
跟他第一次相遇,是到機場採訪,那時還有「和你飛」這種唱唱歌、叫叫口號的集會。
當日要找不同的採訪對象,見他拿著食物飲品繞場派。因為高大,轉兩圈就認住他,然後有一句沒一句陪他繞一圈,知道他自發拿著物資派,知道他是獨行俠。
那時才 7 月,大家都沒想過這場運動這麼漫長,更沒想過會再見。

這夜,他一貫沉默。
「還是獨行嗎?」
 「嗯,唔想要擔心人。」他那種老成的口吻,聽來心會痛。
他說每次在前線,不玩火魔法、不掟磚,一心要鬧走「啲細路」。「近嚟愈嚟愈多,有啲得嗰 11、12 歳,企埋去(第一排),矮成個頭,有啲仲喺戴潛水鏡、拎住塊浮板,就話要擋防暴,一撞就跌啦。」他說見到,就會鬧到他們退去後排,舉傘又好、遞物資都好。

廣告

他更經常是鬧前中排的和理非。「成日喺側邊『屌狗』(鬧差佬),都唔明意義喺邊,只係激嬲啲『狗』,咪放(催涙彈)囉,一放佢哋就散,有時又塞住,前線就『食哂』,幫手傳物資,咩都好啦,淨係企喺度。」

他最眼火爆是見到前中排穿短裙、短褲的女手足,「我都知現場係好熱好焗,但都唔係著成咁呀。」他說自己沒有性別歧視,但現場的情況往往難以預計,著實不忍心見到她們受傷甚至被捕。

最驚險是有次為了拉走一個女手足而中彈:「防暴就喺佢前面無幾遠,佢仲喺度『屌』(鬧),睇住個防暴已經向住佢射,我好大力扯走佢。」結果,彈射在他心口斜少少,幸好有 full gear 保命。他還要趕緊扯著那女仔拔足狂奔。

黎明前的黑暗,還要待多久?(Photo credit:三木真黑)

黎明前的黑暗,還要待多久?(Photo credit:三木真黑)

他說最初一兩次,只是跟朋友去幫手派物資,但有次因為防暴突然推進,跟朋友失散了,手機一直打都無接聽。「後來有人接聽,話執到佢個背囊,嗰吓仲驚,不停喺咁 call 佢,直到第二朝至搵到。原來佢當時驚到成個背囊漏低咗,全身咩都無。」那次之後,他決意做獨行俠,走到前線鬧走「啲細路」。

「次次都落現場嗎?」
「嗯,試過好攰無落,喺屋企轆手機,仲難頂。」
他剛大學畢業,是專業學位,本應找工作,累積經驗考牌,但運動初期已整個人投進去,只找了份「唔洗用腦」的兼職。

他說每次落完現場,晚晚三、四點也睡不到,情緒愈來愈低落。「試過打去啲『樹窿』熱線,講完之後,佢話:『人人都有情緒唔好嘅時候,你有無試過咁咁咁』,廢到爆。」
後來,他連兼職也辭掉:「星期一至五喺屋企瞓覺同追新聞,星期六日落去。仲衰。覺得(情緒)已經返唔到正常水平,唔想同人講嘢,唔想見朋友,覺得好唔開心、好 down。」有時想哭,但沒有流涙。

他說平行時空最難受:「見到佢哋(同學、朋友)仲會喺 IG story 影 selfie、去邊度旅行、食咩好西,出 story 啫係想人睇到啦,屌,咁啫係點呀?」

「不如溝吓女,平衡吓啦。」
「唔想要人擔心自己。」
「有無女呀,介紹啲俾你喇。場仗有排打,溝吓女,你氹佢,佢激吓你,日子易過啲呀。」
「唔想,好煩。」說著說著,他才露口風,對象是有的,而且「打孖上」,只是想到自己落場有風險,不想煩著要報行蹤,又令人家女孩擔心。
「有人掛心都幾好吖,後生細仔拍吓拖啦,今日唔知聽日事,一陣有咩事,乜都未試過,唔抵呀。」
「唔想,費事煩。」
看著這個才廿歳出頭的大隻仔,明明是青春好年華,應該日日周旋於兩女間拍拖耍廢,卻偏偏每個周六日就去吸二噁英,自討苦吃。
相對無言。

「你唔搵工,唔考牌喇?」
「過幾日返番嗰份兼職,見老闆係深黃咋。之後報咗個計劃,係幫啲弱勢小朋友補習。」
「吓,你真係唔考牌喇?」
「想做啲自己想做嘅嘢。」
「仲喺一路會落現場幫手?」
「嗯,試過有個禮拜六想去睇場戲,轆完手機,都係無心情睇,落咗去。」
他說腦袋就只裝載了這場運動,有時隨便吃個飯,無消費無娛樂,連以往每星期打波也沒去了:「星期六日仲跑唔夠咩?」

「會堅持?」
「一定會。」
「攰咪休息吓,或者去個旅行,休息夠,咪繼續。」

反送中運動,第 167 日。
如果香港沒有明天,年輕的他們,可以怎樣走下去?

磚頭撼催涙彈,雞蛋撞高牆,從未有一刻對等過的抗爭。(Photo credit:三木真黑)

磚頭撼催涙彈,雞蛋撞高牆,從未有一刻對等過的抗爭。(Photo credit:三木真黑)

 

作者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