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嘉銓

郭嘉銓:修改傳媒代表定義 是為了監管警員 協助記者採訪

警方 9 月表示修訂《警察通例》下「傳媒代表」的定義。警察公共關係科總警司郭嘉銓今日出席一個網上研討會,稱警方「絕對無資格」為記者身份下定義,但修改《警察通例》傳媒代表的定義,是為了監管同事的行為以協助傳媒採訪,又稱任何人都可以在公眾地方採訪,警方亦重視與傳媒的關係,但警方在遇上公共秩序及安全受威脅的場景,需要作出相應限制。被問到「傳媒代表」定義最終被前線警員用來排除清單外的記者,以至進行拘捕,郭嘉銓就表示,警察執法「始終是取決於當事人的行為,同喺唔喺 GNMIS 清單入面係無關。

稱警方與傳媒關係「唇齒相依」  「任何人都可以做採訪」

郭嘉銓今日出席樹仁新傳系舉辦關於新聞採訪的網上研討會,指警方肯定不是專注和專業於新聞工作,無資格定義誰是記者,但是警方跟媒體有著「唇齒相依」的關係,因此一直希望在執行職務的同時協助正常採訪工作。記者只要不是參與違法活動,不在搜證、截查、拘捕時阻礙或威脅警察執法,警察都會協助他們繼續採訪,甚至在一般情況下,「任何人都可以做採訪,拎起電話就可以做,冇人阻止到」。

郭嘉銓並指出,警方 9 月修改《警察通例》39 章的「傳媒代表」定義其實是為了監管同事的行為,最明顯的例子是當警察開記者會時,如何在有限的空間內容許記者進入警察場地採訪,就是透過「傳媒代表」定義區分,重申在其他環境下,「任何人都可以做採訪」。郭嘉銓又說,警方一向重視與傳媒關係,不過過去一段時間暴力示威「前所未有」,600 名警員在示威場合中受傷,警方出於公共秩序及安全考慮,要保持安全距離,因此以「橙帶」劃出封鎖區,更指現場指揮官在許可情況下,有權容許記者進入封鎖區採訪。

稱引入新聞處系統清單定義傳媒代表「負責任」

有與會者提出,前線警員專注執法的同時,又要區別誰是警察通例當中的「傳媒代表」,甚至是「國際認可及知名」機構的記者,情況可能十分尷尬。郭嘉銓回應指,警方絕對不會覺得有關行為是「尷尬」,因為警方有責任按照《警察通例》區分「傳媒代表」。郭指修改通例將「傳媒代表」其中一項定義為政府新聞處新聞發布系統 (GNMIS)的傳媒機構,其實是引入了一個「第三方標準」,而且 GNMIS 清單也是由專業處理傳媒關係的政府新聞處審核,相信「現時才是負責任做法」。郭更指,「如果現場的警員無法分辨,佢哋可以打上去我哋的新聞室,裡面有新聞處同事幫手解答」,重申新修訂是為了更容易規範警員的工作。

指取決於當事人行為拘捕    與記者身份無關

對於以上說法,與會的樹仁新傳系主任李家文質疑,警員最終會採用了通例的「傳媒代表」定義,在執法前線限制部分記者的採訪權;記協主席楊健興更提出,如果這些記者是在非法集結以至暴動場地採訪,但不被在場警員認可,更會有被警察拘捕之虞。郭嘉銓回應指,警察是否拘捕非法集結以至在暴動場地的人士,「始終是取決於當事人的行為,同喺唔喺 GNMIS 清單入面係無關。」他並說理解媒體環境有改變而且百花齊放,如果媒體業界仍然覺得新聞處的 GNMIS 清單未跟上時代,可以再跟新聞處商討,認為這個是「理想做法」。

楊健興:警察普遍對記者觀感負面

楊健興表示,傳媒行業的生態已經有巨大變化,近年亦多了很多自由身記者、公民記者,學生記者的數目亦增加不少,而他們在採訪過程當中遇到不少挑戰,包括被警員留難和限制採訪。楊健興認為,記者的採訪不應該受限制,就算受限亦應減至最低而且合理,可惜的是在過去一年多中,「前線、中層、以至管理層,對記者都有不同程度的負面觀感,甚或敵視,對記者『不友善』都已經係一個客氣形容」,記協對於目前的情況感到相當無奈。

楊健興又指,不少學生記者在採訪期間收到「限聚令」告票,他們又要陷於是否要交罰款,以至是否上訴的處境,「何必令學生咁困難」。郭嘉銓回應稱,警方一直重視青少年的權益,不是要難為學生,只是現行法例下,「限聚令」罰款的其中一項豁免條件是「在工作地點為工作而進行的群組聚集」,而律政司的意見是相關人士要有指定僱主並為他進行工作,才能夠豁免,所以「我哋唔可以咁樣做(無法豁免學生記者),況且社會亦未必希望紀律部隊行使咁大的酌情權。」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