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sina

Rosina

非牟利機構工作十多年,自覺係好人一個,愛生活,愛自由,希望簡簡單單開心過日子。

2020/4/29 - 9:31

郭官鬼上身,快傳道士

多謝立場新聞刊出整篇將軍澳連儂隧道斬人案的判詞,越看越心驚膽跳,難以相信一個應該持平中立、捍衛法治的法官會作出如此不專業的判詞!所以除了區家麟的《【判辭導賞】郭偉健法官的四個肯定與一個遺憾》外,郭官可能被鬼上身、鬼掩眼至會有如此不正常思維,完全違反法律應該保障人身安全、違反社會常理、違反專業守則的判詞,法官更為自已不能減被告刑期而可惜,讚賞被告有高尚情操,如此種種向公眾發出了極之嚴重的錯誤訊息。

一篇長長灑灑的判詞,有幾點不正常思維,足證郭官真係鬼上身、鬼掩眼。

84.       本席相信被告的情緒變化真的是出於他與黃女士和李女士的對話,而不是假扮在對話時受到對方語言的刺激作為亮刀的藉口。本席注意到,辯方在求情時經常強調,被告不是以被告受到挑釁作為求情理由,本席亦不是循這個方向考慮。本席現在只是在考慮,被告是否有預謀傷害 3 名受害人。

廣告

不正常思維:被告不是以被告受到挑釁作為求情理由,就令郭官相信被告「不是假扮在對話時受到對方語言的刺激作為亮刀的藉口」?或者被告知道這是無可改變的事實,正常情況下求情都無用,反而曲線激發郭官思維,被告真係執到寶。

87.       被告將遊客不來港歸咎於從 2019 年 6 月起開始的社會運動是合理的。香港雖然是彈丸之地,但往往吸引來自不同國家的遊客,原因是香港是美食天堂、購物之都,和在世界上最安全城市之一。……在這些惡劣但又環環相扣的環境下,香港出現百業蕭條,社會人心不安。

88.       本席不打算在這些方面再說下去,因為這次判刑與評論這次運動無關。但本席想表達的是,被告將他的困境歸咎於從去年6月起的社會運動是可以明白的,他的想法絕對不是無的放矢。他是走在最前線接觸從國內來港旅客的導遊,他較我們任何人都清楚知道失去遊客來港對社會或最低限度對他的影響,他心中的痛苦和鬱結是可想而知的。本席亦肯定,當被告與黃女士和李女士對話時,被告指出她們的行為是錯誤的,黃女士和李女士沒有接受,最終被告的情緒超越了臨界點,當他大聲講出「我忍唔住」及「我頂唔順啦」的說話時,這就是他情緒崩潰的時刻。

 

不正常思維:郭官在 87 條中用了 837 字描述與本案無關的社會事件,加入大量個人情感,是否專業失當?郭官真係趣趣地,在 88 條卻自打嘴巴說「本席不打算在這些方面再說下去,因為這次判刑與評論這次運動無關」,對被告作出襲擊行為,不是失去理智只是「情緒崩潰」,令人聯想到郭官是否也曾因社會事件有過「情緒崩潰」的時候,所以對被告特別同情、身同感受?一個人無可能一生無風無浪,當有逆境不如意就藉口行凶,人類應該一早滅絕了。

89.       根據李女士的證供,在被告拿出刀之前,被告越行越近她,所以她出手推被告。辯方沒有倚賴這一點為求情理由,本席也不是說李女士當時的行為挑起事端,但當被告的情緒經已崩潰時,李女士的動作可以是火上加油,令被告更加失控。

不正常思維:兩個人在爭論,一個人越行越近的人,女士當然感受到敵意與危險才出手推開被告,郭官卻認為是「李女士的動作可以是火上加油,令被告更加失控。」一如女性被強姦必定是你的衣著行為導致一樣,倒果為因 Blame the victim ,無腦人士至愛。

91.       本席亦注意到,被告在返回該隧道時沒有戴上口罩,或用布巾蒙面,他亦在近距離與兩名女受害人長時間對話,其他在附近的人亦可以清楚看見他的容貌。被告更是在該隧道的附近居住,在該連儂牆前經常出入達兩個多月。這些一切顯示,被告在返回該隧道之前,即使他帶著兩把刀,他真的不是有意圖用刀斬人,而是正如他所說,一把用來剷牆,一把用來自衛,否則他會隱藏他的容貌,更何況戴上口罩或蒙面可以令到他更容易接近他想襲擊的目標,因為戴上口罩或蒙面是示威者的一般裝束。再者,即使被告開始襲擊 3 名受害人,但他從來沒有使用第二把刀。如果他早有意圖襲擊受害人等並且帶著兩把刀,當他展開襲擊時,他就沒有理由不拿出所有武器。

不正常思維:因為被告沒有用戴上口罩,郭官肯定即使他帶著兩把刀,他真的不是有意圖用刀斬人。普通人上街會帶兩把刀嗎?當鐳射筆、女人胸部都是攻擊性武器,郭官有沒有建議檢控官加控「藏有攻擊性武器」罪名?被告殺紅了眼在狂斬人時,不拿出另一把刀等如無意圖傷人?我右手斬人左手無斬,左手係無罪的,咁左手可以唔坐監嗎?

93.       本席亦肯定,被告不是因為政治理由而向 3 名受害人施襲。在案發時,被告其實是一名社會運動的不自願「被犧牲」者。每個人都擁有工作權、生活權和生存權,這是不能被人剝奪的。但在案發時,從被告的工作權、生活權和生存權的角度看來,被告經已被這場社會運動弄至為滿身鮮血及奄奄一息的垂死者。他是在這種情況下情緒失控而發出怒吼,做出了一反常態的行為,而不是因為被告想將任何政治理念強加於3名受害人或其他參與社會運動的人的身上。正如辯方陳詞時指出,假若不是這場社會運動,被告根本不會做出這樣的事情。本席同意辯方的說法。

不正常思維:郭官肯定被告是社會運動的「被犧牲」者,被弄至為滿身鮮血及奄奄一息的垂死者。被人斬到血淋淋肺穿窿的傷者竟然不及被告的可憐,行凶者更被讚有高尚情操。要為被告找一個小學生中文題「因為XXX ……所以被告斬人」,就應該請林奠解釋為何會有反修例風波,導致社會事件吧。

郭官肯定被鬼上身、鬼掩眼至會有如此不正常思維,否則難以解釋如此充滿歪理的判詞,來,快傳道士幫郭官驅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