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都是兄弟各自努力、爬山攀峰的初心!

2021/1/5 — 20:38

2020 年歲晚擱筆後慵嬾閒息數天,今日 2021 年開工動筆,寫的是有關早前兩篇文章的感觸。前一篇是練乙錚 1 月 2 日發表在《蘋果日報》的〈給海外翼朋友淋六桶冷水〉,後一篇是黎則奮 1 月 4 日刊登於《立場新聞》的〈花果不飄零 建設新香港〉。兩位作者都是筆者欽佩和尊敬的 KOL,曾經拜讀過不少精闢論述,如今不避粗枝大葉撰文,只因有感而發。

練乙錚的長文涉及流亡海外的抗爭者,直言在他們頭頂澆灌下幾桶冷水,醒醒脹熱腦袋,不要誤以為海外翼的游說和活動能夠產生甚麼舉足輕重的影響。他列舉六個理由,筆者概括的解讀是:所謂國際線上的動員力量完全取決於個別西方政府對政治形勢和社經現實的考慮,並不可靠穩妥,流亡抗爭者難以掌握主動權發揮效果,有關人權議題也並非必贏的注碼;流亡抗爭者往往能力不濟,處事適應力差,以至鬥志和道德淪喪,最終徒具虛名空殼,甚至分裂瓦解,西藏流亡政府和海外八九民運人士都是明顯例子;猶太人徒涉飄泊數千年仍然最終可以興邦復國,因為他們有著強烈的宗教信仰、嚴苛的家訓傳統和深厚的文化凝聚力,香港人難以相比,因此絕不能學習和仿效猶太人有非分之想。

相對於練乙錚文章只是潑灑冷水而未有提供開路鑿渠的出路建議,黎則奮寫得斬釘截鐵和實牙實齒,提出香港人在英國建設「新香港」的構想。黎則奮分析英國是催生「新香港」的最佳土壤,無論語言、文化、教育、生活習慣,以至營商和管治模式等優勢條件較其他地方更適合香港人落地生根。他甚至明言舊香港的終結並不足惜,創造「新香港」的未來才是希望所在,況且英國脫歐後有如百廢待興,香港人移民流入的資金和專才對振興英國經濟能夠發揮極大作用,香港人必然相應在政治上有所收穫。如果移居英國的香港人能夠積極朝此方向發展,期以二十年的耕耘,黎則奮相信從此不必花果飄零,可以扎實重建「新香港」不是空想!筆者對於這種看似過分樂觀的想法也有同感!

廣告

平情而論,從過去不同背景的抗爭歷史看,唯有深深扎根在本土故地的抗爭運動才能產生實質的撼動影響,不過,在暴政當權者的直接逼迫和鎮壓下,抗爭者流的鮮血更多,承受的傷痛更深,付出的犧牲代價也更大!殘酷慘烈的歷史說明了蘸血的土地才能長出碩果來,之所以甘地的不合作運動必須發生在德里、孟買和恒河等地;曼特拉的牢獄生涯必須在約翰尼斯堡渡過;華里沙領導的罷工必須在格但斯克的造船廠爆發;劉曉波的《零八憲章》必須在神州大地上撰寫和發表……練乙錚坦率解說海外翼不必要心存不設實際的幻想,固然有其道理,可是,筆者認為,同樣不必對於國際戰線有著過度的消極看法,因為黎則奮的提議也並非完全不可行!

回看香港逆權抗爭運動發展至今,不同背景、範疇和層面的抗爭者其實曾經各自發揮影響力,互助互補,涓滴的匯聚流遄成河,沙石的累積堆成山,縱橫交錯的戰線編織成網,在政治現實上雖然沒有即時造成翻江倒海和移山造地的結果,但是,香港人經已譜寫下歷史新篇,開創了一個新的年代,有待繼續延展下去。從抗爭效應看,無可否認,筆者認同那些仍然留守在香港本地的抗爭群眾才是核心力量所聚、未來希望所繫、根莖生機所依!不過縱然如此,筆者對於身處海外的「真.香港人」,還是本著兄弟各自努力、爬山攀峰的初心,有著殷切的期盼!

廣告

當前低潮的時局氛圍難免令不少抗爭者深感沮喪和迷惘。練乙錚表示「指路不是我的角色,我也無此能力」,但是,筆者十分信服和同意他在文章結語的幾句話:「沒有大台了,也沒有唯一的正確途徑,找路因此是每個人的獨立責任。」路,還是要人走出來的!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