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被捕過程勾起情緒的三件事情

2021/1/11 — 17:50

鄒家成

鄒家成

一直以來,抱住個人的政治信仰,推動本土政治議程的心態踏上政治舞臺。「初選」正是一個開端。被拘留期間,不時憶想起這大半年以來的個人軌跡。當刻想著,就算這一輩子被困於這冰冷的囚倉,所推動的一切亦無感到後悔,我亦不相信我的政治生涯就因這一次大搜捕而結束。

被捕以來,心裡一直想起不同大小事情,情緒起起伏伏,經過幾日的沉澱,決定跟大家分享三件事情。

第一件事必定是被捕本身。

廣告

這是我第一次被捕,但就算準備多充足,腦海裡「綵排」多少次都無法訓練出百分百的心理準備。以往不時在各場合都勉勵自己:勿被恐懼支配自己、要學習與恐懼並存...但由黑警在清晨瘋狂拍打鐵閘一刻開始,所說的一切,已經需要由空說轉為立即實踐。

被拘留期間,老實說,我感到恐懼。但每當感到恐懼,我都選擇讓那不安的情緒如雨水般流遍全身。這方式絕不是無敵,個人能力亦與西藏自焚僧那靜定還有極大段距離,但於我而言,這是唯一辦法。因為我們斷不能將時間拱手相讓給恐懼,這是不值得的。

廣告

這種修煉,是一輩子的功課。在伺機而起之前,就需要繼續修行,準備幾多得幾多,才能更坦然面對未來可能發生的任何苦難。

第二件事就是國安收取護照。

被捕後來回了青衣警署與葵涌警署一轉,靜下來後突被國安召喚。他們擺出一副強硬姿態表示:警察沒有權力要求你交出所有旅遊證件,但我們有!

或許「干犯」國安法,交出護照是基本盤,但感到失望也很正常吧。因為被捕前,我正在計劃今年9月到外國進修一下,內心對此也算是熱切期待。進入大學後,一直以來很想「浸浸鹹水」的夢想一下子碎掉。回到囚倉,那種憤怒與不安令自己毫無意識地不停來回踱步,有點不知所措。

大家可能知道,我原是一位護理系學生,但因決心從政,以及自知可能等不及2023年取得護士牌,故轉為以最快的形式隨便拿下一個degree作罷。被捕當日,原定回校處理有關學位轉移的行政手續。不過目前的情況,也許看得更清晰,可以再計劃一下,哈。

第三件事是答謝家人與團隊。

天下沒有一位母親甘願自己的兒女在亂世之中與極權搏鬥,這是肯定的。搜捕過程中,她不願意再站於那悲痛與恐懼的氛圍當中,她選擇了到洗手間梳洗,直到搜捕程序差不多完成才出來與我道別。雙眼通紅的她,與我從容地說聲再見好像有點呼應。當時我一直想著:拜托,拜托,千萬不要在她面前鎖我孖葉。

我亦非常感謝團隊成員在我被捕後為我打點一切,及照顧我的家人。在葵涌警署外以及保釋後的青衣警署外,都看到大家的身影,當刻確是非常感動。這次大搜捕中,每位被捕人士總有些戰友為我們茶飯不思,把事情處理得妥妥當當,讓我們盡快面見律師,脫離當中的不安,十分感激。

以上各種事情,必定是光復路上反反覆覆出現的,也就是日常。這些恐懼,並不是個人承受那麼簡單,而是整個公民社會一同承受。當我們每一個都學習克服恐懼,一同分擔,集結起來的抵抗力,隨時會有意想不到的效果。因為一個公民社會就是由每一位成員匯聚而成。

面對極權,在所謂正常生活與革命之間,我們往往都選擇了革命,但又無奈地逐一犧牲,等待營救。或許我們生來都流有革命之血。

2021年,來自極權的攻勢看似來勢洶洶,但唯一的解決辦法,就是恐懼已成日常之際,繼續在公民社會中,尋找屬於自己的定位,忍辱潛行,伺機而起。

共勉之。

 

原文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