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任僅六日的政務司李家超,以署理行政長官身分,表示「很光榮」以署理特首身分,出席七一「慶回歸」酒會。攝影:Nasha Chan

鄒幸彤:七一從不該是一個慶祝日

【文:鄒幸彤(大律師、支聯會副主席)】

編按:支聯會副主席鄒幸彤在 6 月 30 日被警方拘捕,她被正式起訴「煽惑他人明知而非法參與未經批准集結」。鄒幸彤在昨日 7.1 一直被扣查,其案件今(2 日)下午將會提堂。鄒 FB 在 2 日早上發表她在扣查期間所寫文章,全文內容如下。

沒想到今年的六四、七一,竟都分別要在警局裡度過,還奇妙地是在同一間臭格。

你好啊,二號臨時羈留室,我又回來了。六四的被捕是意料之中,甚至可以說是責任所在,但七一卻是來得有點莫名其妙。

我既不是⺠陣代表,又不是遊行發起人,甚至連街站也沒說過要擺,勉強能和七一扯上點關係的,大概就是作為七一遊行申請人的代表律師,去上訴過警方的反對通知書吧。

在這一天,我其實和千千萬萬的香港人一樣,只是一個想發聲的小市⺠而已,一個七一遊行的參與者,一個不想這個傳統消失的普通人。

或許就是拉這樣一個知名的普通人,反能引起更大的阻嚇效果吧。因為大家都會想,這也是我可能會做的事啊,原來屠刀和我的距離,隨時可能變為零。

但也或許,他們只是要一個邀功討賞的圖騰,要和主子說「我們做到嘢」。國安維穩新時代,每逢大時大節,就是要預防性抓捕、示範性抓捕,可環顧四周,七一的領頭人何在?

國安法生效一週年,⺠主派領袖抓的抓、判的判、走的走,一時間竟是連個好的示眾對象也找不到了。⺠陣雖生猶死,召集人繫獄,政黨噤聲,⺠間團體解散,在「死剩種」中拔高個子,竟就拔到我這個邊皮人士的頭上來了。

所以真不要以為退讓能換來平安,政權要殺人立威時,總會找到人來殺,重點從來不是你的立場合不合理、謙不謙卑,而是權力的政治需要啊。

六四是主動出戰,這次被敵軍點將了,但這也不壞。

我本來就在發愁,我那些可愛的戰友們,一個二個都已經在牢裡了,還不是每次出庭都向公眾席大喊「六四悼念!七一發聲!」尤其是 Figo,作為⺠陣的召集人,七一就是他的一個心結啊,直到他臨入獄前我們都一直在度六四怎辦,⺠陣怎辦。他一次次的說要豁出去陪我搞六四,連在獄中也還天天提(還老點著我的名)。我卻無法回應「能幫他撐住⺠陣、搞好七一」,沒有那個身位,也沒有那個能力。每次提起,總覺愧疚。

現在好了,我搞不動七一,七一卻搞到我頭上來了,正好給了我本來不會有的身份去談七一。你要戰,便作戰。

搞這種表演式的預先抓捕,最想達到的效果是震懾。要讓他們無法得逞,首先就是被放在舞台中央的自己,絕不能怯。要是能帶給大家哪怕多一分的勇氣,那我的使命就真的達成了。要是能讓震懾變為震怒,更能藉此機會帶出⺠間對七一的論述,打破政權的一言堂,那就更是反將一軍了。

我不知道我這次被捕能引起多大迴響,也許完全沒有也說不定,但作為今年七一的第一滴血,為七一說說話,抗衡一下鋪天蓋地的歌功頌德,大概會有人聽聽吧。畢竟七一流過的血可多了,可不只我這一滴。

一百年前,中國共產黨建黨,以⺠主之名爭政權,掌權後卻行一黨專政之實,製造無數災難:反右、大饑荒、文革、六四、法輪功、流放集中營......施暴者從未被懲處,受害者卻長期被噤聲,國⺠長期被監控洗腦,反抗者被迫害囚禁。

廿四年前,中共管治正式延伸到香港,自此香港的自由⺠主日益倒退,⺠生難題亦得不到解決,人們在最富裕的城市住著最逼仄的劏房,政府對提出問題和意見的人日益視之為敵,以撕裂社會的手段妖魔化異見,以警暴和武力強行壓下⺠主的呼聲。

一年前,國安法來到香港,香港尚存的制度與自由斷崖式崩塌,⺠主派和公⺠社會遭到滅頂之災,不再有六四晚會,不再有《蘋果日報》,今天似乎也將失去七一遊行。香港成了一座恐懼之城,人心惶惶,離開者眾。

這樣一個日子,沒有任何可慶祝的。慶典台上的達官貴人,你當看到你們強行為這城市披上的滿城紅旗,每一面沾的都是血啊。

這樣一個日子,如仍存在任何值得期待,那就是公⺠社會在這天展現出來的活力。每年的七一遊行,可以說是公⺠社會的嘉年華,各種議題、各種訴求的團體,人們齊聚一起,既能合力戰勝眾人關注的大議題,也能讓公⺠社會各個位置的朋友走到一起,看見彼此,看見公⺠社會的多樣性,互相支持,砥礪前行。

消滅七一遊行,要消滅的不只是反對的聲音,更是這個多元化的公⺠社會——從此七一只能有一種 聲音,一種態度,只能高高興興,不能義憤填膺。

但我們的公⺠社會真的被消滅了嗎?

或許今天,多少能看到點端倪。落筆之時,已到了每年七一遊行的時間,我身在牢裡,對外界的資訊一無所知。但我見到⺠陣辦不了七一遊行,仍有其他團體出來接力;無法遊行表態,仍有各個團體開街站講議題,堅持七一發聲;有些團體、政黨解散了,但有新的團體在風高浪急之下成立、活動;蘋果沒有了,人們深夜大排長龍搶購一百萬份的最終刊,記者們用多種方法繼續發表和寫報道;區議員做不下去,會有居⺠大會,自救自治。

留下來的人,都仍在努力補位,努力嘗試。所以我仍相信,政權要消滅七一的「雜音」,斷沒有那麼容易。

而我在這裡,也算是盡己之力,發出多一點雜音吧。為七一遊行「獻身」,雖是計劃之外,但我並無怨言,更是榮幸之至,讓我這小人物能有機會為七一遊行做點事。

感謝警察的抓捕,總算讓我可以對 Figo 大佬「覆命」了~

(鄒幸彤 fb 小編按:彤彤這篇七一感言,執筆時應在昨天下午。)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