鄒幸彤(資料圖片)

鄒幸彤獄中信:每週出一次庭,有意義嗎?

【文:鄒幸彤(大律師、支聯會副主席)】

我又一次的保留八日權利 — 是指被還押的人可以要求每八日見一次法官以檢視是否應該繼續羈押。

如果這樣輪迴下去,大家應該每週五都可以在西九見到我。

大概很多人覺得這麼做沒有意義,也有囚友勸我不如乖乖的呆在懲教所好了。每出去一次,又要打包搜身搜財物驗尿住隔離倉。出庭五分鐘折騰三天,又好像不可能成功保釋,何苦這麼折騰自己?

我也不是沒有猶豫,但最後還是決定,要每週出來篤眼篤鼻。要一直提醒法庭,這裡還有個人,因為兩篇溫和得不行的文章(唉我還是個迂腐的左膠和理非啊),因為堅持悼念六四,被你們關了 7 天、14 天、21 天、28 天……

我想,這個八日權利的制度設計,必定有它的用意,而不應只是個走過場的存在。會有這個設計,一定是因為意識到審前羈押 — 即把一個無罪的人無限期地關押起來 — 是一個多麼不尋常的狀況,以致法院必須不停地去審視是否仍有必要,羈押時間是否已經過長。如果是認真地看待無罪假定,認真地看待人身自由的權利,也就不應輕易放棄八日權利。

一個踐踏人權,但仍把人權掛在口邊當遮醜布的政權,最怕就是有人認真看待和主張其承諾過的權利。

再者,政權把我們這些人都關起來,不就是想我們消失於人前麼?那最起碼,我可以拒絕被消失,每周五出來露個臉,大家哪天有空了可以過來打個招呼,沒空也沒關係,反正我一直在,想見就能見,當是個文字獄的定期展覽也沒差。堅持出來,也是在表達一種存在的意志。我才不會被你們乖乖的困在懲教所裡呢。

所以,八日保釋權利好像不可能贏又有什麼關係?法庭戰的意義,從來就不只是贏得一個好判決啊。

當然除了上面這些大道理,想每週出出來也是有自己的一點小心思的。監獄是一個很易讓人氣餒的地方,你長期處在一個資訊不通、無法暢所欲言、無法接觸民情的地方,很自然地會覺得脫節、迷茫和無力,然後質疑自己到底是在這裡做什麼。但每次看到庭上的大家,看到飛奔著的送車師,便又覺得獲得了走下去的力量 — 看,還有那麼多沒有放棄的人啊,在努力地做著自己力所能及的事。大家都還在,我又怎能放棄?

一直在說,看見彼此很重要,失去自由時尤甚。是大家一直在支撐著我,給我繼續的勇氣。所以不要寫信來感謝我,是我要謝謝大家才是。

每周五出來,也是在給自己加加油啊~

 

#所以大家也要多點去撐其他手足的開庭啊
#感受過就真的覺得很重要
#尤其多留意下無名手足
#唔洗特登理我反正個個禮拜能見
#八日作為行為藝術
#不過送車師們跟車跑時真的要注意交通安全啊

作者 Facebook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