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鄧炳強踐踏人權諉過社福界拒絕溝通

2020/12/10 — 11:24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上星期五是「國家憲法日」,也是「警察社福日」,即警務處助理處長與多名 NGOs 高層會面的日子以了解現今青少年的想法,但會面最終低調地被取消。鄧炳強事後表示有機構和社工不建議社福機構與警方會面,更認為過去一年警方被抹黑,溝通本是減少誤會的方法,質疑相關機構的用意。鄧炳強應清楚知道市民與警察交惡的真正原因,但他簡單以溝通問題作為掩飾,實在令人擔憂警方本來期望會議有何功能。

溝通必須建基於真誠想解決問題

鄧炳強表示,警方一直收到許多的抹黑,但事後證明屬虛假。他的說法,迴避社福界一直指出警察在抗爭現場出現不少有精神健康問題的言行,亦有警察忽視警察通例和基本人權,導致不少市民和被捕人士受到身心傷害。社工因此才會在現場出現捍衛基本人權,也多次指出親眼看到的警暴問題,在警署看到有被捕人士被拖延見律師、前往醫院或致電家人,更有被捕人士被不合理搜身,亦有忽視兒童和殘疾人士權益的做法,拒絕讓家人或社工陪同未成年人士。今天是「國際人權日」,社工乃應全年無間關注人權,社福界曾多次往灣仔警總遞交信件,可是一次也沒有收到鄧炳強正面回應上述問題,為何鄧炳強一直拒絕與社福界前線同工溝通。

廣告

事實上,鄧炳強似乎濫用「溝通」二字,溝通必須建基於真誠和勇於承擔責任,願意正視自己所犯的錯,那才會開啟溝通之門,讓彼此明白雙方的看法和感受,表達自己的狀況和限制。可是,至今仍看不到警方有任何願意承擔有警察濫暴和濫捕的問題,政府繼續為部份做錯事的警察護航,那這個與社福機構進行的會議究竟還可達到甚麼作用呢?

大龍鳳吹水公關會議?

廣告

是次會面最終被煞停,究竟是因為會議本身是大龍鳳吹水公關可有可無,還是會面內容本身屬高度機密,警方有重要訓示而非面見不可,所以以疫情為由而不選擇使用網上會議,實在無人得知。如屬大龍鳳吹水公關可有可無之類,那警務處助理處長就會選擇延遲會見,並放棄網上會談。原因很簡單,因為一張警察社福大合照是相當重要的,能傳遞一個信息,社福機構與警方暢談甚歡,警方已從社福機構準確掌握現今青少年的想法,警察願意聆聽青年工作者的意見云云,最後斷章取義指「社福機構支持警方執法」。

社福機構必須保護與市民的互信關係

不論警方原來相約會面的原因是否有訓示與警告社福機構的目的,我們實在無法得知。可是,社福機構清楚明白不少市民對警方失去信任,甚至因警察的做法而患有不程度的創傷,絕對要小心處理與警方的關係,避免破壞與服務受眾的關係和信任,令服務受眾因認為社福機構協助警方建立「釋出善意」的形象而被二度傷害,影響他們的心身狀況,更會因擔憂社福機構出賣他們而拒絕及早尋求協助,這絕非一間有良知的社福機構希望出現的事情。鄧炳強必須清楚倘若有不少社福機構拒絕會面,請先好好反省因由,究竟警察過去做了甚麼事讓年青人不再信任警察,並需要謹記任何人經歷創傷,創傷記憶會一世存在身體和心靈,只是我們如何與傷痛並存。

不要在創傷之地粉飾太平

本會現重申立場:溝通本是重要,但在當前環境下,社福機構出席公關場合,無助改變局面,更可能拉遠了與市民,特別是與青年人的距離;若會面具實際需要,機構應與前線同事共同參與,直接表達市民,特別是年青人所受到警察施予的身心傷害。所以,沒有社工組織曾提出杯葛警方與社福機構會面,我們相信社福機構自己會衡量會面的成效。反而是警方自行單方面取消會面,是否只因無法拍得一張大合照以粉飾太平之故呢?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