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酷刑爆眼手足

2020/3/28 — 22:39

今早到了荔枝角探訪了幾位還押手足。

其中一位是有區議員提到遭受警暴致三成視力受損那位。他透露在警署內至少受到兩輪虐待:一輪是因為堅守自己的憲法權利而拒絕向警暴人員提供手機密碼,就被黑布蒙頭圍毆長達數分鐘;另一次則是拒絕在警暴人員「預備好」的口供紙上簽署,被「一嘢」把頭撞落枱角,因而令頭部受重創。

現時這位手足的傷勢據稱是神經受創所造成,「醫生話就好似相機鏡頭前條線鬆咗咁」,睇嘢會矇、見光會痛。而且由於荔枝角收押所的醫療設備有限,並沒有專科醫生,因而暫沒有醫療眼罩可以使用,要在監倉自製「山寨眼罩」頂檔,到下月中才可到外面醫院求診,到時才知傷勢是否屬永久性。

廣告

現時這位手足雖然眼部受重創,也面對著極嚴重的控罪,但是他精神和意志都很好,沒對自己的處境抱怨太多,反而是一心希望外界可以有更多朋友得知他的狀況、曾面對的暴行,繼而關注警暴問題。

最後,這位手足有提到,他認為懲教是香港眾多手持武器中的部隊中最專業的一群:縱使當中部份政見大不相同,都只是會跟規距做事,並以禮相待,值得尊重,不像某些「無紀律部隊」。

廣告

其實警察犯法,你知我知牠們自己都知,只是政權、藍屍不願承認:牠們都知被捕者有權不交出手機密碼,牠們都知被捕者有權保持緘默,更沒有任何必要在警暴人員「老作」的口供紙上簽名,因而才會一而再、再而三施用酷刑對待。身為執法者,為求目的,不擇手段,不是黑警是甚麼?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