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酷吏治港」的延伸 -「武進文退」

2020/5/4 — 12:10

聶德權被調走,我相信是因區選而遭政治問責,政制局(政制及內地事務局)破天荒由紀律部隊背景官員接掌,預料局方會轉趨強硬,九月立選會否有更多本土以至泛民候選人被 DQ;以及,當建制派選情未許樂觀時,選舉會否被押後,都讓人擔憂。入境處似乎深得中央信任,九七後,六位離任入境處處長,都深受中央重用,全部仕途都更上一層樓,出掌更高級以及更敏感的官位。政府領導班子中來自紀律部隊的任命愈來愈多,令人關注「AO 治港」是否已近黃昏,並逐漸由「武進文退」所取代。北京索性自己管好香港,兩辦插手,「西環治港」,從此它要物色的只不過是代理人和執行者而已,「武官」講求的紀律和服從,比起「文官」講求的有規有矩,更能配合,這也是「酷吏治港」的一種延伸。長此下去,有一天乾脆由武官如曾國衛出任 CS (政務司司長),絕不稀奇。

兩辦換人後果真有後著

上星期,「官場大地震」,多達五個政策局換人,當中四個出局,震動政壇。再加上近日兩辦(中聯辨和港澳辨)變得前所未有的高調,同聲強烈譴責泛民在立法會拉布,甚至點名攻擊郭榮鏗,說「已在任的人士必須離任」;又強調兩辦對香港可行使「監督權」,都讓香港政治上一片蕭颯,一派山雨欲來之勢。

廣告

今年年初,兩辦主任先後換人,換上駱惠寧和夏寶龍兩個強硬派,後者更有強拆十字架的往績,換人之後當然不會沒有後著,待了三個月,只是等一切就位,以及疫情穩定下來,才作出手。

另外,中美新冷戰重啟,一場瘟疫令雙方關係更趨惡劣,種種跡象顯示,北京已經作好決裂和對抗的準備,在這情況下,更要先搞定香港,用他們的話,就是不容香港成為「國家安全的短板」,在與美國硬碰硬時,「後欄起火」,所以加緊整治香港反對派,並收緊自由,且趁歐美疫情大流行各國忙於應對時出手。

廣告

聶德權因區選而遭政治問責

據《明報》報導,林鄭月娥一直有向中央提出想換閣,但卻一直未獲批准,結果今次反而是因為中央要換走聶德權,因而啟動了換閣。這與我所聽到的相近。

去年區選建制派慘遭空前慘敗,事後他們紛紛怪罪政制局,沒有妥為處理選舉不公,尤其是沒有考慮建制派的建議押後選舉,於是聶便成了代罪羔羊。隨此之外,區選中只 DQ 了黃之鋒一個,而沒有更果斷和廣泛行使 DQ 的權力,封殺更多本土和泛民候選人,相信這也是聶的另一死罪。結果聶便因區選而遭政治問責。

當日我和幾位學者都曾經公開呼籲政府要讓區選如期舉行,以保住選舉的公信力,所以今次我也比較同情聶德權,為他的遭遇感到黯然。

眾所周知,聶是林鄭的愛將,其它四個局長都「無得留低」,唯獨聶可藉轉局而留低,我相信這已經是林鄭力保、力爭的結果。

入境處特別得中央信任

接任人選是原入境處處長曾國衛,這是破天荒由紀律部隊背景的官員接掌政制局。紀律部隊,顧名思義,講求紀律和服從,少了很多 AO (政務官) 的政治倫理和心理包袱。因此我相信往後局方也會緊跟中央的政治路線和指示,來 DQ 候選人,甚至擱置選舉,尤其是針對九月立選這場業已被北京定性為「政權保衛戰」的關鍵一役,以及泛民來勢洶洶的「35+」攻勢,更加會寸土勿爭,政制局角色更加吃重,局長人選更加關鍵。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入境處似乎一直深得中央信任,九七回歸後共有七位處長,分別是葉劉淑儀、李少光、黎棟國、白韞六、陳國基、曾國衞,和新任的區嘉宏。六位離任的入境處處長,都深受中央重用,處長一職並非仕途的終點,離任後仕途反而更上一層樓,出掌更高級以及更敏感的官位,葉劉淑儀、李少光、黎棟國三位先後當上保安局局長,白韞六當了廉政專員,且近年甚至再進一步,「武官」擠身「文官」,如陳國基當上特首辦主任,以及如今曾國衛接掌政制局。

為何入境處特別得到中央所寵信﹖是否有某些淵源甚至組織聯繫﹖只能說外人不得而知。

順帶一提,九七之前,仍是港英治下,入境處曾發生「梁銘彥事件」,梁是首位華人入境處處長,最後被港英政府迫令提早退休,事件震動香江,原因耐人尋味。

「AO神話」破滅與「武進文退」

過往大家都說香港是「AO 治港」,意思就是港府的決策層,除了最頂端的港督/特首一職之外,都是由 AO 出任,掌握決策大權。即使後來董建華不滿被架空,意圖從 AO 那裡奪權,因而推出問責制,但因為香港缺乏管治人材,到頭來,問責官員仍舊大部份是從 AO 隊伍中提拔,「AO 治港」的格局未有大變,事實上,五位特首中,曾蔭權和林鄭月娥兩位都是 AO 出身。

但正如前述,近年政府領導班子中來自紀律部隊(尤其是入境處)的任命愈來愈多,令人開始關注「AO 治港」是否已近黃昏,並逐漸由「武進文退」所取代。

在北京眼中,相信「AO 神話」已經破滅。起初是猜忌他們心懷異心,不肯配合特首(如董建華)施政,甚至是「港英餘孽」;後來,更認為回歸後二十多年來香港的反覆折騰,以及「深層次矛盾」始終未解,甚至是林鄭近月搞出來的「大頭佛」,都顯示「AO 神話」名大於實,能力以至戰鬥力都不如想像。

直接插手只需要酷吏

如果北京決定從今以後,索性由自己管好香港,兩辦插手,「西環治港」,那麼它要物色的只不過是代理人和執行者而已,「武官」講求的紀律和服從,比起「文官」講求的有規有矩,無疑更對胃口,那也就是「武進文退」的因由。

其實,這也是我一直所說的「酷吏治港」之一種延伸,尤其是北京已經鐵下心腸,在香港實行一條強硬路線,不惜硬碰硬,務求對泛民和反對聲音全面圍堵封殺,那麼官員的政治判斷、政策理性、反覆推敲等能力,通通不再重要,需要的只是一班冷酷、無情、忠誠執行上意的酷吏,而武官無疑更適合不過,文官反而擔心他們會因為各種原因而陽奉陰違,尤其是反修例運動中,AO、EO、不同部門公務員都有人匿名聯署甚至公開發聲反對修例,都讓北京戒心大起,對文官的政治忠誠存疑。

曾國衛是 CS 黑馬﹖

長此下去,出任特區政府領導班子的武官或愈來愈多,AO大權旁落,甚至有一天,索性由武官出任最標誌性的 CS 一職。

我相信這並非天方夜譚,試想想,若然在曾國衛接掌政制局並出手下,建制派成功在九月立選守住泛民的「35+」攻勢,甚至取得佳續,中央論功行賞,讓他更上一層樓,出任 CS,有何稀奇﹖

 (本文原先刊登於4月29日的《明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