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醫委會選舉專題.1】醫學會提名 3 席 5 人競逐 參選人拒「黃藍」標籤 專業真能非關政治?

2020/10/24 — 22:21

左起:公共醫療醫生協會前會長麥肇敬、心臟科專科醫生何鴻光、曾任醫學會副會長的兒科醫生陳以誠、曾參與醫護撐警的老人科專科醫生佘達明、建制派前區議員、眼科專科醫生龐朝輝

左起:公共醫療醫生協會前會長麥肇敬、心臟科專科醫生何鴻光、曾任醫學會副會長的兒科醫生陳以誠、曾參與醫護撐警的老人科專科醫生佘達明、建制派前區議員、眼科專科醫生龐朝輝

自反送中運動以來,各個專業範疇屢屢掀起政治爭議,其中醫生的角色,不論在反送中運動中,或是武漢肺炎疫情期間均舉足輕重。數之不盡的聯署、組織聲明、醫護人鏈、靜坐甚至罷工。港人一向尊崇的「天之驕子」去年起,一直站在政治的浪尖。

管理醫生的醫務委員會近日改選,32 名委員中,將有 6 席更替。醫委會除了處理醫生發牌,亦要審理涉及醫生的投訴,幾乎是掌握「生殺大權」。

由於候選人的背景,外界有形容是次為「黃藍之戰」,多名候選人則不約而同,澄清醫委會要討論的不是「黃藍」,而是「專業」。

《立場新聞》將持續跟進醫委會改選。第一篇,我們訪問了其中 5 名候選人,讓他們闡述政治立場、近年大增的政治投訴等話題。專業,真的非關政治?

即將改選 6 席的醫務委員會,其中 3 席將由醫學會提名。3 個席位有 5 人參選,包括建制派前區議員、眼科專科醫生龐朝輝和曾參與醫護撐警聯署的老人科專科醫生佘達明。2 人均尋求連任。

另 3 人則被視為是「蔡堅醫學會陣營」,包括心臟科專科醫生何鴻光、曾任醫學會副會長的兒科醫生陳以誠,及公共醫療醫生協會前會長麥肇敬。當中何鴻光尋求連任。

廣告

用簡單的二元對立劃分,即是 2 個藍,對 3 個黃。但 5 人都不約而同表明,不同意這個定位。

*

廣告

醫委會 6 個改選議席中,其中 3 席由全體醫生直選選出,另外 3 席由醫學會提名,投票在 12 月 3 日截止,料在明年一月初公布結果。

醫學會本周五(23 日)舉行唯一一場閉門選舉論壇。據了解,5 名候選人均有出席表達政綱、並設有答問環節,但論壇僅有不足廿名醫生出席,當中包括醫學會會長蔡堅、早前敗選醫學會的林哲玄等。

龐朝輝:醫學會猶如「蔡堅醫學會」 對蔡堅卑躬屈膝

參選的建制派前區議員、眼科專科醫生龐朝輝認為,醫學界素來對選舉並不熱衷,「理論上無蔡堅(參選),就冇人有興趣,」他直指是次選舉是「蔡堅之爭」,嘲諷現時醫學會猶如「蔡堅醫學會」,不少會員、會董等對蔡堅卑躬屈膝,「佢哋(會員)基本上好多都收晒聲,感覺蔡堅話咩就咩,蔡堅話唔好就唔好。」又提到自己尋求提名及和議均不容易。

他又重提早前醫學會選舉,前會董馮德焜由於擔任義務秘書,會董一席懸空,按傳統做法應由餘下票數最多的候選人繼任會董,亦即龐朝輝補上。龐朝輝批評蔡堅要求召開會董會議,選出票數遠少於龐朝輝的莊勁怡擔任會董。

龐透露,當時蔡堅解釋,是希望會董會有女性代表,龐朝輝則質疑做法有違選舉公義,亦認為顯示了蔡堅在醫學會裡猶如獨裁。

曾加入自由黨,之後退黨加入經民聯,亦曾任區議員,龐朝輝是少有涉足政黨的醫生。他認為,作為醫學界人士,加入政黨有其好處,「喺成熟政治入面,加入政黨係改變政黨諗法,將健康、醫療睇法推廣入去,而唔係畀政黨改變我嘅看法。」

被問及自由黨、經民聯,那龐朝輝是否「藍」?「喺人地眼中係藍」,龐朝輝則認為沒有偏見,若看到政府做錯便會發聲評論,「係咪唔可以鬧政府唔啱?咩都要跟足政府?其實好多事情都要提點,政府要虛心學習及聆聽。」

龐朝輝強調,參選醫委會並非黃藍之爭,而是希望改善醫委會現有問題。他舉例,有醫生的投訴仍未審理,但醫委會卻拒向醫生發出「良醫證」,影響海外訓練等情況;另外若醫生停牌結束後,醫生卻要向醫委會證明自己能夠復牌,惟一般需時多年,亦即變相延長停牌,對醫生不公。

佘達明:上年 6 月已叫林鄭落台 你覺得我係咩色呢?

去年 9 月,3,300 名醫生實名聯署,在報章頭版刊登廣告,表明「五大訴求,缺一不可」,譴責警方濫用暴力及阻礙救援。逾 500 名私家醫生之後亦實名聯署撐警,支持警方執行職務,指警方被妖魔化,當中佘達明及龐朝輝均在名單上。

被指「深藍」,佘達明則批評,只是有人以此作選舉策略,「作為醫生,邊會有分邊個病(人)係藍、邊個病(人)係黃?」他強調,自己一直沒有顏色,「我上年 6 月 19 號已經喺 Facebook 叫林鄭落台,你覺得我係咩色呢?」

何鴻光:自己無顏色 「唔係蔡堅叫(參選)就贏硬。」

獲蔡堅提名,尋求連任的何鴻光則指,過去香港人一條心,但現時撕裂嚴重,因此十分反對「分黃藍」,認為醫委會是專業的監管機構,處理醫生發牌、市民投訴等,不應該去審視候選人是甚麼顏色,「我覺得自己冇顏色,係對事不對人。」他期望,無論最後誰人當選,亦可以協助修補香港。

「其實醫生眼睛係雪亮,唔係蔡堅叫(參選)就贏硬。」何鴻光又指,醫學界亦非所有人喜愛蔡堅,笑言可能被他提名是「魔咒」。對於不滿蔡堅的聲音,何鴻光反駁指蔡堅過去經常被人抹黑,甚至被製成宣傳字句,認為有關言論對他不公。

醫委會多年來都被詬病是為「醫醫相衛」,「自己人審自己人」,何鴻光則重申,醫醫相衛的說法是「根本上的不可能」,「十單有九單(投訴)都釘牌,點醫醫相衛?」 他又批評,所有醫生一直以來以病人的健康為先,醫生與醫生、醫生與病人之間均建立信任,但不少人期望醫生內訌,「講醫醫相衛嘅人,本身個心地係好差。」

麥肇敬:醫生係憑專業,唔會受政見左右

公共醫療醫生協會前會長麥肇敬亦指,不明白為何外界要將參選人作黃、藍之分,指自己參與目的是加強專業自主、捍衛本地醫生等。

對於「醫醫相衛」的指控,麥肇敬認為,正因如此便更應該有新的委員加入醫委會,讓外界感覺透明度增加。

對於近年大增的「政治色彩投訴」,麥肇敬說,醫委會審理案件應考慮醫生是否專業失德,而非考慮政治因素,「醫生係憑專業去服務市民,唔會因為膚色、政見而左右決定。」

陳以誠:醫委會無所謂建制定反對派

曾任醫學會副會長的兒科專科醫生陳以誠亦表示,不認同醫委會存有黃、藍政見,認為在政策問題上,大家都是從數字、事實作討論,不是從政治上考慮,「醫委會好多時對政府政策有意見,但都係根據專業意見去講,無所謂建制定係反對派。我哋根據專業畀嘅意見,有人支持政府,有人建議政府要改,唔會清晰去分反對派定係建制派。」

陳以誠曾被醫委會裁定兩項專業失當判罰停牌 6 個月、之後上訴得直。他指,自己便是最好的例子證明醫委會不存在醫醫相衛,「判咗我有罪,6 個月 (停牌),仲話醫醫相衛?點樣醫醫相衛?呢個例子已經係完全打破醫醫相衛嘅講法啦。」

記者:蔡俊傑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