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醫院管理局的腐敗荒唐

2019/12/20 — 14:51

醫院管理局主席范鴻齡

醫院管理局主席范鴻齡

新任醫管局主席范鴻齡首次主持醫管局大會會議,並指出政治唔可以帶入醫管局,唔會接受罷工,又會「嚴肅跟進」。由一個被政治委任的醫管局主席講話醫管局一定要政治中立,唔可以有立場係幾咁諷刺。

 根據《醫院管理局條例》,醫管局大會成員由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任命。現時,大會有成員 27 名(包括主席)。成員中 23 名為非公務員、三名為公務員、一名為主要行政人員(醫管局行政總裁)。

成個掌控醫管局大會嘅 27 名成員都係政治任命,你同我講唔可以帶入政治?

廣告

醫管局係獨立於政府嘅公營機構,醫管局員工本身根本唔係公務員,而員工守則同合約都無寫過任何關係「政治中立」嘅條款,本身醫護嘅專業守則亦無限制政治立場嘅條文。呢位新任主席嘅講法係僭建緊一啲不存在嘅條文,公然剝削基本法保障嘅結社、罷工、言論自由,同國泰如出一轍。

前線現逃亡潮,高層繼續加薪

廣告

除咗散播白色恐怖,仲有公佈連同醫管局行政總裁等幾位高層的薪金加幅,高拔陞年薪達 626 萬,指出薪金係商界嚟講唔係特別高,要用高薪先可以吸引到人才,仲用咗機管局、金管局呢啲公營機構去做比較話佢哋嘅薪金仲高。

呢個根本係偷換概念嘅講法。商界嘅管理層薪金、花紅有好明確、客觀嘅指標,就係間公司賺幾多錢,如果一間公司年年蝕大錢仲年年加花紅俾班管理層,班股東一定唔會放過你。機管局、金管局都係一樣,有比較客觀嘅「衡工量值」準則,機管局係有盈利嘅公營機構,佢哋會管理機場、有租金收入、停泊機場收入、機場稅等收入,仲可以派息俾政府;金管局嘅表現可以係外匯儲備嘅增長、聯繫匯率嘅穩定等睇到管理層嘅表現。再者,機管局及金管局嘅管理層係商業市場上係有好大嘅競爭力,私營機構係會出天價嘅人工去挖角,如果無足夠吸引力嘅待遇,根本唔能夠吸引到人才進入呢類公營機構。

但係醫管局呢?醫管局嘅目標從來都唔係賺錢或者要維持收支平衡,係為社會大眾提供可負擔嘅醫療服務,所以每年政府嘅醫療開支都數以百億計,就係要資助俾醫管局營運。既然醫管局根本無錢可賺,又點樣衡工量值呢?

「2018/19 年度錄得有 14.4 億元餘款」只係餘款,唔係盈餘,即係話醫管局每年根據人手、服務規劃問政府攞錢,用唔哂淨番,唔係班管理層有幾叻搵多咗十幾億。

根據 18/19 年的財政預算案:「醫院管理局(醫管局)在二零一八/一九年度的經常資助會提高近六十億元,以增加病床數目、手術室節數、普通科和專科門診名額和相關人手等」

宜家有錢剩,純粹係因為醫管局留唔到人又請唔到足夠嘅人手,唔夠人手即係推出唔到上述新增嘅服務俾市民。現時醫管局管理不善,導致前線員工士氣低落,人才流失嚴重,新增及既有服務均受影響:呢兩日流感高峰期係急症室排隊以十個鐘計,手術期越排越長。係咁嘅情況下,佢同你講,班高層加人工係值得嘅,而個啲錢係公帑,係納稅人嘅錢。

醫管局嘅衡工量值只係自我感覺良好嘅圍爐取暖

因為無客觀嘅賺蝕,班高層自己幫自己制訂 KPI 嚟衡工量值,例如要係醫院加幾多張病床,手術排期縮短幾耐,甚至有幾多員工打咗感針都可以係 KPI 嘅一部份。啲高層手握資源,定咗有利自己嘅 KPI 就用行政手段去推行,就算達到 KPI 亦唔代表服務有所改善,只係自己圍爐取暖,自製藉口幫自己加人工。

再者,呢班醫管局高層,個個都係醫生出身,多數讀個公共醫療管理資格就加入管理層,有好多從來都無前線醫護經驗,推行政策離地;呢班管理層一直以嚟只係受專業訓練,但係無係商界打滾汰弱留強嘅鍛鍊,從來都無受過商界適者生存嘅洗禮。佢哋嘅工作環境從來都係做獨市生意嘅霸權,只會係白色巨塔入面鬥爭,無競爭又何來進步?管理失效係預期中嘅事。呢班高層係市場嘅價值有無咁高?除咗醫管局,仲有咩機構會出咁高人工去請呢班高層?

范鴻齡講自己係商界過嚟所以覺得人工唔係特別高,咁唔該佢用番商界嘅準則嚟衡工量值。呢個世界有咩工係,無幫公司賺錢嘅壓力,連人都請唔夠,承諾咗嘅服務又唔駛做,有醫療事故就班高層一定唔駛上身,去醫委會受紀律聆訊嘅永遠係前線,永遠唔駛問責,但係年年有得加薪,份人工仲要高過日日俾人鬧嘅特首?

成立醫管局,將公立醫院脫離政府體系,就係想減少官僚作風,改善管治,同大幅縮減公務員團隊及長遠福利負擔。但係三十年過後,醫管局變咗另外一個尾大不掉嘅怪物,豢養咗一班貪得無厭嘅高層。

最後,醫管局三十年嚟血與汗積下來嘅聲譽(如果有的話),同范先生半點關係都無。范先生就算偶有抱恙,都會出入養和、仁安,又點會試過係急症室發住燒咁等十幾個鐘,又點會試過係門診大堂同過百市民等叫名、攞藥之苦?一個履新不足一個月的空降富貴人家,憑乜嘢將三十年嘅聲譽掛係口邊?又憑乜嘢領導醫管局服務市民?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