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重回誰的「正軌」?

2020/1/12 — 19:44

駱惠寧、林鄭月娥

駱惠寧、林鄭月娥

中聯辦主任駱惠寧走馬上任,履新後表示希望香港盡快「重回正軌」,見完香港「市長」後又指出「回復平靜」係香港廣大市民係共同願望。其實香港個個都想生活重回正軌,有邊個想日日都擔驚受怕,有家歸不得,受傷捱餓、失去自由、失去生命、流亡海外……你估班後生仔日日都想咁生活咩?不過個問題係,「重回正軌」,係誰的正軌?係點樣嘅「正軌」?

喺中共同林奠港共政權嘅眼中,所謂嘅回復「正軌」指嘅係回到 2019 年 6 月前嘅狀態,表面上經濟活動繼續,政府財政充裕,馬照跑,舞照跳,恆指繼續升,樓價繼續冠絕全球,賺錢嘅繼續賺大錢,被壓迫嘅繼續被壓迫,繼續準時返工返學,一切如常,相安無事。

所謂嘅「正軌」就係「黨永遠正確」,而港共政府緊隨黨嘅路線都係永遠正確,顛倒是非,將事實、公義拋諸腦後,只向北京問責。司法方面,人大釋法越發肆無忌憚,推翻或扭轉所有終審法院唔啱心意嘅裁決;律政司繼續選擇性檢控,收五千萬不用申報、官員僭建、動用私刑等不用檢控;警察繼續橫行無忌,成為法律之上嘅存在,永不用受查、不用停職,年年加人工、claim OT。

廣告

所謂嘅「正軌」就係喺立法會建制傀儡嘅護航之下,如取如攜,再具爭議性嘅議案都好似「一地兩檢」咁一一通過,全面以強權管治香港。新生代政治人物全部被 DQ 被落閘,將大部份民意排除於建制之外,反對派全面被邊緣化,繼續喺議會到做「不關鍵少數」;政府繼續委任公職俾被民意唾棄嘅建制傀儡,公開與民為敵,直至香港人對民主完全死心,不再關心政治。

所謂嘅「正軌」就係政策繼續向大陸、紅色資本、大商家傾斜,香港繼續向大陸「泵水」,透過「明日大嶼」等大白象用公帑購買大陸嘅過剩產能,支付不良貸款,以解銀根短缺之急;紅色資金進一步滲入香港各行各業,從意識形態篩查員工。領展繼續迫使小商舖離開屋邨商場,好騰出地方嚟迎接連鎖店、藥房進駐。

廣告

所謂嘅「正軌」就係每日 150 人繼續沖淡香港人口,劣幣驅逐良幣,逐漸殖民香港。靜待 28 年後全面與大陸接軌,成為下一個澳門。

街道平靜,一切如常,歲月靜好,平安穩定,我們最幸福。

這樣的「正軌」,香港人嗤之以鼻。

「重回正軌」就係「光復香港,時代革命」嘅詮譯

香港人心目中嘅「正軌」好簡單:有權一人一票去選出可以為自己發聲嘅政府同代議士,所有政治爭拗用選舉解決。背負民意支持嘅行政立法機關向香港人負責,而非北京;香港首長會為香港人嘅利益發聲,敢於說不,而不是北京的傳聲筒、中聯辦的應聲蟲。「是其是,非其非」,行政部門敢於承認錯誤問責,而非推卸責任,口中說「責無旁貸」,實際上戀棧權位。所有執法部門都有監察制衡,有爭拗嘅時候由獨立嘅司法機關裁決,記者可以履行其「第四權」天職,唔會俾人視之為「黑記」敵視。

人權、自由得到充份保障,唔駛擔心著咩色衫會俾人打,唔駛擔心戴個口罩會俾警察「逗」,唔駛擔心自己嘅屋苑私人財產會無故被入侵,唔駛擔心出唔到境,唔會擔心喺 Facebook 寫咗句嘢第二日就俾人炒,唔駛擔心被失蹤、被送中、被自殺;老師可以隨心所欲傳授知識唔擔心被清算,可以繼續用廣東話教繁體字,可以繼續辯論具爭議性議題。

資源唔再係集中喺一小撮人手上,政策唔再為大商家傾斜;行街再唔係一色一樣嘅大商場、連鎖店,小店小舖都有生存空間;屋邨商場嘅店舖做嘅係街坊生意,文具店、書店、士多、五金舖各有生存空間,居民生活空間唔再充斥住周街開喼嘅水貨客。

社會價值觀唔係再單一化,唔會覺得畢業一定要醫生、律師、搵大錢先係成功嘅一群,搞藝術、打電競就等同廢青;每個年青人可以喺社會上充份發揮自己所長,畢業搵工供樓唔係人生唯一指標;社會唔會敵視年青人,視之為 「no stake」嘅一群,給予空間發揮創意,回饋社會。

今日睇嚟,上面嘅「願景」仲科幻過科幻小說,脫離現實到會被人恥笑「發夢」,但係每一樣嘢都無逾越出基本法嘅範圍,每一樣嘢都只係重回到 1984 年嘅「正軌」。要撕毁承諾,將香港迫向極端嘅從來都唔係香港年輕嘅一群。「光復香港,時代革命」其實就係咁純粹,只有外強中乾嘅政權先會怯懦於人民嘅力量而不敢實踐承諾。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