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金融人,你的格局如何,事業也必如何

2020/4/22 — 21:30

本來覺得香港烽火漫天,實在沒有理由寫些什麼雪月風花。但是身為一個倫敦金才俊(在倫敦工作的金融界打工仔),看到政府換班任命了新的財經庫務局長

如果只看履歷,兩夫婦完全是實幹型傳統菁英的模板:許正宇政務官出身,後來轉投金融界十多年,而太太陳妍妮據說是名校狀元出身的投行董事總經理。

兩人收入,早已遠超局長級的區區幾百萬年薪,雖然談不上富可敵國,但要舒適度日已是綽綽有餘。

廣告

可能是貫徹傳統菁英常常說要「make a difference」吧,在金融圈浮沉十幾年,深明再努力仍是受薪的打工仔,轉投官場反而可以有點作為。況且財經局政治風險較低,就算是打滾個三五年再重投商界,這筆投資應該還是穩賺。

最有名的例子,是美國小布殊班子的財政部長 Hank Paulson。

廣告

Paulson 在投身政治之前,早已在商界享負盛名。他本來哈佛商學院畢業,在政府做了幾年,然後轉投高盛。當他還在二字頭的時候,就已經被高盛委以許多重任,他當時的老闆說原因是他髮線高,看起來夠「佬」。

“At Goldman, Paulson was given an unusual amount of responsibility for a junior investment banker. ‘You know, Hank, we ordinarily don’t hire guys as young as you into this role but, you know, you look old,’ Jim Gorter, a senior partner, told him, referring to his rapidly receding hairline.” — Too Big to Fail, Andrew Ross Sorkin

(投行有不少這樣好像很無厘頭的文化,證明其實有很大部分是講包裝的 show business,要夠進取夠 presentable。新局長的太太便在報紙專訪說過,當年投行面試官問他為甚麼想做這一行,他的答案是因為他「不喜歡睡覺」。面試官聽罷,覺得很滿意。)

三十多間,Paulson 升官至行政總裁,年薪幾千萬美金,後來棄商從政,處理金融海嘯和中美貿易的政績一致好評,一度登上了《彭博周刊》的封面人物。一個人的事業在這樣的高峰作結,算是無憾。

我總覺得一個人事業能走得多遠,往往視乎他的格局,而跟賺多少錢無關。像我認識一個金融人 CL,四十餘歲,算是同代人之中幹得較好的一個,但自從升上董事級後,浮浮沉沉,多年來總是再也無法突破上去。

有一次跟他出席一個晚宴,到抽獎環節,同檯的一位同事抽中了一個皮包,但那個同事碰巧已經離席。同席的人都起哄說,給 CL 老闆收下吧。作為一個高層,面對這個處境,最好當然是把禮物轉贈給別人,或者請主辦方轉交那個離席同事。

但這個年薪二三百萬的董事,猶豫了幾秒鐘,然後把皮包收下了。

每個人都總會被某些性格上的盲點,影響自己的格局。金錢、權力、女人,you name it。為貪圖一個小便宜,拋下了自己的身份和格調,CL 的 Achilles’s Heel,正是貪財。

 

(標題為編輯所擬)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