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金融經理被控藏木棍 裁定表證成立 自辯稱欲攜往武會晚宴及防衛「福建幫」

2020/10/6 — 19:07

去年 8 月 11 日大批市民參與港島東遊行,28 歲金融經理被指在其北角辦公地點的大廈外,管有一支長 28 吋的木棍,遭控「在公眾地方管有攻擊性武器」罪。案件今(6日)在東區裁判法院開審。辯方質疑防暴警並無合理基礎截查及拘捕被告,警則指被告管有防毒面具等,與警方拘捕的「暴徒」裝備相似,故合理地懷疑被告有意用木棍傷人。

裁判官崔美霞裁定案件表證成立。被告出庭作供,指自己習空手道 16 年,原定案發當晚參與所屬武會的週年晚宴,並有 Facebook 帖文及 WhatsApp 短訊作證。加上案發前一星期,北角有懷疑「福建幫」追打示威者,亦無警員到場執法,所以當日離開辦公室用膳時,決定攜帶於晚會使用的木棍防範「福建幫」。惟他在辦公室大樓外被警員截查時,警員無視其解釋,著他「唔好扮嘢」並將其拘捕。控方明早將盤問被告,另外辯方將傳召被告的空手道師父作供。

男被告蔡嘉琪(28 歲,金融經理)被控一項在公眾地方管有攻擊性武器罪,指他於 2019 年 8 月 11 日,在北角電氣道 169 號外的公眾地方,無合法權限或合理辯解而管有一支木棍。

廣告

2020 年 10 月 6 日,東區裁判法院,被告蔡嘉琪。

2020 年 10 月 6 日,東區裁判法院,被告蔡嘉琪。

廣告

被告遭截停搜查 警誡下稱木棍用作自衛

控方第一證人、警員 17869 蘇鴻源供稱,案發當日他隸屬港島衝鋒特別更分,獲指派管理當日港島東的大型公眾活動。他身穿防暴裝束沿北角電氣道由西向東巡邏,下午 3 時許,他在控罪地點看見被告突然轉身往後巷急步離去。他截停被告後查問為何身處現場,被告回答「喺上面(控罪地點大廈)做嘢」,當時身處現場是因為「漏咗嘢,上去攞返」。

被告被截停時,手持一支以長布袋套住、長 28 吋的木棍。另外,背包被搜出一個有「武」字的軟墊、口罩、防毒面罩、黑色護眼罩、黑色手套、藍色 T 恤、GOMA 黑色護肘、護膝及護脛、縮骨雨傘、八達通等物品。被告當時戴黑色眼鏡、藍色鴨舌帽(內有保護膠殼),身穿深色 T 恤、淺色短褲及綠色波鞋。控方播放由警長 6321 拍攝的搜查片段,蘇確認上述物品是在片段所示的搜查過程中被搜出。

蘇續供稱,搜出物品並施行警誡後,曾問被告上述物品的用途,被告回答「我驚出街被人打,用嚟自衛」。偵緝警員到場蒐證後,蘇以藏有攻擊性武器罪名拘捕被告。

警:裝備與「暴徒」相似   合理懷疑用作傷人

被告由大律師郭憬憲及吳宗鑾代表。辯方指出,蘇鴻源只廣泛地詢問被告上述眾多物品(包括保護裝備)的用途,所以他根本不能肯定,被告回答用作「自衛」的物品是否意指木棍。蘇表示他提問的意思已包括木棍,「我相信(被告指用作自衛)係支木棍」,但承認沒有特別針對「木棍」詢問用途。

蘇鴻源亦指,自己當時不相信被告用作自衛的辯解。辯方質疑蘇並無合理基礎作出拘捕,單憑被告攜帶「豬嘴」、口罩等物品,便認為被告聲稱以木棍自衛就必然有意圖傷人,是過於武斷的結論。蘇解釋,去年 8 月前後,警方「拘捕好多『暴徒』,好多都有類似嘅保護裝備,我哋驅散時用催淚彈或者橡膠子彈等,佢哋就會戴上嗰啲裝備」,加上「正常就唔會咁樣攞木棍出去」,強調是合理地懷疑被告有意圖以木棍傷人,遂以相應罪名作出拘捕。

辯方向蘇鴻源展示去年 8 月 5 日,有懷疑「福建幫」與示威者在北角明園西街打鬥的新聞片段。蘇表示知悉有關事件,但他不知道 8 月 5 日後有新聞報道指有「福建幫買兇赴港」,北角一帶銀行、餐廳停業或提早關舖,更有傳「福建幫」將於周末(包括本案案發 8 月 11 日星期日)再次上街打鬥等消息。

被告供稱往武術晚宴帶木棍欲請教師父棍術以防範「福建幫」 

被告今出庭作供,指因留意到去年 8 月 5 日,在北角距離其工作地點 10 分鐘步距的明園西街,發生懷疑「福建幫」追打示威者事件,而警方亦在 4 小時後才到場,使他擔心人身安全,所以欲向其空手道師父學習「菲律賓魔杖」棍術傍身,其技巧特點是能打掉對方手中的武器。

兩人同屬的武會「東道會」於案發當晚舉行週年晚會,而被告原訂將與 7 名師兄弟於會上「夾 Band」表演。被告前一晚(8 月 10 日)特意於體育用品店購買一支「魔杖」(即涉案木棍),並有保留單據,再前往場地為表演彩排。當時已有師兄弟留意到他帶同的「魔杖」,被告曾表示將會在晚會席間用以向師父請教棍術。

有警員曾質問被告知否帶木棍外出需要向政府領牌

案發當日為星期日,被告因為要為翌日的會議撰寫計劃書,而回到辦公室工作。但他數天前已經留意到,有報道指當天或有「福建幫」或白衣人再到北角集結,尤其是 8 月 10 日有福建團體舉行誓師大會,明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自衛」。另外,被告的公司亦曾於北角打鬥事件翌日(8 月 6 日)下午 4 時發出內部電郵,著員工提早下班,並避免往北角方向離去。被告供稱,種種事件令他擔憂自己會無辜受襲,所以案發當天下午約 3 時,當他前往公司附近的大快活用膳時,決定帶同涉案木棍傍身。當時辦公大樓因社會事件而關閉正門,他甫步出大樓後門就被警員截停。

被告續供稱,另一警員 9219(非本案證人) 質問他知否帶木棍外出需要向政府領牌,他詢問是哪個部門,但不獲回應。當被告表明木棍是作「表演交流」用後,有警員不斷詢問其所屬單位,被告回應「東道會」,亦解釋該會當晚於彩虹一家酒樓舉辦週年晚宴。但警員不斷重複質問及對被告稱「唔好扮嘢」。有警員再問木棍的用途,被告則指因留意到 8 月 6 日至 10 日從新聞了解到北角「福建幫」或有所行動,所以回答警員「驚出街被人打,用嚟自衛嘅」。警員停止查問,其後拘捕被告。

被告的主問完畢,控方明早將盤問被告。辯方另將傳召被告的空手道師父曾永倫作供,其後雙方將作結案陳詞。

案件編號:ESCC408/2020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