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銀髮溫柔

2019/7/18 — 10:49

早兩天,朋友阿芝在電話說,最近發生這麼多事,我們是否都要說兩句。我告訴她,近月寢食不安,難以估計這種日子甚麼時候才會完結,好容易説幾句,就鼻酸。其實除了獨立調查,就只差那毒婦人口中兩個字而已,已經可以舒解至少一半爭鬥,這個狼心狗肺的林鄭卻偏不説。

年輕人衝撃立法會、包圍警總、掟磚、掟鐵枝,甚至最終咬掉人手指,理應好嚇人好血腥呀!令人出乎意料又感動至深,是銀髮老人仍然行出來支持他們,在遊行尾段跟年輕人互相躹躬致謝!沒有冤枉他們吃興奮劑,也沒有當他們是愛咬人的生番,反而很會感激他們。沒有他們,送中條例大概在 612 下午已經送上立法會二讀,據保皇建制派的牆頭草習性,今天已經三讀通過有突,我等廢老只有束手無策。蕭若元說得公道,好端端不是你把手指放在別人臉龐及五官範圍,要咬人手指其實是非常不容易。尢其要思考一個核心問題:一位辛苦唸了二十年書才畢業的港大學生,為甚麼無情白事去咬斷別人手指。他本人神智有問題?還是那手指有特別味道?要知道人之一身,牙齒的力量最大,但正常人打架搏擊的通例,輕易不會插眼撩陰或直咬的,必然是受到致命威脅,手腳又動彈不得的情況下,就剩下牙齒防衞了。

更重要是 714 沙田遊行這件事的始末道理:誰去驅趕誰又阻塞一切退路,再走進人煙稠密的合家歡商場,進行浴血困獸鬥大廝殺,全香港市民只要沒單一看 TVB 新聞的,都會一清二楚。好多人包括葉德嫻包括銀髮族包括許多正常香港市民,都通透前文後理。沒有隨便掩著眼扮仁慈扮細膽唔敢睇,然後一句「咬人好殘忍呀!」就把事情了結。非常值得慶幸,即使這場仗最後打敗,大家還是有努力把事理抽絲剝繭,沒半分含糊,仍站在應該站的一方。銀髪老人家們,可從來沒受董建華口中的通識「污染」!他們會真正向年輕人感恩圖報!

廣告

退一百步說,這些年輕人的訴求根本卑微到不能再卑微。其實中國政府也必須考究清楚真相,今年六月大部分遊行示威,以至圍警總衝擊立法會,你可以説他們膽大包天,但好像沒有從這批年輕人口中,宣讀過甚麼港獨叛國之類宣言,立法會大樓內塗鴉你有看到「打倒共產黨」的語句嗎!至少他們沒有納入訴求,他們某程度愛透香港這個家,亦沒有否定香港是中國一部分的事實。他們非常實事求是地對內地法制沒信心,知道送中法通過後許多商家會跑掉,好多人有可能動輒犯法然後送回中國審理,非常精準地針對林鄭和其班子之好事多為而已。說起來,自從沒有梁振英提及港獨,不知多久沒聽人提過了。

其實最希望,警察明白。很明顯如今公眾對警員形成前所未有的仇視。一切始於 612。在此之前,根本沒有「克警」和「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納入議題之內。是慈母急領功,希望 612 快手通過鎮壓謀求極速通過修例。這條例,對你們和你們下一代皆沒有半點好處。現在卻變成,本來就是香港市民的警察們,跟普羅大眾結如同血海深仇的敵對關係,要想清楚這局面是誰一手做成!也必須懷著信念,我們有危險是會報警的,警察和市民本無仇怨,沒道理站在如此激烈的對立面。三萬名警員,上中下層總會有明白事理的人。彼此必須明白,已經見血斷手指了,距離性命傷亡又近一大步。

廣告

好老實,武力相爭,警察一方最終必定贏的,但你們真的要聽沙田那位太太說,你們的鞋不該走入商場,是有人在跌和煽你們;更要聽銀髪老人之言,要打也要輕輕的打,制服了按倒在地便完結,夾硬 180 度拗斷別人手腕是極邪惡的變態罪惡,那受害人的手腕和那顆變態之心,同樣容易一去就返不到轉頭!必須三思,除了不要成為政權棋子,也去細想年輕人只是對著冷血無良的政府抗爭,他們反惡法外,也只想維護社區安寧,他們受了十多年的淫賤大媽表演和水貨客滋擾,他們某程度擔負了你們的責任。他們不是黑社會不是賊匪,他們不是存心使用暴力,你打他們自然會還手,他們被迫的成份好高。今天銀髪族行出來,並代表大量保留良知的香港老中青市民說明不割蓆,仍非常愛惜這代年輕人!如果失盡民心,即使扑倒他們,最終也是輸局!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