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銀髮一族遊行撐青年的分享

2019/7/18 — 12:14

「老友記」,這是在我教會中一個長者服務中心內,會員大家用的稱呼。「老」,因為我們都是銀髮一族,不能否認。我們是「老友」,我們大家都是好朋友。雖或不是彼此認識,但是我們都是同坐一條船,叫做「香港號」。其實,不單是我們坐在這條船,我們的兒女,我們的子孫,與香港人都同坐這條船。

以前,我們坐在這條船中,大家守望相助,一家人那樣,這是「獅子山精神」。我們的警察,穿着好像「孖煙通」黃色的制服,手上沒有精良的武器,他們是我們的好朋友。

但今天這條船,特區政府這個掌舵人,一方面想將這條船改名為「大灣區號」,另一方面又將這條船帶到礁石堆中。結果這條船觸礁,破爛了。過去,因着我們忙於搵食,養活家人,我們沒有察覺,也沒關心,所以弄至今日的情況也不知。

廣告

但今天,我們的年輕人察覺了。他們想去救這條船,拉它離開礁石堆,修補這條船。怎料當他們這樣做的時候,他們所遇到的,就是催眠煙、布袋彈、橡膠子彈、警棍亂打。他們所遇到的,就正如警隊一哥說:「某些人好像失去了常性那樣⋯⋯有人跌了落地下,不停的踢他打他⋯⋯這個情況越來越差⋯⋯我們是否仍要容忍這些暴力,仍然姑息這些暴徒呢?」

我不是想引起仇警,只是想特首、一哥知道,暴力在哪。一哥說:「警察首要任務是保護市民人身安全。」但是你所指揮的警隊竟然走進商場,揮棍亂打,嚇倒市民,特別是商場中老老幼幼。這是保護市民嗎?擁有武器的人的暴力,比起市民的暴力更可怕。

廣告

在7月14日當警察在新城市廣場圍堵市民時,我走在警察與市民之間與市民之間理論,可否讓開一條通路給市民離開。經理論後,警方同意。在那時候,我突然聽到一些「啪啪」的聲音,我以為是警方開槍,我也嚇了一跳,但望真些,原來是警務人員將他們的伸縮警棍收短。警棍很硬,不是我們的縮骨傘,要好大力收回,他們將警棍拍在地上去收回伸縮警棍,所以發出這聲音。我很感動,我看見這些有良心的警察。我們要為這些警察鼓掌。

有人說:「沒有警察的地方,就沒有衝突。」我不想這樣說,因為香港仍需要警察維持治安。我會說:「警察手上沒有持着警棍,人就沒有恐懼。這時候,就沒有衝突,沒有暴力。」所以,我期望香港的警察是良心警察,收起你們的警棍,保護香港的市民。當然我也期望市民在爭取訴求時,也能保持克制,不要常罵警察是「黑警」,反要更多鼓勵和支持他們,請他們做堂堂正正的男子漢,不需要帶 mask (口罩),因為這不是男子漢所為。更重要,我希望警察們也能支持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還大家(包括市民和警察)公道。

其實,警民的衝突,是被當權者因政治的理由擺了上枱。當權者的暴力,比警察和市民更暴力。假若不是他們硬要通過逃犯條例,在一百萬、二百萬市民的訴求置諸不理,怎會發生612、71、上水和沙田的衝突?政府一句無內容的道歉,自己就關在冷氣房裏,但市民上街,躁動,就要追究到底。正如警隊一哥所說:「沒有行動,就話是空城計;有行動,就話是過份武力。」真的,做前線警察很難做。所以特區政府更應正視暴力的源頭,就是你們自己,是你們做成的。

所以今天我們銀髮一族,不能再忍。我們都是愛和平的人,我們拒絕暴力,不論是來自市民或是警察的,我們更拒絕當權者在我們小市民身上所實行的暴力。我們要求徹查暴力事件的來源,要有獨立的調查委員會。為香港更美好的將來,我們不容許當權者濫權,我們要真普選。我們要齊心,重建「香港號」這條船!

發表意見